镜花之缘 第二十三回

镜花之缘 第二十三回_第1张图片

【目录】


第23回 缘来

道人看着杨钊摇了摇头,又转身问真儿:“姑娘,你道这是何物呢?”

真儿上前仔细看着,圆中有方!她不由的想起那年的上元节,阿奴微笑着将铜锣递给他,铜锣之中的那个吃剩的饼子就是这般方形的,那一刻她是如此饥饿,那一个救命的饼子在脑海之中盘旋良久,让她久久不能忘怀,一时之间她竟然流泪了,哽咽着答道:“道长,我心中还挂念一个人。”

道人听了,不住的点头,柔声说道:“你是一个痴情的女子,还念着故人,让贫道甚是钦佩!”

“这些年来,我险些将他忘了,现下想了起来,伤心不已,请道长莫要见怪。”真儿埋怨自己,哭着说道。

道人安慰道:“现下想起也不迟,好好珍惜便是!”说罢,他又大笑道:“莫急!莫急!还有一画,你们再看看!”

这道人身形轻轻旋转了一下,随手从石山边上摘了一朵牡丹,轻轻放在所画的方形之中,问道:“此似何物?”

杨钊心中有些生气,只道难道还要让我这妹妹将我比了下去?叫我颜面何存?他更加不愿相让,抢上前来就急忙答道:“这分明是高官厚禄!”

“有何见解?”道人平静的问道。

“方才我心大了些,违了些圣贤的谦让,如今我踏踏实实的说,教你如何骂我!”杨钊笑道:“圆中有方,天圆地方也可指铜钱,意为家财万贯!而方中有牡丹,这牡丹娇艳欲滴,可比佳人,意指闺中佳人,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学子们读这圣贤书,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吗?所以我观此画,意指高官厚禄,乃我所求也。”

道人大笑不止,摆了摆手才说道:“你自去求那高官厚禄,本道不愿理你就是了!”

道人笑罢,转头又去问真儿:“姑娘,你再看看这是何物?”

真儿却早已是泪流满面了,别人不知,她心中是分外明白的,那圆中有方,方中盛花,今日牡丹,却为那年海棠,不正是那铜镜背面所刻的海棠春色图吗?想到三年之前,她身怀玉指环,寻遍天涯海角,寻的就是这背刻海棠春色图的铜镜,只是持镜之人却迟迟不肯现身,教她寻的好苦啊!

道人见她兀自难过流泪,便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莫哭!莫哭!你终会有了却心愿的那一日,只是莫要忘了心中之人!”

真儿这才心中有些释然,便缓缓说道:“我心中挂念一人,却苦苦找寻另外一人,只是这心中有两人,不知如何是好?”

那道人听了这话,大笑不止,笑罢,转身便走,丢下了一首诗来:

“天圆地方一幅画,痴男怨女几离别,

海棠无边春色落,镜花水月回首来。”

许久,真儿都默然无语。

杨钊却早已气的直跺脚了,他又低头看了看那地上的画,只是生气,在众多家仆的面前丢了好大一个面子,教他如何气的过来,什么破烂画,什么狗屁方圆,他心中恼怒,一下便跳了上去,将那株牡丹花踩的支离破碎,身边仆人纷纷上前劝了,杨钊这才罢手,一拂衣袖,扬长而去。

真儿却仍在原地,心中苦思那铜镜,忽然闪出了个灵光来,难道,那持铜镜之人就要现身了吗?

是她苦苦寻求之人吗?

她心跳顿时加快。

————————————

开元二十二年七月,洛阳驸马府,咸宜公主大婚,圣上李隆基登临驸马府,随之而来的还有武惠妃,驸马府上顿时蓬荜生辉,这时在公主的玉阁之中,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正在摆弄着手中的玩意,不住的说道:“姐姐,你这般贪玩,如今却要嫁给驸马,不知道将来还能不能常偷溜出去,与我好好玩耍?”

“瑁儿,你说我贪玩?真个胡说八道,你自个才贪玩罢,你若再去那些个琴楼伎馆,看看还有哪家的王公小姐愿意嫁给你!”说话的这位女子此时凤冠霞帔,满脸的笑意,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抹着胭脂水粉,那粉红色的胭脂一着那白皙动人的脸上,顿时显现出无限的神采来,这说话的女子正是今日大婚的女主人,娇媚可人的咸宜公主,而那调皮的年轻男子正是咸宜公主的胞弟,寿王李瑁的便是。

“你看父王对你多好,这么多的嫁妆,怕是都快有三百万两了。”李瑁不住的称赞,又取了一个盒子来看,嘴里没个停:“你这么多好玩的玩意,送我一个呗,也好留个念想,要是哪天我闲不住了,偷溜了出来,便让侍女们拿这东西捎进来给你,你一看便知是我,我再带你出去玩耍便是了。”

