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垚栢,我是一名精神病患者

我叫垚栢,我是一名间发性精神病患者。

现在是北京时间20.08分,我站在深圳大道1860号的咖啡店外。

我非常想喝一杯咖啡,我和服务员说,我需要一杯40浓度苦,20浓度甜的灰白色咖啡,她没有做到,她说只有神经病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打了她,在她白皙的脸上留下了几道掌印,我以为她会大叫,她会哭泣,她会……以一种我想不到的方式来表示她的愤怒、她的恐惧、她的……我渴望看到她的反应,然而她没有。

我出了门,准确地说,我是被扔出门的,仰角46.56度,呈抛物线往下掉落,头落地,好在医生曾说我的头骨与正常人不同,我的头骨硬。因此,我健康着,我在前面的广场上欢呼。

我叫垚栢,我是一名间发性精神病患者。

现在是北京时间21.04,时间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站在广场的喷泉里。

此刻,我准备回家,我在广场的喷泉里演算了我回家的路程,我希望严格按照我演算的路线回家,以及我要花的时间。我发现,回家需要2.1公里。

一路直行,我很高兴,这条路我可以看到很多我想看到的东西。有一团黑灰色的东西,飘在一个巨人头上,很明显,它想下来,但是巨人貌似不想让它下来,因为巨人的头灯可以衬的更亮一点。

走了一公里,突然有下起了雨,有很多种颜色,凭什么,我讨厌它们,我拿起砖头砸它们,还有,我发现一个很好的方法,我张来嘴巴,把它们吸附到我的身体里,让它们享受被禁锢的爽快!我是爱它们的,从理性的角度看,它们给这座城市带来了我想要的东西:郁闷、孤独、伤寒、灾害……所以,我停止了对它们的吸附,希望它们继续完成使命。

我叫垚栢,我很正常。

现在是北京时间21.24分,我发现自己身上湿透了,以及在流血,我感到身体很虚弱。

我倒在地上,我看到了几十个月亮,还有流星,流星划过月亮,很朦胧。前面是我家的院子,我走了2.1公里,整整。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蝉在叫,在说话,还是在唱歌?

我忘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