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姜花绽放(9)

【情感】姜花绽放(9)_第1张图片

老太太也不锻炼了,掐着电话,看着林安翠,等着电话里的小伙子。可事儿就这么寸,就这个功夫,两个小混混打远处一步三晃地摇了过来。

老远,俩混混就看到醉酒的林安翠——身条儿真水!俩混混一对眼儿——今儿哥儿俩有福了!至于旁边的老太太,俩人压根儿就没放在眼里,一个土埋半截的老东西,有什么可怕的。

这么一想,俩人就围了过来。黄毛先开口:“吆,妹妹,喝醉了走不动了啊?要不要哥哥背你啊?”

另一个五颜六色毛的跟着上了手,去退老太太:“就是,就是,哥哥们有的是力气,抱着也行啊,总比你坐地上好,要坐,也是坐哥哥怀里啊!”

老太太被推了个趔趄,不乐意了:“你两个小兔崽子想干什么?再动我一个试试?我今儿要是躺下,你俩谁都跑不了,你俩信不?”

老太太腰一插,挡在林安翠身前,冲着俩混混丝毫不肯相让,再加上老太太的说词,让俩混混一时也吓着了,这年头,可不能随便碰老头老太太,自己光看美人了,怎么就忘了这茬儿了呢?可眼瞅着到手的鸭子总不能飞了吧?俩混混犹豫了。

这时候,林安翠突然笑出声来,这声音传到俩混混耳朵里,跟嘲笑没什么区别,俩混混顿时觉得脸上挂不住了,黄毛把心一横,亮着拳头冲老太太挥了挥:

“个老不死的,你活腻味了吧?你信不信你敢躺下,老子就让你这辈子再也起不来?”随着黄毛的话,杂毛还配合地双手握响,颇有再不滚蛋老子就动手的味道。

老太太本就是想吓唬吓唬俩混混,如今见不好使了,可不想自己这把老骨头就这么扔大马路上,只能饱含歉意地看了看还坐在地上的林安翠,慢慢地往后退去。

见老太太退缩了,俩混混愈发得意了,杂毛上前就去抓林安翠的胳膊,黄毛则在一旁咽唾沫:这妞儿身材真不错,刚才远远地看不太真切,现在站眼前看着那对大胸脯,真想现在就一头埋进去,好好爽爽。

还没完全醉得失去意识的林安翠软绵绵地甩了甩胳膊,试图甩掉杂毛的钳制,可惜没能成功,反倒被杂毛一把拖了起来,搂在怀里,上下其手。

见杂毛摸得爽了,黄毛也赶忙走到另一边,俩人一边一个,架起林安翠就走,边走还边占便宜。

老太太眼睁睁看着林安翠被拖走,心中不忍,追了两步,嘴里:“哎……”了一声,刚想说话,就见黄毛回头,冲她扬了扬拳头,一脸凶残地瞪着她,就吓得一缩脖子,又退了回去。

杂毛和黄毛架着略微挣扎的林安翠迅速往一旁的小路上而去,原地只留下急得火上房的老太太。

老太太正想拿起电话报警,电话就响了起来,邵天鹏急切的声音响起:“喂?翠翠,我在“爵位”,你现在在哪?”

“哎呀,小伙子,你怎么才来啊,快点儿,你往东跑,那闺女刚被俩混混给架走了,你去救她……喂……喂……”

电话里没声了,老太太一个劲儿地冲着电话喊。突然身边蹿出一个人来,抓着她的胳膊,吓得老太太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

“你说翠翠被抓走了?抓哪里了?什么时候走的?”邵天鹏凶神恶煞地揪着老太太问。

“啊?啊?啊!”老太太嘴里发着单音,还没缓过神来。

“你快说啊,翠翠人呢?”见老太太还在发楞,邵天鹏恨不得扒开她的脑子,看看翠翠到底去哪里了。

“嗷,快,快,往那边去了,就几分钟,来得及……”老太太这才恍然大悟,知道邵天鹏就是电话里的小伙子,急忙将林安翠被架走的方向指给他看。

邵天鹏扔下老太太就冲了出去,远远地还听见老太太喊:“他们有俩人,小伙子你小心啊!”

老太太喊完又慌忙抓起电话,播了110:“喂?110啊,我要报案啊,对,有个闺女被俩混混架走了啊……”

邵天鹏压根儿就没注意听老太太喊得什么,撒丫子就追了过去。还好,俩混混架着不安分的林安翠也快不到哪里去,没两分钟,就被邵天鹏给追上了。

“放开翠翠!”邵天鹏气喘吁吁地喊,可惜没什么气势——没办法啊,谁让他之前游了那么长时间的泳呢,现在又跑来追人,根本就缓不过来。

黄毛和杂毛先是一惊,然后上下打量了邵天鹏一眼,见他就一个人,还累得半死的样子,根本就当他是个屁,杂毛张嘴就道:“小子,没你事儿啊,别找不自在,没事儿充什么大瓣儿蒜,小心哥儿几个给你放血!”

邵天鹏才缓了两口气,就看见林安翠衣冠不整得模样,再又听俩混混这么一说,今天被林安翠拒绝的火气,蹭就全起来了,他二话不说,举拳头冲着杂毛就挥了过去。

邵天鹏的突然袭击把俩混混吓一跳,黄毛拖着林安翠往一边闪,杂毛则俩手架在头上以求减少伤害,邵天鹏这仓促的一拳,打在杂毛的胳膊上,打得他倒退三大步,一个劲儿地甩胳膊。

见杂毛吃亏了,黄毛将林安翠一扔,挥拳冲着邵天鹏就过来了,杂毛也从另一边赶了上来,仨人混战在一起。

双拳难敌四手,邵天鹏虽说常锻炼,身体素质不错,可怎么说也打不过两个成天打架斗殴的混混,眼瞅着被打的鼻青脸肿,就要支持不住了,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老太太领着几个110的警察赶过来了。

一见警察,俩混混哪还顾得上邵天鹏和林安翠,撒丫子就跑,没两步就被警察从后头撵上,直接拷了起来。

邵天鹏顾不得一身的伤痛,急忙过去搀林安翠,此刻的林安翠,因着先是醉酒,后又被黄毛一摔,整个人陷入半昏迷状态,邵天鹏无奈,只得咬牙拦腰抱起她,先跟着警察去派出所做笔录。

从派出所出来,邵天鹏再三跟老太太道了谢,老太太乐呵地拍了拍他:“小伙子,不谢不谢,再可别跟女朋友闹别扭了啊,这多险啊,哎,年轻就是气盛啊!”邵天鹏也不解释,跟老太太道了别,抱着睡成死猪的林安翠打车回了自己家。

一回到家,邵天鹏没好气地将林安翠扔到床上,阴沉着脸,看着睡得乱七八糟的林安翠。任何一个男人面对一个醉酒又吐得七荤八素的女人,都不会有好脸色,尤其是还因为这个女人跟人大打一架……

邵天鹏在生气,生林安翠的,也生自己的,也在后怕,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今天他下定决定不接电话,或者老太太没有叫警察,他们两个人将会是什么下场。

越想越气,尤其面前这个女人还浑然不知,呼呼大睡,更让邵天鹏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他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事情——去洗手间接了一桶冷水,劈头盖脸冲着林安翠的睡颜就浇了下去……

【情感】姜花绽放(9)_第2张图片

(未完待续)

长篇情感连载:姜花绽放(目录,持续更新中……)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营    第164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