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拉机上的女孩

  那是个夏雨刚过的夜晚,微风拂过,清凉无比,知了蟾蜍开启了大合唱。走在乡间小路,我似乎在寻找能使我平静的良方。看那池塘里朵朵荷花多美,再美的荷花也会凋谢。听涓涓细流的溪水多清脆,再清脆的声音也是杂音。闻,花香草香多么新鲜,多好的花草也只是风光一时。罢了,不如早点入梦......

  揉揉睡眼,眼前像针织的网,一身洁白的婚纱映入眼帘。对那是所有女孩子的梦,你去感触它啊,摸它,吻它,闻它啊......你怕了,你屈服了。一群人围在我身边,不停地喊着我的名字,喊的我心烦,我想扎进那结洁净的水里,我认为那里是最安静的,最干净的,没有侮辱。"今天结婚,快点起来梳妆打扮,一会车队该来了。"我是一早就知道这个“噩耗”的,我不想听亲戚的热谈,不想看房间里到处贴的喜字。我蜷缩成了一团,眼泪含在眼里收不回去掉不下来。接下来的我始终是低着头的。不知是哪两个强壮的女人将我强行架起换上了那套落伍的婚纱,粗糙的做工留下的小瑕疵扎的我难受,挣扎是没有用的。“抬头”,沉重的语气传入我耳中,我想拼命的躲闪那种声音,我受不了,我想要的是老师温柔的表扬声。我浑身绷紧,他们最终将我的脸扳上来,我不想看见那副丑陋的脸,我双目紧闭,愤怒的,绝望的眼泪最终落下来。还记得那个曾经在镜子面前左照又照怎样也照不够,学着妈妈的样子涂脂抹粉的小女孩你去哪了?我不理解,我只不过是高考失败了,我可以再来啊,我有希望的,你为什么将我嫁给一个陌生的男人,我恨透了你们。“真漂亮,今天你最美了。”我认为这是在侮辱,我讨厌那种口气。鞭炮声想起我意识到我该走了,该去一个我根本不了解不熟悉一切都是未知的地方。睁开眼吧,再看看家中的一切餐桌在那,沙发在那,奶奶的拐棍在那……对了我最亲爱的奶奶那 你快来救救我啊,看看我多可怜啊,你会帮我的对吗,你快来啊。这时阿姨突然给我穿上了一双红色高跟鞋,跟鬼片里的一模一样,今天我就要踩上它,带着鬼神的气息走了,也好,我要吓死你们,谁让你们剥夺我选择的权利,我也是人是有血有肉的人……

  新郎没有来,我真感谢,我可以暂时不用见着他了。我一路低头,天空压的特别低,我好像坠入了无底洞,感知着黑暗。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个个用朝笑的眼神看着我,我感知到了。我这辈子想也想我到我的婚车是辆拖拉机,一点红色扫入我的视角,应该就是土里土气的大红花了。我像一个犯人一样压进了车。里面像无痒氧的太空的,我试图捕捉空气,我失败了,透过玻璃看见奶奶站在一角向我挥手道别,我忍不住了,放声啼哭,我想惊天地,泣鬼神,鬼神能救我就好了。我哭累了应该是哭干了眼泪渐渐平复下来。一路的颠簸,我想了很多,新郎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甘心嫁给他,我有理想我可以去寻找优秀的人相伴终身,而不是一个根本就没有话题的陌生人。他会打我骂我吗,今天晚上我就完完全全属于他了,他会侵占我的身体,想起来就恶心。眼泪又不自然地滑落。“到了那了好好孝顺公婆。”哼,孝顺他们做梦,我一定会逃出那个牢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前段时间看见电影里即将要出嫁的印度女孩泪流满面真可怜,我还庆幸我比她幸运,但跟现在一比没有什么两样,我们是同种命运的人。为什么这么不公,孤独恐惧占据了我们的大半人生,我们就是牲畜,我们就应该做好一个会洗衣做饭带孩子的妇女,不那不是我想要的,给我滚开。眼看就要到了,那个远处踱步的人就是我的丈夫,长的邋遢,一看就不是好货色。我想开口骂他,踹他,却发现我早已润湿了大半个枕头……

  这个梦让我害怕,但我相信我亲爱的父母会对我足够的尊重。只是可怜那些印度的少女,我已经在梦里体会到了你们出嫁的心情,我的力量很小,我多想具有超能力,将你们救出苦海,去走自己想要的人生路。愿有一天将你们解放,去追寻年少时的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