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牙记(一)

在每年一次的常规体检中,口腔科医生跟我说,你的牙齿存在两个问题:结石和蛀牙,需要定期做口腔牙齿护理。

一周之前做了洁牙,清理了牙结石。同时,牙科医生认真检查了我的牙齿,告诉我六号牙齿蛀牙到了严重的地步,必须要去补牙,否则这颗牙蛀到牙根,要拨掉。

直到此时,我开始意识到问题严重性。我开始感觉到自己无知到可笑的地步。蛀牙,只有喜欢吃糖的小孩才有的呀!

其实,并不是这样。蛀牙,不分喜不喜欢吃糖,也不分年龄大小。跟牙龈和口腔卫生习惯有关。

牙龈正常,能阻止食物残渣滞留牙缝之间;良好的口腔卫生习惯,能有效阻碍牙结石形成。

牙龈萎缩是我最大的问题,医生跟我说。然后慢慢的导致蛀牙。那些不良的细菌不分昼夜侵蚀牙釉质,损害牙神经。身体里最坚固的部分,也有脆弱的一面,它最怕的是微生物。

正如思想意识中最可怕的一面就是忽视,这才是让人感觉到可怕。

身体出现警告的时候,感觉不严重,总是扛着,心里总想着挺挺就过去了。这一扛一挺,小问题可能演变成大问题。

在牙科医生严辞忠告下,终于下定决心去做修复牙齿。迟点总比不去好,牙毕竟是自己的。

来到医院口腔科,先拍X光片子整体检查。走进摄片室,看到墙上贴了黑体粗字警告:孕妇禁止此项检查!虽然我不是,心里还是感觉一阵不适。


“来,过来。”护士向我招招手说。

“是这边吗?”

“对,等下。我把高度调整下,好了。把下巴放在支架上。好,就这样保持不动。”

听到门轻轻的关上。

“好了,你可以出来,等会过来取片子。”


拿着刚刚摄好的片子,走进诊室。那个胖胖的高个子白大褂正躬身看着显示屏大声对另一个白大褂说话。旁边站着一个像是实习生模样的小女生,抱着笔记本子,朝我微微一笑,点点头。

胖大个白大褂站起身,转过来。

“我的片子拍好了。”我递过去片子。

“好,做上去躺下来。”他接过片子说。凝视了一会片子,放在靠墙的柜台上。麻利的戴上一次性手套。拿起移动式摄像头,迅速套上一次性摄像头套。

摄像头来回在口腔里移动,我看着眼前大屏幕定格四个画面。

“好了,看着屏幕。你的六号牙缝蛀牙比较严重,旁边那颗也有一点一点,不算严重需要处理。”胖大个白大褂对我说。

“不是牙缝,是六号牙。”我强调对他说。

“是的,我说的就是六号牙,蛀牙的位置在牙缝之间,眼睛难以看到。明白吗?”白大褂说。

“对,是的。”我说。

“好了,我这里的检查结束了,你拿着片子去306诊室。”白大褂说。


穿过走廊,拐个弯来到306诊室。这家医院的口腔科是开放式办公,一间诊室就像是写字楼里一间办公室,所不同的是,办公桌换成了牙椅,一间挨着一间。

“来,坐上去躺下来。”年轻的女牙科医生说。

她拖了凳子坐下来,伸手拽着无影灯,向下移动一点,调整好位置。

“张开嘴,再大一点。好,就这样。”

“这里疼不疼?”

我挥挥手,示意不疼。

“这边疼不疼?”

我微微摇摇头,示意不疼。

“检查好了,你过来下。”她坐到电脑前,对我说。

“刚检查你的牙,六号牙蛀牙比较严重,需要修复。在修复前,需要把蛀牙的位置打开,发现牙神经有炎症,我刚问你疼不疼的时候,其实我的探针放在最上面牙神经,你说不疼,说明那个位置的牙神经基本坏死了。如果仅仅是修复,牙神经炎症继续扩大,你的这颗牙可能保不住了,到时候可能拨掉。所以,需要先做根管治疗,再补牙。否则,补牙没有意义,你考虑一下。”她说。

现在看病也不好看呀!医生常常把问题抛给患者,做决定。这是个艰难的决定。还是自己的牙好,如果拨掉装个假的毕竟是假的。

“好吧,按照你的方案来。”我说。

“嗯,好的。根管治疗疗程需要一个月时间左右,大概来口腔科四五次才能完成整个治疗,一周一次。你先在根管治疗同意书上签个字。今天先清理牙齿,然后黏上临时修复材料。”

“好的,谢谢!”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