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刚好遇见你》(1)

第一章 最不愿意见到的人

“陆杉荷!我劝你一分钟下楼!要不然姑奶奶我要发飙了!”柳巷冲着电话那端的陆杉荷吼着,“说什么你今天也得去白晓何的生日派对!听见没有!”

陆杉荷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饶过小的吧!我是真的不想去!我怂行了吧?你不觉得参加前男友的生日生日派对很奇怪吗?”

电话那头的柳巷沉默良久,叹了口气说:“我知道,可是那个家伙给你发了邀请函,你要是拒绝了他,鬼知道他怎么想呢,而且这也是证明你放下他了的大好机会啊!你要让这家伙看看,没有他白晓何,你也可以过得很好!”陆杉荷的心突然一抽一抽地疼。她是真的放不下白晓何,虽然是他提的分手,可是自己还是放不下。还真怂啊,连直面面对的勇气也没有!陆杉荷自嘲地想。

陆杉荷到现在依旧时常会想起白晓何提分手的那天。下着大雪,天气很冷,她拿着热乎乎的美式咖啡站在校门口等着白晓何出来。人是出来了,一个让她仿佛跌入冰窖的消息也来了。白晓何低着头,往常如星星般明亮地眸子映出的是一片灰色。“杉荷,我们分手吧。菁菁,菁菁她,她……”白晓何支支吾吾地,“她,她怀孕了……我得为她负责。”

陆杉荷当时直接狠狠地扇了白晓何一巴掌,然后把咖啡泼在了他的脸上。咖啡顺着下巴一路滑下来。白晓何的眼神中充满了内疚,可是一言不发。

陆杉荷当然知道白晓何口中的那个菁菁是谁。顾菁菁,英语系的系花,人长得漂亮,家境也很好,从小过着锦衣玉食公主般的生活,父母都是教授,从小出生在书香门第的顾菁菁教养也很好。也是啊,这样的女生谁不喜欢啊。陆杉荷想,如果自己是男生,也会迷上这样的女孩子的吧。

“杉荷?杉荷?你还在吗?”

柳巷的声音将陆杉荷从回忆拉了出来。“啊,在的在的。”陆杉荷赶忙回答。

“所以说,你到底去不起嘛?”柳巷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陆杉荷捏紧拳头。柳巷说的对,自己必须放下了,今天她就要让白晓何这个渣男知道她陆杉荷没有他也依旧可以活的好好的!

“喂?柳巷,要是有空,到我家帮我配衣服吧。”

“有骨气!这才是我柳巷的闺蜜!我现在就走起!”

坐在出租车上,陆杉荷紧紧地拉着柳巷的手,不知为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滑,渐渐的抽泣起来。柳巷心疼地抱住陆杉荷,轻声说:“杉荷,不哭了,再哭妆都要化了。”陆杉荷抽泣着,久久不抬头。

白晓何地生日派对是在KTV的一个包间进行的。陆杉荷推门进去,依旧是那几个熟悉的脸。嬉皮笑脸地林晟,文静淑女地夏小乐,女汉子一般的李潇姣,如明星般闪亮地顾菁菁。当然还有陆杉荷最不想见到的人,白晓何。

白晓何站起来,想要去招呼陆杉荷。顾菁菁用高跟鞋跟踢了踢白晓何的小腿,狠狠地瞪了白晓何一眼。白晓何只好悻悻地看着林晟上前。

“哎哟,我们陆大小姐肯赏脸来这儿,真是令这儿蓬荜生辉啊!”林晟笑嘻嘻地拉住陆杉荷的手说。陆杉荷不禁笑出声:“林晟,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成语也不会用。”林晟光顾着跟陆杉荷聊地开心,忘记了陆杉荷身后的柳巷。

“林晟!你什么意思啊!当我死的吗?”柳巷白了林晟一眼。林晟笑嘻嘻地脸上顿时充满了轻蔑,说:“哎呀哎呀,我还没看见你呢,下次可不可以麻烦你不要站在人家身后,活在别人阴影下可不好。”柳巷气的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林晟你有种再说一遍!看老娘打不死你!”林晟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嘟哝了一声:“好男不跟女斗。”

