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那段青葱过往

冥想时,人就自动进入了回忆的漩涡。没有任何的阻挡,就匆匆回到那个你最想去的地方。尽管回忆伤神,但是依旧热衷,因为我们都是那个念旧的人。

前人的经验之谈告诉我们,人这辈子最愉快的时候是上学的那十几年,因为除了为了考试而苦恼我们没有其他需要我们费神伤神的事情。但年轻的我们,上学时总觉得面对考试就是天大的事情,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而后来我们发现原来曾经我们的日子是如此的无忧无虑,每一张善良的面孔总能给人一种安心的力量。

最近偶尔想到了高中的生活,那时我们的班级总是最欢乐的,无论课上还是课下。那时的我,生活简单,没有太远大的目标,因为父母也不会对我有很多的压力,他们总觉得一切顺其自然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未来是自己的未来。高中的生活没有电影里的那种青涩美好的爱情,也没有小说里那种唯美的校园气氛。有的仅仅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该有的生活。大家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自习,一起在体育课上嬉戏,可能你都不会想到我们其实最期待的是每周的体育课,因为在体育课上全班会有一半的同学在一起玩一个体育项目——丢沙包,即便是马上高考,我们依旧玩的不亦乐乎。可能一节体育课总能把一周的负能量统统的释放出来。每每那时,我们总像那些没有长大的小孩子,没有压力,没有烦恼,只剩下欢声笑语回荡在操场上。可能没有那个毕业班能够做到游戏进行到高潮时欢呼声引来了校长的驻足的观看,甚至有些跃跃欲试。没错,我们做到了。

当然生活不可能就这样,有时我们也会为了高考焦虑烦躁,也会为了成绩的不理想而烦恼,却又仅仅而已。因为我们懂得自己在班级里,我们所经历过的,每个人都会经历,结伴而行总会好过一个人的单打独斗。也许是因为我们自己,也许也是为了某个人,总觉得在最艰难的时候大家一起咬咬牙,就过去了。就这样我们熬过了大大小小的各种考试,熬过了那一千个日日夜夜。高考完,我们就像是一群没心没肺的人,匆匆忙忙的为了证明自己不再受身边那些枷锁的禁锢,总想把曾经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或者中途没有做完的事情进行一个了结。迫不及待的向全世界宣布我终于不用再受束缚了,奋斗了十二载终于挣脱了牢笼,大声的向世界说“this is my world!”,但是我们却忘了郑重其事地对那三年陪你一起走过的“战友们”说声“谢谢”。

转眼间已经离开这种生活已经两年多了,曾经以为三年很长,一千多个日夜,足够我们相看两厌。但事实是我们对于曾经一起走过的路非常非常的怀念,甚至后悔在毕业后没能好好的道别,总觉得以后会有大把的时间去见到每一个人,后来才明白原来一个人能够出现在你的世界里,他也能轻松的走出你的世界,每个人都是这样,总有人会在你不知不觉中离开你,即使在现在如此发达的网络世界,他们还默默的躺在你的好友通讯录里,但你依旧不会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不会真正感受他们所处的环境,因为他们身边总会有一个或者多个人陪着他经历这一切,即使你给他点赞又或者感同身受的评论某件事,最后依旧是你一个人在独自唱完这场戏。有时你试着想去联络曾经的那些人,却发现在如此快速发展的年代,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心力憔悴,对于你弹跳出来的对话框只是象征性礼貌的回答“恩”“好”“可以”,然后就看着头像迅速的变成灰色,而你却沉浸在刚刚的思想漩涡里。直至后来的有些人甚至变成了杳无音信。

就这样我们的生活舞台变成一批演员杀青后更换了剧本然后重新选角色,新戏开拍。就这样我们目送一批又一批的人离开我们的世界里,而又总是不断有新鲜血液重新注入到我们世界。我们试着去接受现在的状态,却发现到头来我们更爱的是以前的那些日子,因为那时的阳光不像现在这般刺眼,打在每个人的脸上总会显得分外的柔和;因为那时的天空不似现在的灰蒙,抬头就会仰望到蓝色的苍穹;因为那时的课堂不像现在这般沉闷,时常都会发出愉悦的笑声;最重要的是因为那时故事的主角是我们这群人。

有时翻看曾经的相册,恍惚间回到了那时,你就像一个坐在监控器前的导演,远远地看着那熟悉的画面,脑海里闪现出熟悉的人物对白,觉得一切都是那般真切自然,且不自觉的勾起嘴角。以至于多年以后午夜梦回时,总想去触及那时的自己。有8时翻到大家共同拥有的记忆时,总会发到班级群里,然后就看见一些人对于此事的回忆,尽管只是三言两语,却也足以将画面在眼前浮现。看着不同城市的人发来不同的感慨,忽然间明白,原来有些人,有些事放在心中默默的收藏就好,而有些则需要拿出来,让大家一起共享,不是为了感时伤怀,而是想要得到大家的认同。

回忆的漩涡急速的旋转,一片片破碎记忆折射出一段段故事,可能故事平淡如水,可能只是你不曾在意的细枝末节,但桩桩件件却慢慢拼凑出我们曾经生活的片段,绝不是过眼云烟,昙花一现。

思之;想之;忆之——念,那段青葱过往。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