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课前的序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不喜欢多么构思精巧的上课,倒喜欢上了朴实的课堂》,追求绞尽脑汁非同一般的设计,不再是我的追求。

      《散步》是一篇小散文,内容不长,事件不大,但是可讲的东西太多,一下子倒不知道如何去安排取舍了。王主任在听汪老师课的时候,说了一句中肯的话,上散文要会写散文。我在心里嘀咕,我倒是经常写散文的,可我也不知道怎么上了。

        对这节课,我打算从两个方面上,一是基础知识不丢,夯实,不求新,以前的我总喜欢用听写等方式浮光掠影,这次,我就老老实实地注音,多音字,解释,让学生去读,体现学生的主体性,反正不是赛课;第二,我想还是用一个问题来贯穿始终,这个问题,我就用了课后研讨练习一:文章的题目为什么是散步?能不能拟成其他题目?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前一个分问题可以完成对文章内容的概括,讨论的过程中,可以完成整体感知内容,人物性格分析,景物描写赏析,优美语句品味,朗读指导等问题。后一个分问题,可以考察学生从线索,从内容,从情感主题方面来提炼标题的能力。

        由于最近身体不好,兼有点小任务,所以,并没有花大心思去构思课堂,总感觉我们这种花哨的教学形式,有点背离教学的初衷。日本的目标教学,我很喜欢,他们不讲究老师有如何精深得设计,就是这节课,设定好目标,同伴合作解决,展示,不需要老师如何如何炫自己。他们要求学生小声说,只要班级内的同学能听到就好,可我,总是要要求学生大声回答问题,不过,如果不大声,离远的同学真听不到呀?难道是他们人数少?这具体的情形究竟是怎样的,总要亲眼看一看才好。可惜,我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学生到达录播室坐好,有细心的女生就问我:老师,你紧张吗?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感觉自己眼睛仿佛睁不开似的。上午就感觉脸木木的,学生说我的两颊微微露出点粉色,看来真是紧张啊!不过,我打定了主意,随便上完就好,就上成家常课。

      我赶紧承认,自己可能紧张。希望他们千万要支援,不能塌老师的台。葛浩龙笑死人了,他居然拾到一副不完整的军棋,然后摆好了要和我下。我一看,他有军长,我没有!我不干,说不能势均力敌,不能打这个仗。他马上说:“你是老师,你不让着我呀?”

      我想想,战场上以弱胜强的战役比比皆是,我怎么就不能以弱胜强呢?再寻思寻思,还是不行,战场上讲究的是谋略,这棋盘上摆的是明棋,真枪真刀的实干,是纸上拼兵,哪里打得过他?于是把棋一搅,勒令他收起来。这大胖子,还不情不愿的,就这破棋技术,还要跟我来一场?真逗。

      终于上课了! (未完待续)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