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国杂记(六): 你是我陌生世界里的温暖慰藉

异国杂记(六): 你是我陌生世界里的温暖慰藉_第1张图片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看着一起来的伙伴们,和他们即将生活在一起的房东们离开学校,渐渐地从只剩下三个人,到两个人,最后只剩我一个。没有双核手机的我,进入美国境内后,已经和所有的不在眼前的人失去了联系,心理有一种失魂落魄地不安,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地陌生而没有安全感。

  我不知道简是何时离开的。只是,我确定她确实已经被她的房东接走了。

  简是我的室友,当初就是在她的强力号召下,我也去兴致勃勃地报名参加了这次即将历时四个月的交换生项目。我们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同住一个寝室,同在一个班级,甚至我们来自一个家乡。简和我一起参加了学校的选拔赛,笔试、面试,和我一起坐着最后一班公交车飞驰在黑夜的下沙,从新校区返回老校区,带着对伸手可即又似乎遥不可及的未来的期待和欣喜----那时,我们俩都得知彼此获得了交换生的机会----感受着命运的眷顾和缘分的奇妙。

  我独自在河滨学校陌生的走廊里踱步,期待赶紧能够步入新生活的正规,和熟悉的伙伴再次相遇。

  我的墨西哥妈妈姗姗来迟,我带着疲惫的身躯和略微有些悲凉的心情和她一起去了她为我腾出的我未来四个月的家。

  当我和我的墨西哥爸妈共进了第一顿晚餐,当我的疲惫在美食和稍作休息后有略微的调整后,心情也在一点点变得舒适起来。准备着慢慢地去接受这个新的家,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Alice,有一个惊喜即将要发生了!" 吃过晚饭,我正要独自上楼去我的房间感受异国的荒凉,墨西哥妈妈在我的身后用特别激动的语气喊住了我。

  我瞬间感觉毛孔扩张得厉害,夜空中清凉的空气分子争先恐后地往我的胳膊肘、脖颈和面部的缝隙里钻去,脑子中的瞌睡虫顷刻间少去了一大半。

  “真的吗?是什么惊喜!?”我怎么感觉墨西哥妈妈是故意逗我,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而且是第一天,会有什么让我感到惊喜呢?

  墨西哥妈妈显然也是谙熟卖关子技巧的,她就那么喜滋滋地看着我,我越是好奇,她越是开心,但就是怎么问也不告诉我。

  好吧,我不去猜测了,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叮咚……叮咚叮咚……”门铃轻快而又焦急地叫了起来,墨西哥妈妈挺着过于丰满的胸,踱着小步子急切地去开了门。

  迎面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美貌和我的墨西哥妈妈有着相同肤色的女子,大大的波浪头发,显得本就俊俏的脸庞更加柔和,一双蓝色的眼睛在棕色的浓厚的眼影中显得有些魅惑。她身边跟着一个帅气的异国小伙,我没有留意细看。

  这时候我的墨西哥妈妈已经迫不及待地向我介绍他们,“这是我的大女儿,这是她老公……帕特丽夏,这个就是我们家的小朋友,叫ALICE。”我热情得和她们点头微笑。

  "哦,ALICE, 你看我把你的小姐妹带来了!”她这时才把身子往边上一靠,引导我去发现她身后藏着的秘密。帕特丽夏的这一侧身,我看到了那个熟悉的亲切面庞-----那是有着和我一样的肤色的姑娘----简,她像是瞬间出现在那里,扑闪着她灵气的大眼睛展开双手,和我来了像是久别重逢的拥抱。

  “简!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时真的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浑身暖意融融,只差”两眼泪汪汪“了。

  在这凄凉的晚上看到简就像是看到我的家人一样的不可思议。

  “Alice ,他们就是我的房东啊。”简拉过我的手,准备和我细细道来,我回忆起没来之前,简和我说过,她的房东是两个比她年纪大了没几岁的年轻夫妻,没有孩子,而那时候我告诉她的是我即将住在一对和我父母年龄相仿的夫妻家里,只是学校给的说明里也没有写上他们家有小孩。

  ”我一开始也不知道,“ 我们两个开始用我们中文交流,似乎这是一种安全的交流方式,她兴奋的说道,”我在路上和我的房东聊起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和你其实就住在一户人家。你是住在我房东的爸爸妈妈家,我是住在你房东的大女儿家。“

  我听着简的解释,觉得自己的大脑好似已经进入了梦境,就像《盗梦空间》一样的深层次的梦境。难道这里真的是一个做梦的国度?这么神奇的事情竟然发生在我和简的身上?这上帝要在我身上设计上如此巧妙的一个巧合,我实在是觉得难以置信。

  这一晚,我心里的温暖不知要怎么才能形容。有点像和父母走散的孩子,再次找到父母时的声嘶力竭,又有点像诗歌里”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妙不可言。在那个凄凉的夜晚,看到最熟悉的面庞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觉得,我不再担忧未知的恐惧,虽然我还是没有手机,我没能够立马和朋友们取得联系,但是,至少,我知道,未来的四个月,其实并不孤单。简,她在我身边,而且那么近。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