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这样——写给儿子的信

QSY,是你。QJB是我。你是你,我是我。现在是公元2018年2月10日20点39分。我正在给你写信。

      当你读了我的《问问我是谁》,《再问我是谁》。你便知道,你和我只不过是宇宙里的两个存在而已,什么都不是。假如你要做我的儿子,我才是你的父亲。

      现在,我要告诉你:你我可以相遇,也可能相离。你是你,我是我,两个不同的存在。我曾经要你是我的儿子,我就成了你的父亲,我们是父子——14年的父子。因为我的需要,而承担了父亲的责任。爱你,骂你就想教好你,育好你。盼你健康,长高;愿你风顺,少走弯路;望你未来,光明似锦;妄你,出类拔色。而怕你:为毒所害,为赌所败,为法所坏,为贷所失,为网所毁,为爱而不顾。忽视你的思想,你的情感,你的所好,你的需要。而我承担的却不是你的需要。所以你恨,你拒,你抗。我无可奈何,无话可说,无怨无悔,不怪你。因为,你不需要,我便什么也不是。即使相遇,你我不过是不同的存在。你有你的,你想你的。

      现在,你是你,我是我。没有爱,也没有情,更没有责任。因为你不需要。我也不需要,曾经我的需要,让你没有欢笑,没有言语;令家的空气沉闷,使家的温度冰冷。我曾经问过不休,为什么会是这样?

      当我终于明白我是谁,立即决定不再自我。

      我知道现在的你,看了也不会明白。

      我也不知道抛弃自我,本我何去何从。今天写下上面的文字给你,是希望有一天你需要时,看到我写给你的,会明白——我为何离你而去。

      做你自已,随心,做到最好!

      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不打算给你妈妈写信,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会让我哑口无言,无话可说。尽管现在她就在我旁边,我也不知说什么。

      就这样,默默地,悄悄地,无声无息地随心去吧!

20180210晚于陈情斋亲笔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