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越危险,我越喜欢

你越危险,我越喜欢_第1张图片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高中时期,我就喜欢看那种毁三观的书,那时我对一本书是否是好书的判断,要么它的故事性有强烈的吸引力(那时疯狂读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要么它的观点与我的观点有不重合处,要是一本书中的观点,几乎都是与我知道的世俗观点相近的我就会觉得这是一本非常无趣的书,现在也是,我讨厌朋友圈里的鸡汤文,不是仅仅是它是鸡汤文,而且这些鸡汤文传达的观点都是非常无趣的,要么叫人好好的活着,要么叫人好好努力,我厌恶在它只是用一种为人师的口气和态度去说教,简单几句话就想告诉人们如何以正确的姿势活在着是最好的,我不反对讲些用的道理,可是我喜欢的是刻骨铭心,用深刻的故事去衬托出那些道理,虽然我不反感用故事去深刻的说出大家都懂的道理,可是我更喜欢讲出那些与世俗不同道理,让我内心深深震撼一次,我的心灵早已饥渴难耐了!

一个观点越是安全,便越是中庸,越是与世俗观点相近,便越是无趣。我清楚的记得我高中时,我在写语文作文时是多么痛苦,每篇作文其实都有固定的格式,都要应用几个例子几个名人几个格言来证明你的观点,可是那些观点其实不需要怎么证明,可是就要要求我们从一堆文字里抽取出观点,而且抽取出来的都是普世的观点,其实大家都明白这些道理,但是在这个体制里,你就要用这些无趣,让人抓狂的步骤去写一篇“好作文”,当然你觉得你够叼,你可以随便发挥,但是分分钟说你跑题(曾经我喜欢从独特的角度来写这篇文章,达到与千篇不同的效果,可是连角度都是有限制的),我有点明白有些人所说的作文非文章的观点了,我那时就讨厌这样了,讨厌写些普通的观点,我觉得我只是在单纯的浪费笔水和时间,我比的不是思想,而是叙事方式和风格,在这些方面我甘拜下风。高三时,在星期六,一定会叫同学出去买一份报纸,因为星期六的新快报有推荐书目的专栏,我就喜欢看着种,看见好像不错的书,便会把书目记在我的笔记本上,我有空时会将我的笔记本翻看一下,然后叫我爸付钱买书(我挺败家的),我不想错过那些有思想的好书,虽然我买了几本书后,并没有达到我的期望,渐渐的就不相信报纸上的专栏了。

我喜欢跟聪明人待在一块,我喜欢看他在我面前装逼,看别人装逼其实是一个好习惯,我们观察别人装逼,你只需要适当的配合,他们会装的无限爽,在他装的过程中,你可以发现他喜欢炫耀自己的什么?他喜欢吹嘘自己什么经历?他喜欢表达自己什么观点?这就是他们对他们自身所自豪的地方,他们自信所在,他们思想所在,当然你不可能仅仅看他装逼就可以完全了解一个人,这正是人的复杂性,但是我们可以奉承他们喜欢在别人装逼的部分,让它更加容易放松精神,也可打击他们那部分,让他们更加心疼!看聪明人装逼是一件好事,他会很愿意跟你分享,但是你会发现他的观点大多都是带有危险气息的,一个人文化水平越高,对于一件事的看法就会更加多元化,则形成的观点对于普通人来说都是危险的,因为普通人没有到达那种境界,评判一件事的角度太过有限,我特别喜欢这种危险的观点,很多时候它们会把我的三观给打的粉碎,我接受这样的重击,我享受这种三观崩裂的过程,我觉得自己在进化,我的三观会从新构建,会比之前的三观更加坚硬,聪明人往往都是危险的,除非是我爷爷那个备份的聪明人,已经看透很多了,已经隐藏起了这种气息,可是依旧会暴露,没有人愿意一种装成一个蠢人,他们往往会给你带来一个新的角度来看世界,看事情,而不只是道德和人云亦云。

我喜欢危险的观点,喜欢危险的人,喜欢他们给我带来的,我乐意打开心扉,去接受,去理解,去思考,去接触危险吧,去毁三观吧,在我眼中一种衡量你精神世界的方法之一,你的三观多久被毁一次,世界变的那么快,思想那么多,若太久没有新的思想将你之前的三观给摧毁,你的思想就要更新了,让新的东西去填充你的内心。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很爱装逼,欢迎大家观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