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家

昨天在图书馆看到一个征稿,主题是-------一封家书,觉得这个形式很好,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加之自己一年没回家了,确实有些话想和爸妈聊一聊,聊聊那些我在电话里“说”不出口的话,那些我在他们跟前也“说”不出口的话。

*************************************

老爸老妈,家里还好吗?

爷爷是不是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在饭桌上点评奶奶做的菜?

奶奶种的蔬菜是不是又被邻居们摘了?她养的鸡每天都下蛋吗?

你们俩口子是不是依旧天天拌嘴?

一年没回家了,很想你们。

平时不怎么发朋友圈,一忙起来,一个星期也记不得给你们打个电话。但是,只要我一发朋友圈,老妈你就立马打电话过来问我,你发的朋友圈是什么意思,我看不明白,跟我讲讲。你就像个小学生,对新鲜的事物好奇极了,一个劲儿地问。后来我的每一条朋友圈都写得很用心,因为你们会一遍又一遍地读。

每天早上起床都觉得挺热的,早上出门都衣服不用拉拉锁,冬天我也一直是穿一条裤子,我不是那个动不动就感冒的鼻涕虫啦,用我北方舍友话来说,展望身体杠杠的,不怕流感不怕零下十度。

七点半的图书馆,来晨读的交大er已经站在晨读区开始背书了,我也去占了一个位置,开始背德语单词了。老爸老妈谢谢你们的理解与支持,让我能安心追寻自己的梦想。岁月静好,因为有你们为我负重前行;我想许你们一个静好的晚年,我会成为那个为你们撑起一片天的女儿。

进入考试周了,八点半后就开始去图书馆里找一个安静的角落,拿出专业书复习了,我们学校图书馆的书可多了,学不懂的时候,我就来图书馆查资料。我总能找到很多好书,爷爷要是来我们图书馆,他一定高兴坏了,他这么嗜书如命的一个人。

为了避开下课吃饭的高潮,我提前了一会去食堂吃午饭。午餐我一般喜欢找些放了辣椒的菜,或者吃清蒸的鱼,上面淋了剁椒,或者吃麻婆豆腐。在家的时候就被老爸你惯坏了,老爸你一得空就去河边给我钓鱼吃,我在食堂吃得最多的就是鱼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都不是你钓的鱼的味道。

走出食堂,抬头望见碧蓝如洗的天空,中午的阳光很暖,我就去操场上走了两圈。你们知道吗?北京的天空一刮大风就特别蓝,一看到那片蓝,心就像是变成了棉花糖,嘴也忍不住咧开笑。

中午在自习室趴着睡一会,却总比在宿舍睡的香。在一阵键盘敲击声儿中醒来,刚睡完的我总是愣愣的,要缓一缓才能回过神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天黑了,晚上很冷,我的手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露在外头就跟冰棍儿似的,小时候爸爸你拿着我的冻脚丫子放在肚子上暖着,一整晚都不放下来,我还记得呢。围巾也围不住,耳朵鼻子都冻得通红,一路快走,冻得直搓手。所以晚上我一般就吃一碗带汤的面,热气腾腾的,吃完就热乎了。

如果晚饭时间不太饿,一般会去操场夜跑。附近的大叔大妈和你们年龄差不多,晚饭后,他们都会一起来操场锻炼。我一般是一个人跑步,偶尔舍友会和我一起,我现在很能跑了呢,一般五公里以上,跑步的时候,经常有不认识的叔叔在跑道旁给我鼓励:“姑娘,加油,跑了这么多圈啦!”他眼角的皱纹与老爸你的可真像。跑完步,就去澡堂洗澡。上大学以前没住过校,北方的宿舍没有独立卫浴,所以洗澡得去专门的澡堂,适应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我都习惯好了。从澡堂回宿舍的路上,头发就结成了一个个小冰棱儿,很有趣吧。

九点四十,图书馆的阿姨开始催我们回去了,我喜欢慢腾腾地收拾东西,总是被阿姨嫌弃。背着沉沉的书包,走出了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有和我一道走的,也有和我相向而行的,他们都脚步匆匆,我追不上,也不想追,我更喜欢一个人慢慢悠悠晃回宿舍。明月装点黑暗的夜,但星星不爱与它作伴,月色很美,你们在看月亮吗?

洗漱完,爬上炕,磨磨唧唧睡着了,在梦里,我又变成了一个贪吃鬼,坐在家里的饭桌前,大口大口地吃饭。我在交大过得很充实,希望你们一切安好。我知道你们可想我了,因为我也一样。归期可望,写于回家倒计时四十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