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那么大3 师父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或喜或悲,看似平静如水,谁又能知道其内心的波澜呢?生活像一面镜子,你对他笑,他便对你笑。一切不快乐的根源,其实都在于自己内心,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一晃过去半个月了,周一鸣也快出徒了。之所以这么快能出徒,要归功于师父的言传身教。师父叫杨雪,家住在郊区,比周一鸣大了不到二岁。她中等身材,皮肤白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能看透你的内心,乌黑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平时不爱说话,也从不和工友开玩笑,干起活来非常专注,是厂里有名的技术能手。周一鸣喜欢看着师父干活的样子,一张裁好的皮子,到了她手上,只见各种工具上下翻飞,不一会就有了鞋的模样。他也爱听师父说话,轻声细语,在嘈杂的车间里,却仿佛有了磁性,每句都那么动听。周一鸣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车间,喜欢上了这里的味道。下了班,他不愿意和小二哥到街上闲逛,而是喜欢溜到车间,手里摆弄着各种工具,一边比比划划,一边想着师父教的动作要领,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

周一鸣出徒了。师父惊异他的进步,夸他到底是有文化的人,领悟能力就是比别人高,做的活也漂亮。周一鸣看着师父漂亮的大眼睛认真地说:“都是师父教导有方啊,徒儿才有今天的成就”,“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大人,请受徒儿一拜!”师父红着脸,嘴里说道:“别闹别闹,小心主任看到扣你工资!”

发工资了,正值周末,周一鸣来到商场,给师父买了一条纱巾,又逛了会书店,给自己买了两本书,心里想,花自己挣的钱,感觉太好了,虽然少点,但我会让他们变得更多,这就是生活的意义啊。第二天上班,周一鸣拿着礼物,想给师父一个惊喜。当他来到车间时,却怎么也看不见师父的身影。整个一上午,他都在恍惚中度过。师父怎么没来上班?是家里出什么事了,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中午吃饭时,周一鸣实在忍不住了,向师父的同乡王姐打听。“你师父去享福喽,她嫁人啦!听说男人是个包工头,万元户!”周一鸣一听,心里泛起酸酸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清应该为师父高兴还是难过。王姐还说,你师父家里条件不太好,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弟弟,父母靠给人打零工勉强维持生计。她本来考上了高中,但考虑到家里实际情况,辍学打工,贴补家用。前几天,她父亲干活时不小心伤到腰,再也干不了重活了,为了给父亲看病,才答应了这门亲事。其实男方条件也不错,虽然个子矮了点,但人能说会道,是个挣钱的好手,你师父跟了他,家里日子能好过些。周一鸣怔怔地听着,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条红纱巾,在兜里捏出了汗。多少年以后,周一鸣开车路过师父的村子时,远远的好像看到了师父的身影,但他已经没有停车的勇气了。生活就像一个平静的湖面,还是不要去打扰别的幸福吧。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