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 草稿 - 草稿

天山门一家平常酒馆里,人来人往,热闹喧哗

在其中的一个角落中,坐着两男一女

“小狸歌,半个月了,你的伤都好了吧”我支着下巴看着那个在餐桌上风卷狼藉的百狐狸歌

百狐狸歌抬头耸了耸她的狐耳,点点头道“嗯,早就好啦,谢谢虹哥哥担心”

我叹了口气,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以后不许这么逞强了知道吗”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群人围成一团,我用下巴点了点那人群,好奇的说道“咱们过去看看吧”百狐狸歌“嗯”的一声点了点头,我们二人走近发现是一群人好奇的围着一个年轻人说着什么

那年轻人衣着破烂,似打斗而致,但是从材料上面可以看出原本价值不菲,仔细感受还能察觉道一丝细小的灵力残留,看来原本也是件上号的灵器,不知为何为撕扯成这样

在看那男子,一身伤口,胳膊还用绷带简陋的缠了好几圈,上面还能闻到一丝血腥味

“叶豪,你说你在那个火山口遇上神兽火麒麟?跟它打了一架你还身受重伤?得了吧,就你那三脚猫功夫人家吐口气就灭了你了”旁边一个少年戏谑道

而那个被唤作叶豪的破衣男子则是一脸坚定,肯定的说“我说得绝对没错!那火麒麟应该是身负重伤并且到了临产期,而且临产期已近,不然绝对不会找那种极火之地修养”

“什么?临产期?”周围的人愣在了原地,临产期的神兽灵力都会大降,而最重要的是神兽宝宝啊,如果得一个就算不卖个天价带街上也拉风啊,一瞬间所有人的眼中都跳出了两个“钱”字

众人拉住了那个叶豪的衣袖,连连问道“那个地方在哪里?带我们去啊”叶豪闭上眼装出了大佬的模样,呵斥道“那还不给本大爷上好酒好菜来”众人忍着肉痛给叶豪点了一大堆菜,期望能够用神兽宝宝来弥补钱包的空虚

我看着那一群人,扭头对风幸神问道“那个人说得是真的吗?我怎么看着像江湖骗子来这里骗吃骗喝的”

百狐狸歌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我在他的身上嗅到一丝极火之地特有的气味,还有一种很陌生的威压,应该是与神兽火麒麟打斗留下的”

我笑着摸了摸百狐狸歌的狐耳“还是小狸歌懂得多”

就在我们谈论的时候,众人寻神兽夺宝宝小分队就已经集结完毕了,约下了明天上午十点前往那个所谓的极火之地

风幸神在一旁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说不定能分一杯羹”百狐狸歌也鼓动我说道“对啊虹哥哥,咱们去吧,我还没见过神兽长什么样子呢”

我叹了口气,无奈道“好吧好吧,咱们去咱们去,依你们依你们”

第二天上午十分,由二十来号人组成的寻宝小分队就出发了,每个人都是精神焕发,犹如奇珍异宝已经到了自己手上一样

“听说什么神兽啊仙兽啊都喜欢藏一大堆好东西,说不定这就是发了”一个青年喜气洋洋的叨叨着,引来周围一阵哄笑

我们一行三人走在最后面,就是想跟在他们后面看看他们到底要搞什么名堂,结果发现这群不靠谱的家伙估计真遇上什么神兽估计连一巴掌都撑不过去

走到了天山门外,那个领头叫叶豪的男子给每个人发了二颗溯源石,加起来也约有百颗白棋的价格,看来那男子此行也是下了血本

“嘎嘣”一声,随着一阵白光闪过,感受到一阵热浪扑面而来,我发觉自己到了一个洞穴内

那洞穴虽然不是太小,但是二十来号人挤在了一起,确实感觉有点拥挤

“没错了,这就是我定下溯源石的地方,往前再走几十里,就能到那个火麒麟藏身休养之所了”叶豪兴高采烈的说道,随后向前走去

过了约两个小时,除了感到更加闷热外,却没有任何发现,连叶豪也不解的嘟囔道“不对啊,应该就是在这附近没错啊,为什么会找不到”

“果然啊,这家伙就是吹吹牛逼,大家散了吧散了吧”一阵哄闹声过后,不少人都打起了退堂鼓

“慢着”一个白衣女子站了出来“白潇依?”众人一阵惊愕“那个奇门遁甲世家白家长女?!”

“这里可能布下了某种禁制,应该是那神兽火麒麟为避免人类再一次骚扰而布下的,我试试也许解开”白潇依东走走西看看,随后掏出了纸笔划拉着什么,过了五六分钟后,她“吧嗒”一声将笔摔在地上“算出来了”

随后她走到一块巨石面前,一脸自信的一脚踹了过去,巨石颤抖着表面浮起了一层涟漪,随后面前整堵墙都消失了下去

“禁制解开了,叶豪你接着带路吧”白潇依弯腰拾起纸笔,走回了队伍中

“好厉害……”百狐狸歌不禁感叹道“这么快就可以确定禁制的位置以及结界的脆弱点,不愧是奇门遁甲第一世家白家的长女”

队伍又在叶豪的带领下前进了,途中又遇到了几个禁制,均在白潇依的纸笔下一一破解,队伍的士气也壮大了不少

突然,叶豪看见了一旁墙壁上的异样,跑了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惊喜对大部队喊道“我找到我逃离时与那神兽火麒麟打斗的痕迹了,马上就能到了”

众人瞬间两眼放光起来,看来那神兽宝宝简直是唾手可得

我却不以为然,一批临时东拼西凑的所谓寻宝小分队,在神兽面前还不是一巴掌拍死?我把百狐狸歌和风幸神拉倒身边,轻轻对他们嘱咐道“如果一会有什么异样,立马捏碎溯源石,听明白了吗”

风幸神在一旁皱起了眉头“有这么严重吗,咱们毕竟二十多号人,自保能力总应该有吧”

“毕竟那是神兽,逼急了跟咱们同归于尽也不是不可能,反正一切都要保证安全”我无奈的提醒道,看二人都点了点头才作罢

突然,一股滔天热浪袭来,众人几乎都瞬间被汗水打湿了身体,随后有瞬间蒸发

“何人敢打扰吾的静修”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