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另一个我

又是繁忙的一天,徐立拖着疲乏的身子行在路上。电瓶车应该是出了问题,一路上总在吱吱的响着,好像随时都要坏掉。然而幸好,在徐立进了小区后,电瓶车才不能运行。徐立有些无奈,又有些庆幸,慢悠悠地推着车向自家的车库走去,很窄小的的一个区域,勉强能放两辆电瓶车,其中一辆是妻子的,还没回来。

今天工作其实很不顺利,主人家太过挑剔,明明割好的门窗老抱怨做工不精,重新返工时不小心割伤了大拇指,现在血倒是不留了,就是疼得厉害。有时候就是这样,受着时没感觉怎样,缓过来时才觉疼的刻骨,可是都已经过去了,再抱怨就显得矫情。打开门顺手从格段上取过纱布胶带重新缠好,自己打量了一下,嗯,愈发熟练了。

徐立以前认为自己是个完美主义者,那时候年轻,做什么都愿意做到最好。到了叛逆期学会了抽烟喝酒整天逃学,但长大后意识到该学会养活自己了,就戒烟戒酒,跟人学了手艺。学手艺可比上学苦多了,但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认认真真的学,踏踏实实的干。年少时也曾有过梦想,只不过转瞬即逝,能抓住的,都是生活的琐碎。摸索着换了拖鞋,打开客厅的灯,照例是一片狼藉,妻子懒得收拾,自己现在也不想动,就半躺在沙发上,享受身体的渐渐放松。

徐立一直不想称自己为穷人,然而事实摆在那里,那些掩盖在生活下的黑暗滋生蔓延,爬满了整个生命。妻子在超市上班,拿着可怜的薪水,每晚都将近十点回来,口里喊着累却不愿辞掉工作,毕竟女儿还在上大学。不知道其他为人父母的有没有这种感觉,儿女再有出息,也不能成为自己生命里的光,那些常年的黑暗早已干涸了希望。所以他从不给女儿施加太大的压力,也不敢替女儿做决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即使亲如父女,也不过是血缘相连。女儿于他,是一种甜蜜的负担,他知道,最后自己于女儿也会成为甜蜜的负担。今年他才四十岁,虽然不再年轻但绝不老,可是将来的日子却能一眼望到底,这常让他有种无力感,他是一个庞大机器的小齿轮,必须不停地转动,才能沿着既定的轨迹前行,这使他欣慰,毕竟比社会上的许多人要幸运,又使他无奈,重复的生活很难有激情。

休息了一会,感到舒服了不少,起身去厨房开火做饭,然后端着饭碗进里屋,打开电脑。照例是上QQ,进入游戏大厅,开始斗地主,这游戏并不太好玩,却能营造很热闹的氛围,整个人愈加放松。

他并不太懂电脑,除了浏览网页和玩QQ游戏就不会干别的了,然而今天,他发现QQ界面上方有个小信封,右上角还有个红点,他把鼠标移上去,看到有十封未读邮件,应该是垃圾邮件吧,徐立心里想着,这个QQ号根本就没加几个人,不会有人给自己发邮件的。还是点了进去,大概人都是这样吧,无聊的时候看什么不是看啊。

果然,全是什么游戏啊商品的广告,他懒得打开正准备关闭网页时,忽然发现多了一封邮件,题目很简单,只有三个字“徐立收”。来不及考虑为什么寄件人会知道他的名字,他打开了邮件。

徐立:

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虽然感觉有些奇怪,因为你要知道,我也是徐立,不是姓名相同,而是我就是你,另一个你。或者换句话说,你就是生命的另一个我,一个我无比熟悉,却永远不可能认识的人。

从这点上说,你比我幸运,如果你能看到这封信的话,那你就能了解生命中另一个你的点滴,正如我一直渴求了解的那样。然而你又远比我不幸,因为我无比地相信你的存在,而你却充满怀疑。

我是一个作家,请原谅我自诩为作家的固执和骄傲,这封信并不完全真实,你只需相信你愿意相信的那部分即可,要知道,在我看来,一些无伤大雅的杜撰不过是艺术加工,毕竟我不是写纪实文学的那一类作家。

