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搬砖笔记

01

午饭过后,我放下碗筷,匆忙躲在工棚后面,拿起纸笔,打算写东西,思考如何下笔的时候,看见李三从对面走来,黄胶鞋踩着地上的水泥残渣。他身体摇摆着,不是因为路不平,而是因为他是个瘸子,摁搅拌机开关的工作虽然轻松,但是要站12个小时,对一个瘸子来说,也不是轻松的事。走到我的跟前,他憨笑着递给我一瓶水——冰红茶,却一点不冰,他总是隔三差五地给我一些东西。

我不喜欢他,树皮一样的脸和佝偻的身子都让我不舒服。更让我不舒服的是他的手,黑而且脏,老茧遍布,弯曲且黄的长指甲里渍着黑泥。手心尤为恐怖,手掌心和手指头遍布着裂开着黑黑的口子,口子大的地方用胶布缠着,他用大黑手拿馒头吃的时候我总要躲的远远的。我木讷地接受了水,他脸上闪过一丝娇羞,转身离去,一股酸臭味在我身边打着旋儿。不知为什么,他很照顾我。我不去看他摇晃的身体,把水顺势放在脚边。

低头的时候,发现我拿笔的手上也都是裂痕,只是没有他的深,一条条黑线从手指尖向手心蔓延,像血管一样。我搓了一下,搓不掉。

早上5点起床,副作用在午饭后产生出来,睡意像毒蛇一样缠绕着我,眼睛发酸。每天都累的半死,昨晚竟然会失眠,真是见鬼的事情,我拍拍脸,强忍着困意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到本子上去。

早饭的一幕出现在我的眼前,苍蝇,我也和他们一样不再对苍蝇感到恶心了。即使现在想起也没有感到不适。以前,菜里面如果有一个虫子,我宁愿饿着也不愿再吃。可是,早上锅里飘着几只苍蝇的时候,我竟然若无其事的把苍蝇撇走,装了一满碗不加思索地喝了下去,竟然还品到了米粒的甘甜,夹着稍有变味的咸菜肉片吃了3个馒头。想着,手心里满是汗,把笔杆都染黑了,左手捏着的本子上也有了黑色的指印。我中午吃饭没有洗手吗,一时竟然想不起来。看着脏手、脏笔和脏本子,有些不知所措

很久没有失眠过了,不是张老六的媳妇,应该也不会。那个肥胖的女人挺着硕大的胸脯昨天从我身边走过时,眼睛里面竟然满是不屑。她的眼神伤害了我,当时就有把她摁倒,揉捏她乳房,在她屁股上狠踹一脚的冲动。她的眼神让我怨恨,我竟然被一个这样的女人嫌弃,几个月前勾搭我的时候不是这样。

太恨这个女人了,不想她竟然进到了我的梦里。在梦里我亲了她,脱了她的衣服,把头埋在了她的胸脯里,竟然在她身上挥汗如雨。我从来没有感觉那么畅快,梦中的我像一匹野马驰骋在草原上。趟过河,越过山,看见太阳就在我的眼前,只是杨过太刺眼,当我低头躲避刺眼阳光时,赫然看见张老六媳妇的脸,吓得魂不附体,惊醒过来。

醒来,心里空落落的,心和鼻子都很酸,我竟然和这猪一样的女人苟且。此时,工棚里,放屁声、磨牙声、打呼声,声声不绝;鼻腔里体臭味、脚臭味、屁味,味味不息。在黑漆漆的夜里,眼睛睁着,心里一个奇怪的念头出现:如果真有一个女人在我身边,肥一些,丑一些会有什么影响吗?

