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一个小暖男

          这个小暖男是我从乡下调进城教的第一届学生。从九九年至零二年毕业将近二十了,这是第一次遇见。我把它称为缘分。

          昨天下午两点左右我响应同事的召唤去挑鞋子。天不仅仅是春寒料峭 ,还肆虐着刺骨的寒风,一下子就能把人打个透心凉的那种。我裹上围巾,捂着口罩,戴上帽子,决定步行去鞋店看看。

        下楼出小区西门向北,在蛋糕房门口一眼瞥见原先的同事 ,她已经退休几年了。好久不见亲切的要命,我立刻拿下帽子,拉下口罩喊了一声:“冯老师!”哇,真的是好亲好亲的那种,她用她那一贯热情的口气叫我“小美女!”我们还拥抱来着。哈哈,我们都是五十左右的人了,心中为什么没有黄昏的感觉呢!

        就在我俩忘情的时候,旁边有一个男孩子一直望着我俩笑。是暖暖的那种,就像阳光下绽放的迎春花,你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春天来了。这笑容太熟悉了,“你是张文!”“老师,我是张文!”声音不大,特别轻特别柔,脸上挂着暖暖的笑。还跟小时候一样,就是体格壮硕了些。冯老师是他当年的班主任,我是他语文老师。激动的寒暄几句,问问近况,由于同事在鞋店催我,我们约定有时间再聊就匆匆告别了。

        挑鞋子真是个耐心活,在同事、店员的参考帮助下,中间又现场直播跟闺女互动,千挑万选看中了两双,我跟闺女每人一双,还有棉拖鞋,觉得质量特别不错,又顺手带了两双。下单之后,我提锣拐鼓走出店门,冷风嗖嗖,我艰难行走,心想光寄一双鞋子给闺女太不合算了,我又跟她互动一下,捆蹄捆肘都被否定后后,她提出不如寄几块“俺家辣饼”来,既体现了家乡特色,又符合刚过完年思路,这时候谁的肚子里缺油啊!我说:“好吧,那得明天了,辣饼铺子原来在老段家巷,现在那里早就旧貌换新颜,成了繁华的商业街,我去那里转过好多次就没看到过那家做辣饼的,明天我早点去找找看。”路过银行又进去了一趟,人太多了,等我出来的时候,天真的晚了,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提着大包小包按原路赶紧往家走。

        如同在梦里 ,就像我刚刚根本就离开一样,在小区西门的蛋糕房门口,我跟冯老师、张文又遇上了。我们脱口而出,笑颜如花:“这么巧,真是缘分哈!”这回得好好叙叙旧了。张文现在已经是两个女儿的爸爸了,自己在开发区打理生意,事业发展的很好。他声音很轻很柔,跟小时候一样,脸上挂着暖暖的笑。我说:“张文,你是小暖男啊!”他笑的更暖了,冯老师也说:“他就是小暖男,带孩子,洗衣服,做饭,特别疼老婆。”真是暖到家了。

        我们随意拉着闲呱,不知咋的就说到“俺家辣饼”上了,他说:“我知道哪里有!”然后细细说了路线,我是路痴,我说:“我明天去找找看吧。”冯老师提议:“不如张文你带着老师去找找看!”张文两手一拍,满脸是笑:“对呀,走,开车找找去!”

        是个新沂人没有不喜欢辣的味道的。我们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辣饼铺子,也没几个顾客在等,真是不起眼呀!可是当我们张口要辣饼的时候,老板说:“六点二十拿饼好不好?”一看时间,现在才五点半呢。还有足足五十分钟的时间要等。我说:“算了吧。天这么冷!我明天来等吧!”张文还是一脸笑意:“老师你们都上车上去,我来等!”心中是满满的感动!我们哪舍得离开这位小暖男呢?

        我们就围着炉子边看师傅忙忙碌碌的做着辣饼,边说着话,一会说到不起眼的辣饼还要早早约定,一会聊到做事业要稳稳的,一会谈起当年的同学现在的生活状况,还有说到他两个可爱的女儿高兴的眉飞色舞的样子,真想不到还是孩子的他已经不是孩子了……

          年轻的时候我常常会因为教师的清贫辛苦抱怨这个职业,而今,随着我的学生们一个个长大成才,越来越倍感荣耀。他们无论飞的多远多高,一旦着陆遇见你,你还是他们当年尊敬的老师,他们还是你心中可爱的孩子!随着年龄一天天见长见老,我更愿意称我的学生为“孩子”!我会对他们说:“好孩子,真不错,老师相信你,欣赏你,喜欢你!”我是不是也变暖了呢!

        又遇见了当年的“小暖男”,真好!

遇见一个小暖男_第1张图片
这个就是新沂人喜欢的“俺家辣饼”,我吃辣的不行,只能在心里钦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