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爱有天意(上)

文/叶小呆的短尾懒猫

“如果没能遇见你,我怎会知道有这样一个人,会让我对她用情如此至深。”

                                                          ——乔宇

假如爱有天意(上)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1

也不知是怎么了,进入三月以来,兰州这座原本就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城市变得更加让人难以接受。兰州三月的天气变化无常,往往中午还是春光明媚,艳阳高照,一到四五点钟,突然间就乌云密布,寒风阵阵,仿佛一下子便是初冬降临一般。

“靠,真是见鬼了,怎么刚才还好好的天气突然就变成这个样了,冻死我了。”乔宇看着自习室外那阴沉沉的天空,露出无奈的表情,在心里暗自咒骂。

因为在宿舍睡不着,就想在自习室晒晒太阳,顺便看一看有没有漂亮点的女生(呃,不是,是看一看书),就穿了件薄薄的外套。结果天气变成这个样子,这下好了,什么心情都没了。

“上帝那老头儿不会是故意和自己作对吧。”乔宇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腹诽。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有多少爱恋只能”

忽然,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响了,听音乐旋律,是李健的那首《假如爱有天意》,

砰!

突然,就在乔宇心里念叨是不是上帝那老头儿故意和他做对吧时,在他旁边传来一声巨响,整张桌子都抖了起来,一杯水直接翻倒,顿时,桌子上、书上、还有他的衣服上全部被水打湿。

“我靠!”

乔宇被吓到了,呆了一下,下一秒就怒了。本来就因为天气的缘故,害的他郁闷了半天,这下倒好,直接往火上浇油了。

他猛地站起来,转过身就想劈头盖脸的教训一下这个敢在本少爷头上动土的家伙。

转过头他呆住了,原本在自己旁边安安静静的看书的一个女生,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刚才的动静就是她造成的。

女生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音乐传来的地方,眼睛红红的,从眼眶溢出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打在桌子上,溅了开来。不知道是出于激动还是愤怒,她的身体有些颤抖,左手撑着桌子,右手紧紧地握着一部手机,由于太过用力的缘故,手指的骨节显得发白。

看到这一幕,乔宇突然少了一些和她争执的心思,虽然很愤怒,但是隐约觉得这个女生其实更加的不好受。

“我不会再爱你了,我已经忘记你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来纠缠我,为什么!”女生突然发疯一般的喊道,歇斯底里的神情吓到了自习室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女生。

啪!

手机脱手而出,狠狠的砸在对面的墙上,碎片瞬间四散开来。幸好,没有对其他人造成伤害,不然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周围的同学中有女生想上前劝一劝这个女生,但都被朋友拉住了,一看这就情况不对,谁都不想莫名其妙的淌这种浑水。

乔宇一看这情形,生怕这个女生做出其他更加可怕的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同学,你,你还好吧。”乔宇小心翼翼的问道,生怕一不小心触怒到她。

“……”

没有回应,女生似乎陷入了过往的某件事中,乔宇有点尴尬,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也就不管了,默默地收拾狼藉一片的桌子。

唉,算了,就当自己倒霉,出门没看黄历吧。不过,着湿漉漉的衣服要怎么办,穿出去别人会怎么想。

这是乔宇第一次见到李晓琪,狼狈不堪、失魂落魄的样子深深刻在了他的心里。

2

乔宇是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人,在自习室发生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随之被抛之脑后。

周四,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宿舍其他人依然在忙自己的事,只有乔宇收拾了一下出了门,因为他还有一节选修课要上。这都是因为上学期他不小心少算了两个学分,不得以只得重新选一门公共课。

都是自己造的孽,跪着也要还完!

中外文学作品赏析,一个漂亮的女老师在讲台上正讲着关于海子的一首诗,讲的倒是很生动,但乔宇的心思完全不在那上面,插着耳机玩手机,两耳不闻窗外事。

“喂喂,老师叫你呢。”

突然乔宇感到有人推自己,不由得摘下耳机转过头去疑惑的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一个男生。

“老师叫你回答问题。”男生解释道。

呃,乔宇抬起头发现其他同学的目光都盯着自己,老师也看着自己。他赶紧站起来,看向老师,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这下糟了,丢人丢大发了。

“呵呵,这位同学看来是没听清我刚才的问题啊。”女老师也不介意,这种情况她见得多了。

“额,是,抱歉啊老师,我刚才没听清楚。”乔宇赶紧顺着老师的话走,有些尴尬的说道。

“哦,那我再说一遍,这回你可要伸长耳朵听清楚了。”老师故意在伸长耳朵四个字上咬的比较重,其他同学会意,偷偷的笑开来。

乔宇脸色一红,尴尬的摸了摸鼻头,这下好了,任凭他平时自诩脸皮多厚,也扛不住了啊。

“你来简单的评价一下海子这个人吧。”女老师倒是没有在难为乔宇,说出了问题。

“呃,评价海子?”乔宇蒙了,他哪里了解海子,只是听人说他是自杀死的。

“这个,我觉得海子是一个非常伟大的诗人,他的诗表现出来的的精神品质对以后的人有非常大的影响,但是我觉得他的自杀是一件让人感到很遗憾的事,完全不应该。”乔宇只能硬着头皮编了,搜肠刮肚的短短挤出来几句话。

“呵呵,这位同学说的很有道理,坐下吧。”老师也不难为他,轻易的放过了,又看着其他人,“谁还有其他的意见吗?”

没有人回应,都低着头躲避着老师的目光,女老师一看,摇了摇头,准备自己说了。

“老师,我可以说说吗?”突然坐在乔宇左前面三排的一个女生站了起来问道。

“当然可以啦。”看到有人主动站起来,女老师变得很高兴,笑着的说道。

“美国著名学者西尔维娅·普拉曾说‘死是一门艺术,诗人的死实际上等于诗人的再生。’海子,被誉为诗坛怪杰,他的死其实是十九世纪末的一个社会情况缩影。我觉得他的死其实是必然的,是当时社会和自身双重因素作用下的产物……”

接下来东西,乔宇再也没有听进去,他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另外一件事上,眼前这个勇敢坚定的女生正是那次自习室里的女生,那时候的她,狼狈不堪,楚楚可怜的就像在狂风暴雨中摇摆不定的鲜花,苦苦挣扎。

变化好大啊!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李晓琪了,并且知道了她的名字。此时的她充满自信和阳光,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像一缕春日暖阳,照射进他的心中。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