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铁盒

毫无防备毫无预兆,无法自控的开始发狂,乱摔东西。感觉大脑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但是意识似乎还没有完全消失。

我手里的是什么?我钟爱的吉他。可是行为已经不受控制了,吉他被摔了下去,碎了,木屑飞散。地上已经凌乱一片了,废纸,书,杯子的碎片。

现在又是什么?一只铁盒子,铁盒里面存着什么?已经不记得了,也想不起来了。

已经摔了那么多东西了,为什么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脑子里一片混乱,头开始疼了,要炸开一样的疼。

盒子快要脱手的前一瞬间,要回了肢体控制权。可盒子还是脱手而出,碎片碎了一地。

意识逐渐清醒。窗外各种奇怪的光芒到处乱闪,各种慌乱声、惊叫声、破坏声不绝于耳。

家里除了我再无其他人。这是怎么回事,不应该是这种情况的啊?四下找遍无果。回到房间看到地上的碎片,忽然想起来,我还有个深爱的姑娘。可是此时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门外有异响,透过猫眼……这是什么鬼?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方形的脑袋,蜗牛的触角,软弱无骨的肢体,四条上肢,两条腿,这特么是什么鬼?走起路来还怎么跟智障似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外星人侵略地球吗?这特么不是电影里的情节吗?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冷静冷静!这一定是个梦!

“啪~”疼!这不是梦?!

“啪啪~”还是疼!

“啪啪啪~”怎么办怎么办?管不了那么多了,出去看看。

“shit,狗日的智障外星人!”一脚踹翻一个之后,心里似乎没那么害怕了。

整准备下楼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些智障似乎是从楼顶下楼的。难道楼顶有他们的飞碟?整死一个算一个。回身抄起一根木棍就往楼上跑。

一路向上,似乎没有意识清醒的人了。

可是楼上有智障。

楼顶有刺耳的响声,震得脑子嗡嗡响。似乎就是这刺耳的响声扰乱人类心神的,得上去看看。

Hollyshit!!这特么就是传说中的“飞碟”?

我勒个去,这群方形脑袋的家伙,整出来的飞碟也特么是方的,我特么整个人都要方了,这违反自然规律啊!违反空气动力学啊!!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要劫持这群方货的飞碟,我要去救我深爱的姑娘。

飞碟似乎在启动,难道这货要走。

干死飞碟下最后一个方形智障,在它关门之前蹿了进去。

这些方形智障看到我的眼神似乎有些震惊,可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找到主舱,发现原来只有一个智障在操控。上前就是一棒,干死这傻帽。

一把抓住这家伙往边上一扔!这飞碟归我了,难道拯救人类的使命也要交给我了吗?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找到丫头再说。

抓起操纵杆,拿出手机导航,朝着丫头那个方向一路飞行……

等等,,为什么我会开飞碟?为什么手机导航还可以用?为什么这铁盒子飞这么快?近1000公里的路程怎么会就一两分钟就到了?

头开始疼,涨疼涨疼,越来越多的杂音侵入大脑。意识似乎在渐渐模糊,又似乎是在渐渐清醒。手开始抓不住操纵杆,飞碟开始失控。瞟了一眼手机导航,马上就要达到目的地了,可是这方盒子马上也要坠地了……

一阵剧烈的震晃,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大的爆炸……

人类终究没有被拯救,而我,终究也没能见到丫头。

而大脑,终于慢慢清醒。一身冷汗!顺手抓过手机,凌晨3点半。没有“晚安”。天还没亮,“早安”也不知该发往何处。

跑去上个厕所,家人都在房间熟睡。

外星人没有入侵,人类也没有灭亡。

我脑袋也还是圆的,肢体也没有失去控制。

铁盒子还在,而丫头却早已离开了好几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