我们可能生活在同一个时空也可能相差亿万光年,我无法向你解释,因为我本身就不太清楚,世上没有完美的造物,我可能就正好是那万亿分之一的失误,从有记忆起我就能感觉到你的存在。我只是试图让你相信,哪怕暂时相信,我就是另一个你。

可以这么说,现在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源于你慷慨的馈赠,虽然我们同根同源,但却注定背道而驰,很诧异是不是?我也是过了好长时间才开始理解这一切,请让我慢慢向你讲述,由你而我的这四十年来不算漫长的大半生。”

电脑屏前的徐立揉了揉眼睛,心里开始疑惑,这究竟是谁开的玩笑?可潜意识里,他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急切的想知道生命中里另一个自己的人生轨迹。徐立的心开始砰砰跳,好像回到了年轻的时候,相信生活有无限种可能,而每一种都有足够吸引他的魔力。他迫不及待的读了下去。

“小时候就不用我讲了,你可以回忆一下自己的童年,我们之间相差不多,小孩子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物种,而更神奇的地方在于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变成自己完全不能想象甚至曾经厌恶的模样,由内而外,代沟如同天堑,等闲不可逾越。那是最美好的日子,可惜大半都已忘记。不过没什么,那时我就已经能感觉你的存在,但我们实在太相近了,以至于根本分辨不出。

真正的分歧是在初中,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时你刚刚辍学。我很深刻的感受到你无法言喻的懊恼与后悔,虽然你自己都不曾真正意识到。这也是我们之间最大的区别,我总能提前感知生活赋予的喜怒哀乐,无论是你的还是我的,而你永远慢一拍,就是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一拍,让我们拥有了看似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只是看起来罢了,因为究其本质而言,我们都一样。

那几天我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感觉到生命被撕扯成两部分,你渐行渐远,逐步远离了我的生命,我无法跟随,因为我早已预感到生活赋予你的巨大绝望,也是在那时起,我开始不停地写作。

我很勤奋,但我所能做的只是记录,虽然写作几十年,却从没有真正写过自己的东西。我记录的是你的人生,我无比清楚地知道,由我笔下流出的文字是你对生活的挣扎。

这就是你赋予我的生命,尽管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你的每一次选择都影响了我,我根本无法判断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因为你生活的太认真,几乎不曾去怀疑和思考,所以我便代替你和你的心谈判,甚至于我比你自己更了解你。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是你的心告诉我的,那里面蕴含着多种复杂感情,我一一体会,抽丝剥茧,安插在最合适的人物身上,你的心如此强大以至于我必须每天奋笔疾书才能慰藉它,文字就是有这样的力量,可惜你一生都不曾使用过。

传说每个人一生下来应该有两颗心,一颗用来横冲直撞地了解世界,一颗用来安稳踏实地守护灵魂,所以无论人们走了多远都不会丢掉自己的灵魂,就算受了很重的伤撞得头破血流也不会失去生活的希望。这两颗心相互慰藉,把一天都过得七彩斑斓。

我想,上帝创造我肯定是少了一颗心,而我丢失的那颗心在你那里,我们是同一个人,拥有着完整的两颗心。我的人生其实很单调,表面上除了读书、旅行就是写作,那些我真正得到的东西却没法诉说,但我相信你能体会到,因为它也曾在你的生命里留下痕迹。

我觉得自己的一生真的很幸运,虽然我没有得到世俗的安慰,却得到了心的慰藉,命运到底对我不薄。

我的思路已经完全乱了,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试图写出自己的人生,感觉倒还不错。

我已经越来越不能感觉到你的存在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的人生差距越来越大,其实,这也是我一直努力去做的。虽然我的一切都是由你所赐,但是我应该去尝试新的东西,我还很年轻,至少我的心很年轻,我丢失的那颗心永远也回不来了,可我自己重新长出了一颗心。尽管如此,我仍是生命中的另一个你,只不过我将像其他人一样,不能再感知你的存在了。

请多和自己的心聊聊,今后多保重。

另一个徐立

徐立本以为会看到另一个自己传奇的一生,没想到却是这样的一段内容,谈不上失望与希望,他静静靠在椅子上试图去感知所谓的心,毫无感觉。这时,门口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妻子回来了,他猛然意识到,这才是他的人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