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4 仰望星空

上午接到表哥电话,幺叔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心里是有点难接受的。幺叔前些天换了肝癌,后来做了手术,好像是换了个肾。手术后恢复的还不错,每次放长假都会见着他几面,尽管精神头确实大不如从前,但还算精神。以为会慢慢康复,没想到走的这么快。他的哥哥,也就是我的电平叔叔也是因为癌症走的,也就早个三五年的时间。世事无常,感叹。

不禁回想起了与幺叔之间的两件小事。每一件小事是很早的时候了,早到自己已经记不清具体时间了。大概是在秋收的时候,父母都很忙,因此把买菜的任务交给了我。幺叔是一个屠夫,经营着一个肉铺,我想着买点肉,肯定首先想着在幺叔那里买,可是买的时候发现他给我的肉几乎全是肥肉,因此心里老不高兴,当场就翻了脸。好像是说了一句你怎么能够骗自己的外甥这样的话,从此以后和他就也不怎么亲了。而且这股气一直攒在心里,当然,也流露于行,后面再见到他给他打招呼内心里都带着几丝不情愿。

直到有一天知道他得了癌症的时候,心里才有点后悔,认为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怨念,更可笑的是把孩时的气一直积攒于心。后来再见到幺叔的时候脸上开始有了笑容,看着他面色有点蜡黄,本来个子不高,现在还有了一点点驼背,以前说话时声势如钟,如今则有气无力,更让人觉得有点悲凉的是每句话里都透着夹杂着希望的凉气,时常教导我们这些晚辈要注意锻炼身体,似乎只有得过大病的人才能够真正明白吧。人呐,总是后知后觉。

跑步的时候看到满天的繁星,想起人们常说每一个逝去的人都会化作天上的一颗时辰,他们在顶上看着世间活着的人,微弱之光,幺叔现在也是上面的一颗星了,只是不知道他是哪一颗,天堂里没有病痛,希望幺叔心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