我竟然回味梦里的事情了。

“呦,又在写东西呢,好久没有看你拿出来了”,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给,这是你上个月的工资,一共是3756,你数一下,别写了,上工了”。说完他走了,看着手里的钱,很开心,可是本子上一个字都还没有。

上工的时间到了,快速地写下几个字:工地搬砖,别无他事。

02

给我钱的是亮子哥,四十出头,村子里第一个走出来的人。下学后,跟着他出门成了我最好的出路,李三、我和其他七八个人跟着他干,工资也跟他领。

我跟在他的身后,把钱装在兜里,感觉鼓鼓的,心里有一丝开心的感觉,把汗手在衣服上擦一把,衣服竟然比手还脏,粘了土的手变的更黑了。

“你他妈是不是也多少天没洗澡了?”亮子哥回头斜了我一眼。

“我……没……前几天刚洗的。”没成想他会问这个的问题,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这样也对,干活就该有个干活样。不过洗澡还是要洗的,你他妈的都臭了。”亮子哥竟然带着一种欣慰的笑。

我有些不好意思,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笑,我挠挠头,像考了第一被老师表扬一样。

在阳光和灰土里跟钢筋水泥打交道,停不下来。今天工友们都干的很起劲,每个人的兜里都鼓鼓的。不到六点,该干的活都干完了,一大群人有说有笑,慢腾腾地往工棚走。

“大嫂,晚饭有没有多搞点肉啊,兄弟们晚上可都还要再出力的呢。”

“给你们弄了黑驴吊汤,补死你们这帮狗日地”,做饭的大嫂说的恶狠狠,“挣两个糟钱就要作,让那些婊子把你们那玩意都给你夹断,不要脸。那钱留着给老婆孩子能买多少东西,非要仍给那些贱货肚皮上去……”

大嫂是个胖女人,丈夫五年前从楼上掉下来,摔死了,帮丈夫收尸后,就在工地上给大家做饭,做的饭跟猪食差不多,但也没谁挑剔什么。

“大嫂,你别骂了,口水都掉锅里了。一会我们弄条绳子,把他捆了,送你房子里。”另一个人插话。

“呸,吃老娘的口水是你的福气。我才不稀罕他呢,老娘有的是男人陪。二狗,你晚上来陪老娘睡觉。”大嫂停止了骂,笑的肆无忌惮,“二狗过来,我先给你盛饭”。

我拿了盆,走到大嫂跟前,一大勺肉栽到我的盆里。她脖子上有汗,一溜一溜地往下滴,肥硕的胸脯就在汗的尽头,我心痒痒的,胯下也有反应。她又对我抛了个媚眼,我笑笑走了。

没人在意我的反应,每个打饭的男人肯定也都看到了汗的尽头。

03

一帮糙老爷们突然开始讲究卫生了,水槽边,一帮人并排着。天气热,水也不冷,自来水直接喷在大伙身上,白肥皂沫衬着黝黑的皮肤,显的一个个都是雄壮的汉子,他们有力量,很多人是只身扛起整个家庭。我在他们中间显得稚嫩。

“二狗,你这毛毛也是长齐了的,不知道枪法怎么样?”

“咦,二狗这狗日的不是白年轻的,上次把人家小莲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人家现在提起他就害怕。”

“小莲是不是最喜欢你啊,还没到门口就跑马了”,我笑着开玩笑。

“这贼小子书没白念啊,嘴就是毒。”

“有什么没白念的,还不是跟我一样在这光腚洗澡,工资还没有我多。”

一根水柱射向挤兑我的人,拿水管的是李三,“射的好,这才是好抢手,三哥再射他”,我笑着起哄。

“你个死瘸子,我弄死你。”一个光腚的人撵一个瘸子,工地里笑成一片。

大家打闹完也就算了,不到八点,工棚里闷热的很,只剩下几个年龄大一些的人,抽着烟,用声卡机播着听了几十遍的戏。其他人三五成群往有很多女人的地方去了,这是大家每个月都会有的固定活动,发完工资,花上200块钱找个女人,这整月的辛苦就值了。

