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路过的清风与暖阳

像路过的清风与暖阳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放学的时候,吴老师把夏空叫到了办公室,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调说“老师教育过你们,知错就改你们还是好孩子,可你不能把老师当做傻子,你们做了什么,老师可是一清二楚,所以你就交出来吧,老师会为你保密的,你放心。

夏空紧张的头皮发麻,不停用手捏着裙边,用细小如蚊子的声音回应道“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齐萌萌同学最近丢了一块手表,那是她爸爸从美国带回来的,昨天,是你做值日,最后锁门的也是你对吗?”

“锁门的是我,可是我没拿任何东西……”夏空委屈的眼泪流了出来,拼命地摇头。

“夏同学,你要是一直矢口否认的话,那我只好在家长会的时候邀请你父母来学校了。行了,你先回去吧。”

吴老师背着手慢慢的踱了出去,开门的一瞬间,一个瘦小的背影从墙角闪了过去。

齐萌萌的嘴角溢着笑。

夏空走出学校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她背着厚重的书包,脸颊上还有未风干的泪痕,紧绷着脸皮,十分不舒服。

路过停车棚的时候她刻意看了一眼,已经没有那辆蓝色的自行车,她的失落瞬间涌现出来。

第二天上学,夏空早早的起了床,拿着牛奶就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跑到巷子口,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她才停了下来,放轻脚步,跟在身后,按照惯例,那个男生应该会骑那辆蓝色的单车,可是他并没有,今天他似乎想步行。

走在她前面的是一个很安静的男生,背着黑色的书包,黑色的帆布鞋白色的袜子,两只手插在口袋里,白色的耳机线绕在脖子上。

他真的很安静,走起路来连灰尘都在脚下乖乖的,一点也不飞扬。

但是他却有一个与他性格截然相反的名字。

张扬。

初三的苦读十分繁琐无趣,但和张扬每天一起上学放学,却成了夏空做的最有趣的事情。

已经是初夏了,她们每天经过的都是浓浓绿荫的小道,四月的时候偶尔还有油桐花在他们身后飘舞,浪漫的像个童话故事。

夏空喜欢盯着他的后脑勺,她喜欢他不长不短的头发,像他人一样,安安静静的贴在头皮上。

到了前方,他拐了弯,进了另一栋教学楼,因为他是高中部,夏空恋恋不舍的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在心里默默的说,我很快就会来的。

到了班级,才发现班里已经炸开了锅,她走进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课桌被人用涂改液涂的乱七八糟,隐约还能瞧见小偷二字。

齐萌萌坐在座位上,身旁围着几个女生,朝她挑衅的笑。

同班男生抱着篮球吹着口哨跑进来,撞掉了夏空手里的课本,她放下书包,镇静的走向自己的座位。

上课铃声响起,吴老师夹着课本走了进来,看了看低着头的夏空,清了清嗓门,“同学们,我们今天要在班级进行搜查,关于齐萌萌同学的手表丢失,每个人都有嫌疑,但嫌疑最大的,是那天值日的夏空同学,所以……”

“我说过了,我没有拿。”夏空站了起来,语气平静又淡定。

“你先坐下,老师自有分寸。班长,纪律委,开始搜吧,从夏空同学开始。”

“就算你们搜一万遍,结果还是这样。”夏空说完就跑了出去。

她觉得委屈极了,没有一个人相信她。

她坐在操场上,把脸埋进腿里,小声的哭起来。

有人轻轻的走了过来,递给她一张纸巾。

“你没事吧。”是个男生的声音。

夏空抬起头,发现面前的人正是她每日跟踪的张扬。

她连忙抹去了眼泪,接过了纸巾。

张扬挨着她坐下来,笑道,“发生了什么事,让你逃课来这里哭的这么伤心。”

想到齐萌萌的诬陷,她觉得格外委屈,将事情来龙去脉全部说了出来。

张扬轻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我相信你,没有拿。”

夏空呆呆的看着他,清秀的眉眼,精致的五官,黑色的碎发贴在额头,笑起来的时候那么阳光温暖。

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有些情绪正在莫名的涌动。

她想,整个校园,就算所有人都认为她是小偷,只有他相信她,就够了。

那天,她们聊了很多很多,激动的夏空都怀疑这是一场梦,张扬说他知道她每日上学跟在他身后,所以他才故意放慢脚步。

他说,我在高中部等你,中考加油,小师妹。

夏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发誓,一定要好好考。

接下来的日子,她每晚挑灯夜战,不顾旁人的眼光,她再也没空理会齐萌萌的挑衅。

终于,迎来了中考。

中考那天她早早的起了床,梳洗完毕后去了考场,到了以后才发现准考证丢在了梳妆台上,她吓得赶快跑回去拿,过马路的时候,一辆三轮车笔直的撞了过来,“咚的一声。”

她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摔碎了,血腥味从头顶蔓延开来,世界在她眼中变得模糊。

模糊的路人们的惊慌失措,以及张扬那个像阳光般的微笑。

时间仿佛静止了,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她终于醒了过来,再充满药水味的房间,她叫出口的第一句话是“张扬呢?”

夏妈妈被惊醒,看着醒来的夏空,“你终于醒了,空空,你还疼吗?”

走廊里的齐萌萌听到声音也连忙跑了进来,看见夏空眼神呆滞,呆呆的坐着,她笑着打招呼“夏空,你醒了。”

夏空看着她,觉得莫名其妙。

“齐萌萌,我没拿你手表。”她从喉咙里吐出这句话。

夏妈妈和齐萌萌一脸的不理解,“夏空,你在说什么?”

“张扬呢?张扬呢,我出车祸的时候看见他了。”夏空抓着齐萌萌的胳膊使劲的摇晃。

齐萌萌纳闷道“什么张扬?”

“就是高中部一年级七班的那个张扬,我出车祸的时候还看见他了,是他送我来的医院。”

齐萌萌担忧的看了看夏空,“没这个人啊,我们学校根本没有高中部啊。夏空。你怎么了?”

记忆如同翻江倒海扑过来,夏空只觉得头痛无比。

“我到底怎么了?”夏空无力的拍着头。

夏妈妈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三个月前,中考前几天,那天是星期四,你提前放学后回到家,就在你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你看到了一个陌生女人和你爸爸挤在沙发上,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你吓得飞快的跑了出去,后来把这些都写在了日记里,我打扫你房间时被我看到了,我和你爸爸离了婚,你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状态不佳的去参加中考,你发挥失常考的非常差,你觉得愧对自己愧对我们,于是你跑到了学校,从教学楼上跳了下去。

三个月了,你终于醒了,医生说你可能会成为植物人,我真的崩溃了。

夏妈妈已经泣不成声。

夏空看着她,心中格外压抑沉痛。

“那么,张扬,还有我偷了齐萌萌的手表,还有这场车祸,全部都不存在,对吗?”

齐萌萌心痛的回答“这都是你做的一个长长的梦,医生说,你可能极力想逃避现实……”

那些难堪的回忆终于浮现在眼前,夏空彻底的晕了过去。

她在心里对那个不存在的人轻轻许诺,张扬,我一定会找到你。你一定要在高中部等我。

在梦里,她仿佛看见张扬朝她伸出了手,她把手放了上去,和他奔跑在四月的阳光里,身后,是落了一地的洁白无瑕的油桐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