陆杉荷笑的很开心,这场景在还在上大学的时候经常看见。

但是当陆杉荷带着笑意的眸子流转到白晓何身上时,一下子冷了下去。白晓何感受到了陆杉荷冷冷地目光,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口。

顾菁菁自顾自的喝着果汁,仿佛这一切都与她无关,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冲着陆杉荷微微一笑。

白晓何苦笑着说:“陆杉荷,你来啦。”

“怎么?现在不欢迎了?”柳巷勾住陆杉荷的肩膀,昂起头,眼中带着不屑的光,“别忘了,是你邀请我们的!”

“我……”

“我说,你们别为难晓何了。”顾菁菁笑着开口了,“杉荷,柳巷,别站着了,坐。”柳巷冷冷的哼了一声,拉着陆杉荷坐在了林晟旁边。

客气里弥漫着尴尬。陆杉荷一直盯着桌面,而白晓何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陆杉荷。夏小乐微笑着开口了:“好久没有见到杉荷了,杉荷现在在做什么呢?”

陆杉荷笑着回答:“也就是证券公司的小员工而已。”

“在证券公司工作很厉害啊。”夏小乐笑着说,“我现在呢,是一名初中老师。”

陆杉荷回以礼貌的笑。林晟也参与了话题:“我现在是律师!厉害吧?”“切。”柳巷扭过头,“真倒霉,居然跟你同行。”顾菁菁递过自己的名片:“盛产CEO,也没什么,毕业以后接管了我爸的公司。”

大家聊的热火朝天,只有白晓何不说话。

“哦,对了,白晓何你呢?”柳巷故意问。白晓何看了一眼陆杉荷,说:“跟菁菁一起打理公司。”

“哦,明白了,吃软饭啊。”柳巷嘲讽地说。“柳巷……”陆杉荷拉了拉柳巷的衣角,示意她少说两句。

顾菁菁忍不住站了起来,语气中有着抑制不住地怒气:“柳巷!你什么意思!给你脸面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柳巷不紧不慢地说:“顾大小姐,你是要跟一个大学辩论赛冠军,现在是律师的我吵架吗?再说,我说的不对吗?”

“算你厉害!”顾菁菁气的浑身发抖,夺门而出。

白晓何也有些生气:“柳巷!你干嘛惹菁菁?”

“惹?我惹?摸着你的良心说,你无非就是看上了顾菁菁的家产,要不然你会巴巴地跟在人家后面跟条狗一样?”

陆杉荷紧紧地捏着衣角,指尖发白,脸色也是惨白的。

‘啪’的一声,白晓何扇了柳巷一巴掌。柳巷瞪大眼睛:“你敢打我?”白晓何放下手,有些慌。

陆杉荷反而笑着站了起来,反手给了白晓何一耳光:“白晓何,你没有资格打柳巷,这一耳光是你欠我的,从此我们互不相欠。”

说罢,陆杉荷也跑了出去。白晓何跌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林晟和夏小乐在一旁目瞪口呆。柳巷提起自己的包,也走了出去。白晓何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对不起陆杉荷的。

陆杉荷哭着从楼梯上跑下去,也没看路,结果不小心撞到了人。

“不,不好意思。”陆杉荷低着头道歉,想要离开。

“陆杉荷?”那人开口了,清冷好听的男声仿佛乐器。

陆杉荷抬起头,一个长相俊郎,西装革履地男人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

男人勾起嘴角,说:“怎么?喝多了?连你的主管也不认识了吗?真让人心寒呢。我是江余生啊。”

“江……总管,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看见你。”陆杉荷面对着江余生,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我,我现在要回去了。不好意思。”

江余生看着陆杉荷的背影,笑着摇摇头,往楼上走。柳巷刚好下来,看见了江余生。卧槽!好帅的男人。柳巷忍不住多看了两眼。江余生注意到了柳巷的眼神,对着她微微一笑。

柳巷啧了一声,不要太帅哦。(隔一天更新,敬请关注)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