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最爱的那天》现代耽美

攻:安爵(警察双性恋渣攻)

受:顾梓骞(黑道专情胃癌受)

文案:

=一场最美的相遇=

迷途回转,只因他,却要倍受容忍。

以脾性相论,两人不配,却要一再相爱。

“若是早日知道你会成为卧底,我会放弃的干净、彻底...”

他嘴角带着笑意,一条红色丝带,却顺着嘴角逐渐蔓延,一滴、两滴,坠落在白色衬衣之上。

一瞬间,耀眼了整个世界...

=我还在等与你的相遇=

他,独自一人,面色中带着一种惨白感,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愈加衬托他的病态。

端坐在白色世界间的一个座位之上,直直盯着前方,旁的人,或温馨、或苦恼,都与他无关,都无法温暖他内心的冰川...

日落西山,世界正悄悄变得宁静,他的精神却越发不济,眼皮愈发沉重,背虚弱地抵在身后的椅背上,陷入了无尽深渊...

那个人,终究是忘了他...

过去的回不去,我会牢牢记住你,不论时光会载我去哪里...

01

入夜,喧闹与宁静被H市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悄悄隔开。

时隔多年,这条酒吧一条街的繁华依旧存在于岁月沧桑之间,其间,这条街中最为繁华的酒吧休息室内却静的出奇,龙兴会的众多元老以及各个地域酒吧一条街的龙头都在这里聚集着。

围坐在会议桌边的几个元老都在面面相觑。

只有一个青年男人,面色微微有些发白,棱角分明的面庞,拥有让无论任何男女都想接近的诱惑,却身着暗色系衣服,冷淡从容地坐在会议桌边。

元老互相看了看,眼中通通露出一丝无奈。

其中最有发言权的老一辈龙兴会的李叔,眯着一双眼睛,清楚明了的看着对面的青年男人,终于开了口,“阿骞,你也知道,自第一任坐馆接手龙兴会开始,龙兴会一直是靠毒品生意起家的,今天却因为你一个,要放弃酒吧一条街的毒品贩卖,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顾梓骞没有任何回应,而是先放下抵在腹部的手,之后缓缓站起来,双手撑在会议桌上,轻声启唇,淡淡的声线响起,“既然这样,那就不用谈了,我放弃。”

这一条街的酒吧一直由顾梓骞负责,向来药卖的奇快,让很多酒吧的龙头眼红至极。

顾梓骞已经不再说话,迈着微微有些不稳的步子,在众人的注视下向玄关走去。

“阿骞,等一下。”另一个元老站起身来,向顾梓骞走来。

顾梓骞停下脚步,鹰眸注视着缓缓向他走来的老男人。

“阿骞,你父亲可是和我们几个长老一起管理龙兴会,现在,你倒想着因为一个小警察离开龙兴会?你就不信我将那个小警察杀了?”男人瞪着他,一脸怒意,就连声线也带着怒意。

顾梓骞微微怔住,之后又恢复平静,“那,南叔想怎么样?”

“很简单,你只要经常在龙兴会的酒吧帮帮忙就好了,我就不会对那个小警察怎么样,我齐南还不稀罕和一个年轻人动手。”南叔只是冷哼了一声,答道。

顾梓骞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休息室,留下了一屋子对他不屑的元老和平辈兄弟。

“哼,他一个小子,还想我们让他放弃这行?老齐啊,还是你有办法。”顾梓骞前脚离开,一屋子的宁静便变成了欢声笑语。

顾梓骞此时正坐在吧台边上,面前只是一杯微热的牛奶,看着眼前的杯子微微出神。

半年前,安爵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就是在龙兴会的堂口会议上,警队为了扫荡黑帮的毒品生意,安爵也跟在这队后面,那时的安爵还是一个小小的队员,穿着一身便装,正一个个搜身。

搜到他的时候,安爵只是稍稍摸了几下,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小袋药品,静静塞在自己的兜里,之后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果真如此,安爵带他回了警局,把他一个人放在审讯室,然后就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直到他因为胃痛而脸色发白的时候,安爵从外面近来,坐在他对面,带着笑意的眼睛再一次看着他,放到他旁边一盒药和一杯热水,覆在他耳边轻轻吹热气,之后又走了出去,热气吹得他耳根子发软,微微有点发红,安爵的眼睛里笑意更深。

当然,这些,顾梓骞没有告诉任何人,顾梓骞也在那个时候被安爵带着笑意的眼神头一次入进心里。

不过半年,安爵和他的关系步步晋升,在警队的职位也在步步晋升,现在的安爵已经是毒品调查科副督察了,两人已经在暗地里住在一起很久了,就在警局附近。

也因为安爵的身份,顾梓骞不想和他为敌,这才出此下策,却被几个老狐狸重新摆了一道。

顾梓骞胃里的刺痛感仍在继续,有点愈演愈烈,他最近一直不知道什么原因总是在胃痛,让他有些不耐烦,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温热的牛奶,才让他的胃微微好受一点。

顾梓骞想着快到了安爵下班的时间,正准备去安爵家找他,站起来,刚迈出几步,就隐隐约约听见在角落里的一桌男客人们正在讨论安爵。

“我听说安爵上位纯属巧合遇见了处长的女儿,还跟人家一夜情了呢!在警队里天天训我!”说话的人正因为酒劲上头,有些醉了,这句话说下来,另外几个人也笑着附和。

似乎一桌子人都处于醉酒的状态。

说者无心,听者有心。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