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王》

图片发自App

        《鱼王》是[俄]阿斯塔菲耶夫1976年发表的长篇小说,被称为体现作家创作个性最为充分的一部作品。全书深入细致地描绘了充满神秘诱惑的西伯利亚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图片发自App

这部由十二篇中、短篇故事组成的长篇小说,高度发挥了阿斯塔菲耶夫创作固有的那种自白往事性质、抒情散文风格和道德人性准则。用“自白”道出普遍感受,借“乡土”描出人间图画,这是阿斯塔菲耶夫小说艺术的一个重要的特色。

在绝望的时候看到希望

《鲍耶》里通过“我”的父亲的遭遇和泰梅尔半岛上柯利亚等三个猎人的经历,写尽了荒凉西伯利亚严酷环境里人性的需要会以怎样可怕的形式爆发。 

时间像爬一样,猎人们已经无话可谈……风越刮越猛,恣肆狂虐。冻土带上积雪随风翻飞,天地一色,相与回旋,飞向那无垠无底的空间,猎人的小木屋被紧紧地裹在雪中,只有烟囱吐着烟,它也在飞,似乎在风神的怒号、呼啸中和森林之妖的狂笑中旋转着。

在极度寂寥中的人,可能丧失了任何奋斗的欲望,出现迷惑、幻觉、病害  ,而生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积雪可能一夜间淹没小木屋,陷阱被雪掩盖跟平地一样了,找不到猎物的踪迹,飞机没有来……同伴病倒了,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只有坚强的意志引领我们找到出路。

一滴水珠折射太阳的光芒

《一滴水珠》是“我”在原始森林去钓鱼遇见的,一滴椭圆形的露珠,饱满凝重,垂挂在纤长瘦削的柳叶的尖梢上,清莹莹,沉甸甸。这些使作者联想到孩子,有一天,他们单独留下来,就在这绚丽多彩而又严峻可怕的世界上,他们是否能自己给自己温暖与庇护?

叶尼塞河的水潺潺流淌,欢乐的岁月转瞬即逝,而原始森林依然那么雄伟、庄重、安详。这又让我想起了《寂静的春天》里描写的森林,大自然总是尽力展示她的美,不求回报,北嗓鸦在拧紫色雪松球果,母鹿在教幼鹿撕草叶,有白色斑点的雪鹀一只只歇在树上……原始森林在宁静中呼吸,在苏醒,在成长,一滴一滴的水珠簌地滴落,让大地充满具有生命活力的水分,任四季轮回,美好的原始森林仍将屹立如磐石,经受住岁月的洗礼。

在生死关头的巨大能量

长篇《鱼王》上演了一场人和大鱼的搏斗,看得人心惊胆寒,在濒临死亡的时刻,他才意识到践踏人性和自然都不可避免地要受到惩罚。   

他想耍个花招骗过这条鱼,突如其来地用足狠劲引体向上,想翻过这近在咫尺的、不高的船舷!鱼被惊动了,激怒地把嘴一咂,弓起身子,尾巴一扫,渔夫立刻感到腿上一阵刺灼的疼痛……

无数次打斗的场景摄人心魄。不禁联想起《老人与海》,只是这里是一个年轻的正直、善良的爱整洁的捕鱼能手。在冰冷的河中,伊格纳齐依奇已经筋疲力尽,远方的天空好像被月亮和无数星星从内里镀上了锡,天空像冰一般的冷辉穿过层层乌云……秋天的河水发出冷滟滟的光……义形于色,情见乎词。在生命的尽头能乐观面对,以苦为乐,感人肺腑!拿破仑说:“世间一切书中,我偏爱以血写成。”此书让人有这样的感觉。

多种艺术形式显示独特风格让书有趣

有时是直接的旁白,有时重象征隐喻,寄托深意,形式不同,同样抒发道德义愤。此书表达了对人和大自然的爱和保护地球上的生命问题的主题,作者说过:“人在这个世界上的使命就是为善,而文学家的真正的和最高的使命就是理解这个善;肯定它,使人不要自相残杀,不要杀害人间一切生命。”

大自然会安排,让天下万物各得其所!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热爱大自然,尊重万物的自然规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