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处是君》

“我来的时候,大概正值春天吧,因为我看到了腰间的香囊。我不曾记得为何要来,但我可以细细知道,我当时竟荒废了春华,独往此地,定然是有诸多无奈。如今,我不再能体会到当时踏上桥的痛,但我隐隐明白,或许,和那个想不起来的名字有关。孟婆汤阿孟婆汤,让我毫无回忆痛楚地站在这,就像一个冷漠的过客,虽走过人间一遭,却无情忘记了所有。”

繁花成荫,蝶轻起落,追香十里。

春月如钩,灯火阑珊,喧喧笙箫。

无心寻香,挑灯入夜,裙衫微寒。

不曾回光,清断纷扰,无言无思。

                  ——《奈何处是君》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