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中年危机

      最近在知乎看到一篇文章:35岁之后没有当领导,晚年注定凄惨?题目虽然很有煽动性,内容和跟帖都很丰富,大家都纷纷跟帖。看完感觉,比我优秀又比我努力的人好多,比我惨的人也不少。我今年37岁,赶上单位事业单位改革,清闲了多年,现在要融入一个更大的系统平台了,放弃专业改做事务性工作。转变很大,虽然对早在多年前就叫嚣尘上的事业单位改革已经有准备,甚至有点麻木,现在真的来了,还是觉得突然。我也想拥抱变化,可变化真的来了,我仍不确定我是否真的做好来准备。体验跟感受错位了。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没有被推向市场,今后主要服务政府,暂时没有了失业的风险,但也彻底失去了市场上的议价能力。更可能的是,我们可能被降维使用,工作量增加以弥补专业优势的不足。至于,今后会怎样,很难说。

      我问自己,对今后的路合理期待在哪里,我希望是,投入一万小时,熟悉这个领域。虽然我还有力气加班,但家里但娃儿还没办法脱手。我要足够高效留出时间陪她。还有就是锻炼身体,脑子犯糊涂都是身体状况变差了,保持清醒状态才能get到关键信息。

     再说说我先生,工作多年去年才当上企业中层,现在汽车行业整体不景气的境况下,他一个新手着实吃力,管理经验不足。家族企业内部很难做到严格按照绩效考核员工,不同工种激励机制不合理,企业对部门对考核重产值轻质量,问题很多,中层可发挥的空间有限。而先生又是个耿直又谨慎的人,遇到不合理的人和事,往往不够活络,处理缺乏技巧,逼急了话都说不出。每天下班看到他,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我都替他着急。可是,工作压力谁没有呢,中年人的世界是,像网上说的,没谁的是容易的。但总是愁绪满怀,又能怎样呢?对我先生来说,解压的方式也很简单,就是睡觉和偶尔找朋友喝酒。谁要妨碍他睡觉或者找朋友喝酒,他就不高兴了,万分委屈。虽然他一直很节制,但也还是有喝醉的时候,喝到完全断片儿。

在我的圈子里,也确实很少遇到能轻松应对压力的人。不过一次旅行途中,在新加坡遇到一个60岁的大巴司机,他让我看到了一丝不同的活法。他是幼年生活在加拿大的马来人,青年通过人才计划回到新加坡,结婚又离婚。行业跨了好几个,年轻时搞科研,后来有自己的餐馆和刺青店,却依旧像个快乐的单身汉,每天天不亮就去接游客。还能跟漂亮女孩热聊。享受生活,谈恋爱,休息时弹吉他,开心时随时随地能手舞足蹈,以至于朋友都难为情到假装不认识他。如果人都能像他那样,随时释放自己,更看不出压力。也许他已经财务了,也许没有,但能开心,full of love and power, 很不易。

 生而为人,除了现实的生存压力,不去理会生活的快乐,生活的 很单一,一个模式,就很难从生活中汲取能量。要释放同时吸取,也许才是生活工作 可持续向前滚动的正确打开方式。现在很多职业,做着做着就做不下去了,比如程序员,比如送外卖,比如做设计。当然你可以说,除了体制内,没有啥工作可以一直做下去。外在的原因有裁员,减薪,年龄优势不再,行业更新迭代等。内在原因也很多,怕被人鄙视,长期高压精神趋于崩溃。我觉得说到底,都是工作压缩了生活的空间,工作的压力侵蚀了生活,生活只剩下吃喝拉撒睡和老人孩子学业教育。生活失去了原有的样子。咱们现在的教育就是把孩子当机器,以为各种培训学习就能造就全能,只是忽略了孩子可能是花田,咱们得按自然规律办事,孩子也有内在的程序设置,家长只需要用加单的代码启动并不断迭代。成人也一样,工作遵循严格的程序,心灵却不受拘束。在有条件不干扰别人的情况下,调整自己的节奏,滋养心灵。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