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瑟思眠华(2)翦眠

   

槿瑟思眠华(2)翦眠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高考前一晚,翦眠本以为自己的心会因为苏宁槿而躁动不安,没想到却是格外的平静,大概是心中有了信念吧。躺在床上,脑海中浮现的不是题海,而是与他初遇的画面,在一遍遍慢镜头回放。明明是只见了一面的陌生人,怎么会……大概这就是爱情吧,感觉对了,挡都挡不住。

  走出考场的那一刻,翦眠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愉快,抬头看着灿烂的阳光,却没想到,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回到家,苏妈坐在沙发上,见她回来,忙放下手里的茶杯,问她:“眠眠,发挥得怎么样?”翦眠笑笑:“挺好的,算是超常发挥了。”“那就好!报b大的临床医学应该可以的吧……”苏妈妈兴奋地为女儿规划,翦眠听着,心却沉了沉。

  她一直都知道,妈妈始终对父亲的去世耿耿于怀。翦眠的父亲生前便是一名颇有名气的摄影师,却在一次采景的时候,命丧于雪崩,当时翦眠十岁。自父亲去世,苏妈妈便对女儿严加看管,决不允许她去危险的地方,就连春游和同学爬山,苏妈妈也是申请一起去的。

  翦眠从小到大对妈妈也是百依百顺,但这次……“妈妈,我想学摄影!”坚定的语气,被打断的苏妈妈一怔,随即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妈妈,我说,我想学摄影!”不容置疑的语气,神采奕奕的眼睛。

  “你疯了吗?你不知道你爸爸……”苏妈妈诧异女儿的反应。

  “不!我知道,但爸爸的死只是一场意外,我不会忘记您的教诲的,况且,我也想完成爸爸的遗愿。”翦眠轻声说。

  苏妈妈看着眼前的女儿,年轻靓丽的面容,坚定的眼神。苏洵啊,这就是我们的女儿啊,跟你当年可真像呢。叹了口气,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十岁:“你长大了,有自己的追求了,妈妈也不欲阻拦你,去吧,去吧。”

  ——————分割线————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翦眠大学快要毕业了。

  “翦眠,你可不知道呀,那郑老头今天又在夸你家苏宁槿呢!说他又得了什么什么奖!”白桐刚进寝室,灌了一大口饮料便开始给翦眠汇报新情况。

  大学四年,白桐是翦眠最好的朋友,也知道翦眠是为了苏宁槿才学的摄影,感动得稀里哗啦。顿时就忘记了堂哥白锦——白桐是知道自家堂哥喜欢翦眠的,所以在得知她和翦眠是一个学校一个专业的时候就拜托她照应一下。

  

  上完课后,翦眠白桐来到“一锅香”和白锦一起吃饭,白锦已经点好菜了,全是翦眠爱吃的。白锦涮好羊肉夹给翦眠,问:“你真的要去法国?”翦眠点了点头。

  “是去找他吗?”

 “是”苏宁槿在大学毕业后便去了法国深造摄影。

  “我不明白,你们只见了一面,你怎么会喜欢上他?”白锦听到她肯定的回答,脸色变了变。

  “感觉对了,看到他的时候,世界都亮了,能沉醉在他的眼神里。”翦眠吃着涮羊肉,含糊不清地回答。

  桌下的手握了握,又蓦的松开,他似乎笑了笑:“好,一路小心。”

  

  ————候机大厅————

  苏翦眠翻了翻手里厚厚的日记本,纤细白净的手指抚过那一张张照片,或是严肃,或是轻笑。大学四年,每次有关他的信息,或是在杂志上,或是在报纸上,她都会认真地收集起来。看着那双秋湖似的双眼,她笑了笑。

  苏宁槿,我来了。

  苏宁槿,你还记得我吗?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