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三个陌生人

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听这个乐章的那天是一年的立冬。

当时的生活可谓兵荒马乱,唯有音乐还能给予一点安慰。这个乐章似乎有一股浑厚的力量——无比澄澈柔美的音符,魔力般地瞬间抚平了躁动——

每天过着像被泥石流追赶着拼命狂奔,有时甚至是碾压而过的生活。直到被这摇曳的广板从混沌中唤醒,猛然抬头才发现,竟然已经是立冬了。

这段时间,忙着复习期末考试,准备着下学期留学交换,以及许多繁琐的事情,都没有解决的头绪,很是烦恼。每每听到这个乐章时,烦躁的情绪都会被一再稀释。

推荐音乐:Concerto For Piano And Orchestra No. 5 In F Minor, BWV 1056 : II. Largo(巴赫的F小调第5号键盘协奏曲(作品1056)第二乐章,广板)

今天不想写乐评,配着这段旋律,想讲个平淡琐碎的故事。关于前几天回家一路上遇到的三个陌生人。


(一)

那天很晚了,早已过了晚高峰的礼拜五,地铁十号线上,车厢空荡荡。我对面坐着一位穿正装打领带的年轻男人,三十岁不到的样子。整排座位上只有他一个人坐在中间,挎着公文包,昏昏欲睡,本是眯着眼睛,却渐渐东倒西歪起来,又不断随着地铁的摇晃被惊醒,晃晃脑袋,然后再继续这样的循环。

现代趋势,领导都是穿便装的,穿正装上班的,大多都是为领导打工的,似乎是这样吧。

眼前这位小哥,大概是加班到了现在。终于到了周五的晚上,然而再也无法独身一人清醒撑过地铁上的最后一点时间。

(二)

十号线换乘一号线的时候,前面走着一位拖着行李的大爷,大概是去火车站的。

行李那么多,那么重,他走得那么慢,我匆匆赶路,即将路过他的时候,却注意到了一件事。

这位老人,被那么多行李压得整个人还只剩一点点,却没有一个像样的行李包——东西几乎都是拿蛇皮袋装的,就是那种农村里拿来装化肥的袋子,背起来很不方便。

然而,他还拖着一个褐色的小行李箱。

行李箱还很新,皮质的,拉杆还泛着银色光泽。

上面写着:“退伍留念 九五零二九部队”。

反差,带来一种难以描述的冲击感。

我目送他慢吞吞地走上扶梯,继而消失在人群里。

(三)

下了一号线,路过依然是人群熙熙攘攘的三山街。大概是周五的晚上,庆祝周末的人们都出来兴高采烈地逛夜市了。

等公交时,一个高大显眼的身影从旁边走过。

哎,是孙悟空啊。

想起上周的某个白天,也是在这里看到了他,穿戴着齐天大圣的一身装扮,似乎在为一家酒店做宣传。不时挥舞着金箍棒,耀武扬威般地不停换着动作。路人经过的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路过之后,就不会再记得他。

那天晚上,他一阵风似的路过,头上两条威风凛凛的翎羽,随着匆匆的步伐摆动着,消失在华灯璀璨之中。

路过的人都会瞥几眼,玩笑地议论一番,然后,就不会再记得他。

那身装扮里,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谁在乎呢。

齐天大圣下班了。

望着大圣匆匆远去的背影,恰好耳机里又播放到了这首。明朗通透的音符,在那一瞬间竟是格外孤独。


为生活奔波的人啊,祝你们好运。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