咸宜公主转头看了看李瑁,满脸的笑意,她这个弟弟最是顽皮,玩耍之时疯的没个正形,还常常拉上她一同去寻那些个什么春风楼啊玉笛巷子的,那时两人还是少年,咸宜公主常常扮了男装随他一同偷偷出去,因为李瑁个子略高,人前人后的还要她扮作弟弟,她一想起来就笑个不停,难怪母亲常说,她们二人合在一块就是人来疯,管他天王老子,打架惹事是一点都没少过的。到了今日,当年的假小子却要出嫁了,教咸宜公主心里顿时有些失落起来,她叹了口气,指了指李瑁手中的那个盒子便说道:“就那一样吧,剑南节度使进献的礼物,我还没用过的呢,是一面铜镜,听说乃是上古宫廷用器,端得是珍贵无比!”

李瑁双手捧了这个盒子,笑道:“就等你这句话了,我走了,这就去跟父皇母妃请安,不要想我啊?”说罢,正准备溜出公主玉阁。

听了这话,咸宜公主气的一把扔过去一把梳子,心中暗骂:“混蛋小子,谁想你啊,我如今要日日夜夜想着我的驸马呢!”那把梳子砸了个空,李瑁早已经跑了个无影无踪。

那李瑁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可不知道自己这个姐姐会不会追出来,那可是个人来疯啊,要赶紧跑快些,李瑁不由的加快了脚步,这刚刚转过一道长廊,突然就被一个人给撞到了!

“哎呀!”一声惊叫,李瑁一把就倒了下去,手中的木盒子哐当一下掉在地上,竟然掉出了那面铜镜来,谁啊?哪个混蛋没长眼的呀,李瑁气的紧忙抬头看去,这一看,他就给看傻了。

那倒在地上的分明是个女子,一个普通的女子也就罢了,可这位女子倒地后轻轻喘气的柔弱姿态竟然是这样的美丽,李瑁的一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失神之间他又回过神来,赶紧上前将那美丽的女子扶了起来,这时才把那女子看了个分外明白,这女子紫钗云鬓,长长的睫毛微闭微张,一对剪水双瞳明亮动人,鼻梁高而挺拔,一张樱桃小口点缀在白皙的皮肤上,轻含着玉齿,一副娇羞的小女儿情态,她身着一身粉色长裙,腰间是大红色的玉带,褥裙在微风中悠悠轻摆,一双玉手紧按在心口,真个是柔弱娇羞,好一个美丽动人的女郎。

这女子喘了好一会儿气才抬头看李瑁,一看清楚来人,赶紧退了两步,她脸色微红,娇羞更甚,盈盈一握的蛮腰轻轻一坠,道了一个万福:“玉环拜见寿王殿下!”这声音如同黄莺轻吟,清脆鲜亮,这时教李瑁听了,真是全身上下都受用的紧。

李瑁赶紧上前将这女子再次扶了起来,直说不必多礼,张口就问道:“你是何家女子,为何在此?”

那女子嘤然一笑,柔声答道:“小女杨玉环,我叔父乃是河南府土曹参军杨玄璬,因叔父与公主府邸李总管相交甚深,此次公主大婚,府里少了些帮衬,叔父便嘱咐了小女前来为公主执礼,方才因午时已到,宾客落席,小女心中着急,故而冲撞了殿下,还请殿下恕罪!”答话的这位正是真儿,她经过杨玄璬三年调教,比以往更加端庄大方,仪态万千,又因时常随叔父出席各路官员的宴席,故而认得这寿王李瑁。

而李瑁还沉浸在真儿的美貌之中,一时间竟看的呆了,忘了回应,真儿又不敢抬头,这低头思索之间却见到那掉落地上的木盒和铜镜,只道自己鲁莽大意,竟让寿王殿下随身之物掉落,赶紧上前去拾捡,待她捡起那铜镜,更是细致的查看,生怕把宫廷里的宝物给弄出些破损来,她正待细细查看之时,突然整个人都给惊呆了,那铜镜正面也还罢了,铜镜背面凹刻地海棠朵朵,正中一朵最是美丽,却只有花蕊空空如也,这是......海棠春色图......花蕊空空......正待玉指环镶嵌!

真儿一下就惊倒在地上,她双眼直愣愣的盯着李瑁,眼眶之中早已涌出无数的泪花来,只听到她语带哭意,喃喃自语道:“王实,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李瑁神魂颠倒,竟也喃喃道:“是我,是我的......”他只是觉得这女郎哭泣的柔美姿态更是动人,心里轰然一下被深深触动,不由的伸出双臂来,一下便把真儿搂在怀中,许久,许久......

风儿吹起池边的花瓣来,把这两个璧人裹成一团,微风拂动情意,花香迷醉人心......


【目录】下一章:第24回 赐婚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