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冒之旅

在我的记忆里,我好像没感冒过,在我的记忆里,感冒不过就是打喷嚏、流鼻涕、小孩子会伴随发烧这些看似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小症状,鉴于我对感冒的认知,所以,我特别不能理解老公动不动就说自己感冒,浑身难受,发烧了,吵着闹着要去打针的做法。我每次都跟儿子取笑他,一个普通感冒而已,有那么难受吗?是不是看上医院哪个小护士,借机去看她?

这回,我终于也感冒了。起根是那天晚上,临睡前,感觉嗓子干干的,不间断的伴随几声轻咳,我以为是老公抽烟所致,就没在意。

第二天一起床,就感觉嗓子更干了,咳嗽直牵扯到到肺部,嗓子也哑了。根据经验,我判断是咽炎,想着是靠嘴皮子吃饭的自己,让嗓子哑了,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晚上下班,抱着不让嗓子哑的心态,跟朋友信步来到附近的社区医院,医生看了看嗓子,说嗓子里起了好大一个泡,问我还有没其他症状,回答除了嗓子疼,就是肺疼。医生建议打针,我说吃点药吧,问题又不严重,医生抬头,一副惊讶的样子,搞不懂是惊讶于我的无知,还是惊讶于我的淡定。等了半小时,终于拿到医生给我配的三天中药。回家吃药,无话。

第三天一早醒来,感觉嗓子干疼的症状似乎减轻了,可突然觉得腰酸疼酸疼的,呼吸也不顺畅了,一说话就只大喘气,这症状不减反增了。硬撑着上了半天班,到十点多的时候,开始了鼻炎的症状,一开始只是鼻塞,再过半小时,就是一个连着一个喷嚏地打,头也开始疼起来,十一点开会时,我已经感觉自己彻底没力气了,一个人有气无力地靠在会议室的墙上,像一只被人抛弃的孤雁,心里酸酸的……旁边的同事发现了我的异常,投来关切的目光,他们邀请我坐在他们中间。我拒绝了同事们的好意,原因是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传染给他们,我只是模糊地意识到,我应该是被传染的……心里只期待着会议早点结束。

中午,孩子宣布停课,我也终于挺不住了……向往日的朋友,如今的领导告了假,领导很关心地专程打来电话,让我去医院看看,务必要打针,心里也有一丝丝小感动。记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怕在你最无助的时候,有人一句不经意的问候,足以击垮你反复构筑的坚强外壳……

下午,继续吃药,睡了好久好久,醒来后,发现从腰部到脚尖都是疼的,嗓子和肺都赛着疼似的,呼吸也跟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的,只能浅浅地呼吸,有些像高反的症状,若想畅快地呼吸一口,必将带来一场惊天动地地咳嗽,然后就是嗓子和肺部撕裂地疼,好半天才能喘过气来……

晚饭没吃,大约八点多,头和身体的疼痛越来越重。听说浑身疼是发烧的症状,摸了摸自己的体温,不像发烧的感觉,但还是忍不住拿体温计测了下体温,第一次37.5,低烧,第二次38度,看来还真是发烧引起的,难怪每次老公感冒都喜欢拿体温计测试自己有没有发烧,大概是跟我一样的想法吧。

老公在外面吃饭,他在电话里交代该吃什么药,我按照他说的,乖乖吃药,然后又趴在床上睡了一阵,迷糊中,老公回来了,带我去医院。

检查,抽血,化验,一个小时过去了,还好,病毒感染不严重,开了一些药,回到家已经十一点了。有点小小的失望,原以为直接挂个点滴,半小时之后一切疼痛都会消失,这样看来我还得慢慢忍受这些疼痛。在打针这个问题上,现在的医院控制还是比社区要严格的多,要是搁在以前,点滴早挂上了,不过也好,不是说每打一次针就相当于做了一个小手术吗?

回家,老公很贴心地给我端水拿药,照顾我躺下后,又开始收拾厨房。今天醒来,除了头有些昏沉沉外,嗓子和肺部的疼痛减轻了许多,腿上的疼痛也消失了。老公也特意请了假回来给我们做午饭,这两天,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余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的,把这半年缺的觉也都补回来了。

虽然此时感冒症状还没完全消失,但是比起昨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接近一个正常人了。这次的感冒,让我意识到原来老公平时的感冒时的难受是真的,想想老公经常感冒,而自己不仅不关心他,还取笑他,打击他,他得多寒心啊!!

感谢这次感冒的历程,它教会我成长!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