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聊想家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聊什么?

最近快到冬至了,我第一个想到的词是冷。

查了才知道,冬至这一天是北半球一年中被阳光照射时间最短的一天,北极基本上整天都是黑夜,我想这从科学上解释了为什么我老是觉得冷。但好像这还不能够说服我,于是我跟朋友们聊到"家"这个话题。

每年到这个时候,对我来说就是意味着抢票回家的日子近了。从前要面对黄牛的疯狂抢票,今年更是要直面那似是而非的验证码,选出画面中哪个男人最帅,我才能回家,运气不好我还回不了家。

这无疑让我更加怀念家乡。

我家在江苏南部一个二线城市,比起湖南来要温暖些,吴侬软语听起来也更亲切些。当然我觉得食物也更好吃些。

最让我想念的就是那一笼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吃的时候得用两只手指轻轻捻起一只来,生怕弄破了薄薄的皮儿。先咬上一小口,把鲜浓的肉汁吸干净了,随即沾上陈醋,趁着热乎劲儿塞进嘴巴大肆咀嚼起来,顾不得烫得嘴嘶嘶叫,鲜香甜美的味道立刻在味蕾上传递开来……

除了口味,刚来长沙特别不习惯的一点就是这里找零钱都用纸币。记得家里专门有小盒用来装硬币,每次我要去楼下小卖部买方便面收集卡片,就从里面偷偷摸几个出来。但到了长沙才发现这里几乎没人用硬币,觉得特别纳闷。

为此,曾经在人人网上还有很多网友讨论这个问题,最后靠谱的结果是南方的造币厂多于北方,硬币的运输又有很大成本,所以才有这样的南北差异。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