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主义者的教育观

当我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我的梦想是身披五彩云霞,脚踏万里长空,手持长剑,仰天长啸,做拯救世界于水深火热中的英雄。

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总幻想能击碎现实沉闷的空气,挥剑与卫道士战于夕阳之下,横眉冷对千夫指,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气。

而今,我却掩藏内心的洪荒,戴上假面融没于千万张假面之中,挥舞着教鞭,磨平学生的棱角,成为我当初最讨厌的人。

所谓的理想,只不过是现实的同义词罢了。

一个普通的教师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从不忌讳说出什么,说出我的局限,说出我的妥协,说出我的无能为力。作为一个曾经的理想主义者,我堕落了,我循规蹈矩,我并不奢求改变什么,只求做好庞大应试教育机器的螺丝钉。不要出什么差错。

可是这个社会却并不是这样对待教师的,这个浮躁的社会戴着嘻哈镜看待教育和教师,对教师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希望教师个个都是破釜沉舟的领航者,带领教育走出应试的泥淖。乘风破浪,开辟出一片新天地。他们认为教师即身为师,就要处处为人师表,身先士卒,活的超凡脱俗,燃烧自己,照亮学生。

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毒瘤之一,就是把一部分人“非人化”,仿佛这个世界有一些人不要吃饭,睡觉,过正常人的生活。明星被神化了,公务员披上了权力的光环,只有教师戴上了道德的枷锁,显得寸步难行。

普罗大众应该对待教育从业者更加的宽容,不要一厢情愿的幻想教师个个都是圣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一个人一旦从事教师行业,其道德水准就会自动提高。大众应该允许教师有“准许为人”的权利。

准许教师为人,准许教师只是一个普通人,教师不比其他人更卑鄙,但也不会比其它人更高尚。教师也是一种谋生的职业。

准许教师为人,才会理解教师不是万能的,学生的成长不能只靠教师的教育,而是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共同努力的结果。

准许教师为人,才会体谅老师的辛酸苦辣,不会在老师要求加薪时说出“什么狗屁老师,就知道挣钱还好意思当老师,老师就应该奉献”冷嘲热讽的话来。

打破父母对教师的道德幻想,教师不需要被神化,教师只是一个普通的职业。

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对教育的一些现实的看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