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年味|甜甜蜜蜜过新年

儿时的年味|甜甜蜜蜜过新年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猪年的新年快要到了。提到过年,话题总离不了春运、抢票、年终奖、调薪、回谁家过年、2018年初立的flag完成了多少……

看,成年人的世界就是这么实际。所以我们才总是觉得越来越没有年味了,总是觉得儿时的新年更有意思。

不用考虑柴米油盐的儿时新年。最多也就是操心操心过年的新衣服好不好看。于儿时的我来讲,过年不在吃喝,而在过年前忙碌的准备过程,在过程中享受到的仪式感。

进了腊月,家家户户开始蒸馒头做年糕。老家平常不吃馒头和年糕,只有过年前会做很多。馒头切片晒干,妥善保存,可以放到来年五六月份农忙。农忙时,抢收没有时间做饭,馒头干热水一泡加点白糖,就是午饭。

蒸馒头和做年糕通常是同一天,因为用到的笼屉和画格只有几户人家有,要轮流借着用。

两三家人家合在一起,提前准备好一堆木柴或耐烧的树枝。前一天晚上在大缸里和好面,盖上一床被子发酵。爸爸要不停起床去看发酵的情况,发酵好就开始上锅蒸。

爸爸将发好的面在手里挤出一个个大大的圆球,依次排在笼屉里。厨房里蒸汽升腾,热气缭绕,馒头出锅了。一个个白白胖胖,可爱极了。爸爸端出笼屉,翻手将馒头扣在竹帘上,我就抢上前去帮忙将馒头翻开。这是我最爱干的活,一边翻,一边数,特别来劲。

到了腊月三十,就要贴春联了。那时邻居的春联都是爸爸帮忙写,提前备好的墨汁取出来,邻居们一早将红纸送来。爸爸裁纸,我把书翻出来挑些自己喜爱的对联给爸爸写。爸爸写完一张,我立即跑上前小心翼翼将它拿到一边晾干。

吃过午饭,旧年的春联撕下来,新写的春联贴上去。一眼望去,喜庆无比。因为总是帮爸爸写春联贴春联,那时无论是在去拜年的路上还是到亲戚家拜年,都爱研究人家春联写了什么。偶尔见到一个新的,就会无比羡慕——他家的春联甚是与众不同呀。

三十晚上吃过年夜饭,看春晚。上床前一定记得在爸爸妈妈和我的枕头下分别放一颗糖,初一一早醒来,先从枕头下摸出糖来,吃过糖才能开口说话,寓意新的一年甜甜蜜蜜的开始了。准备糖和监督吃糖的工作可是我的至爱。

而今,有了家庭了,东奔西走谋求生活,需要操心更多的事情,儿时那份无忧无虑的心没有了,年味也觉得淡了。

淡了吗?于长大成人的我们来讲淡了,生活的不容易,眼界的开阔,更多的所求,让年味淡了。

淡了吗?于正在童年的宝贝们来讲并没有。全家一起忙碌,她们穿着新衣新鞋,在忙碌的大人间欢快地奔走玩耍,偶尔帮点倒忙引来一阵呵斥。

也许淡了的不是年味,是人心。

#羽西X 红蕴新生#。

活动传送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