这次,我没有跟他们一起去。

人都走差不多了,我装作散步的样子瞎溜达,气温蛮高,我唱着歌,在寂静的工地里显的突兀。张老六老婆,汗的尽头和今天特殊的日子,让我心神不定。

我溜达到了大嫂的宿舍,里面有水声,我的歌声让里面安静了一下,我敲了门。大嫂什么也没穿,把我拉进去。

从大嫂的宿舍出来,精神反而有些亢奋,今晚应该不会再失眠了。工友们陆陆续续回来了,看着他们惋惜失落的样子,我庆幸自己省下了200块钱。

04

放工其实是最难捱的,工地里没有什么可以消磨时间的,带来的书早已经不知被谁撕去擦屁股了,即使没被谁拿去,也没了兴趣读。工地的位置在郊区,门口的马路上没有人,倚着墙,坐在地上,衣服很脏,也不需要顾忌。夕晒很热,有阴凉还有风,比工棚里面舒服多了。门口摆摊卖生活用品的大叔招呼着走过的邋遢懒散的人,天慢慢地黑。

李三也负责看门,他喜欢跟我聊天。

“二狗,最近咋不看你写东西了呢?”

“不知道写啥,早不写了。”

“我看你字写的好看的,到过年,你给我写副春联好不好,给我写好一点。”

“恩。”

“听亮子说,你打小聪明的,咋没好好上学呢?”

“成绩不好,学不进去,也没钱。”

“我要是有儿子,一定让他好好上学,出苦力最没出息了,我看你像有出息的样子,跟我们这样过日子可惜了。”

“你儿子呢?”

“嘿嘿……我老婆都没有,哪有儿子。”

“这本书你看不,我前几天捡到的。”

李三从屁股底下甩了一本书给我,书名是《野草在歌唱》,我拿起来扫了一眼。

“你,你——”,李三欲言又止。

“啥?”

“亮子他们打牌,你别沾为好,他们百分之百赢的。你上个月的工资是不是输完了?”

看看天快擦黑了,李三的话我装听不见。我以为可以赢一些钱的,现在的兜里瘪了。我还是不喜欢李三,厌恶地看着他,从门后揣着一包东西走了,那个收废品的在向我招手。亮子哥把大家上个月的工资都赢的差不多了,他比我们都厉害。

我数着钱,屁股突然被拍了一下,张老六的老婆色眯眯地看着我,“小兔崽子,你是不是没干好事啊?”。

“姐,我没干啥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好看。”看着血盆大口,我笑的灿烂。

“呦,这么嘴甜啊,姐姐我哪里好看了?”

“脸好看,头发也好看,你这口红涂的好,你这身材也好。”我把钱装兜里,夸她的好,还用手戳了她的胸,她也不闪躲。

“小贱货,你是被大嫂调教好了啊。”她左手搂过我的肩,右手使劲地拍着我的脸,把我拉到边上的小树林里。

我本不想这样,只能怪张老六也赢了我的钱。

……

有亮子、李三、张老六,还有大嫂和老六媳妇,日子过的越来越快。

05

当脑子不转的时候,日子过的飞快,忘记了时间的时候,时间也会把我们忘记。一年又一年,亮子、李三和张老六没有什么变化,我也和他们一模一样了,我的变化是,大嫂和老六媳妇也看不上我了。

跟着他们跑了很多个城市,见过很多李三、老六、大嫂和老六媳妇,像我这样的人也比比皆是。我曾经也想过有一个美丽的媳妇和可爱的儿女,过着体面的生活,却发现很多东西都跟我的想象不一样。

如果我生在一个富足的家庭,会不会成为一个不一样的人,应该不会跟猪一样的女人睡觉,不会去受婊子的嘲笑,不会忘记洗澡,不会去偷,不会适用苍蝇,手掌上也不会有再也洗不掉的黑线;我也许会去读很多书,去写《边城》一样的文章,去做成一件事,毫无杂念地去爱一个人,让自己变的更好,然后再培养出更好的孩子。

我曾经想,用自己的双手去打造一座房子,一座城堡,一个美丽的世界,让家人、亲人和所有与我有关的人都过的舒服、开心,并且能感受到幸福。只是,现实里,双手能创造的只是维持住生活,让自己活着。

生活是逆水行舟,奋力拼搏是不随波逐流的基本条件,大多数的我们都在生活里面越来越堕落。物质以我们最不愿意承认的方式成为了限制我们追求体面和美好的关键因素。

富人适应于马太效应,而穷人最怕墨菲定律。贫穷,真的使我们越来越堕落。


我的搬砖笔记_第1张图片
贫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