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儿

      敏儿躺在床上,无边的黑暗环抱着她。孤独似乎与生俱来,使她很少感受到心灵深处能有一丝温情。这冷冷清清的出租屋没有一丝人情味。

        她能感受到的是自己在发烧,并且很严重。敏儿想动一下,翻个身,起来找点药。可是,身子却一点力气都没有,她伸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水杯,水已经凉了,她喝了一口,凉凉的水进去体内,让她的神智清醒了不少。她摸索着开了台灯,从抽屉里摸出一堆药,就着灯光找到退烧药,就着杯子里的凉水把药送下。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敏儿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好在已经不烧了,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收拾妥当,赶着去上班。

        奶奶临走时的话记忆犹新,敏儿心里一阵难受,却不知道该恨谁了。从小跟着奶奶在乡下长大,好不容易高中毕业,奶奶却瘫痪在床,只能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奶奶。两年后奶奶去世,临终前却告诉她,她的亲生妈妈在疯人院。

      原来,父亲一直在很远的城市工作。妈妈和奶奶生活在老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妈妈怀了别人的孩子,父亲一气之下,就和妈妈离婚了。离婚后的妈妈渐渐的精神出了毛病,生活也不能自理了,只好送进了医院。奶奶可怜她没人管,就自己把敏儿养大了。可是,这些年,却没有人来上门认这个可怜的孩子,直到敏儿长大。

        埋葬了奶奶,父亲和继母没有接受她,于是她找到了自己的妈妈,但是,却不能独自照顾一个不能自理的病人,敏儿怅然离开,父亲依然每月付出一定的医疗费,这让敏儿找不到指责父亲的理由,因为他们已经离婚好多年了。

        敏儿找了份工资不低的工作,没有学历,工资是靠拼命拼出来的。她在一家加工家禽的工厂上班,她是屠宰线上唯一的女性,她甚至比那些男人干活还多。她孤僻,冷漠,不跟任何人接触。她想攒钱,攒够了,买一间房子,够她和妈妈住,哪怕妈妈再脏,再傻,她也不嫌弃。她每个月都要去看妈妈,给她洗澡,换衣服,看她木然的神态,心力交瘁的离开。生病这种事,敏儿从来不放在心上,她总是储存着各种常用药,只是为了不耽误挣钱。

        敏儿在路边买了一份早饭,走到厂门口的时候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吃完了。不吃饭哪有力气干活?明天是周末,可以休息一下,她要去看妈妈,顺便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最近总是发烧,莫名其妙的就在夜里恶寒,然后整夜的发烧。

        此时尚在春末夏初,气温十分宜人。敏儿探望完母亲,一个人去了医院,等所有的结果出来,医生问她有没有家人陪同?敏儿告诉医生自己是个孤儿,没有人陪,有什么事情尽管告诉她。医生请她坐下,深色凝重的看着她,说她得了胃癌,已经是后期了,让她赶紧住院治疗。敏儿默默地走出了医院不知道该跟谁说这件事情。

      从记事起,她就是跟着奶奶过。奶奶对她一直很好。凭着一双手,硬是把她拉扯大。从小就跟着奶奶吃苦,所以,这些年,敏儿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过不去的难关。可是,这一次,她却茫然了。以后的日子,该怎么安排?

        没有享受过一天母爱,父亲也只是在回老家看望奶奶的时候,才会看自己一眼。从来没有给她哪怕是一分钱的礼物。可是,敏儿却恨不起来,因为,这些年父母虽然离婚了,父亲却一直没有不管母亲。一直负担着母亲在精神病医院的所有费用。

      敏儿算了算自己的存款,然后,托人联系了父亲。奶奶去世后,他们竟然十多年没有联系。

      见面的时候,更多的是拘谨和疏离。父亲看着敏儿,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敏儿也没有多少情绪,她把这些年的积蓄都拿出来,告诉父亲,托他继续照顾母亲,自己要去很远的地方。还没等父亲问她去哪里,敏儿就已经走远了。

      敏儿走了,到底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这个可怜的孩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