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想你了

妈妈,我想你了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亲爱的妈妈:

  你近来好吗?离家太远,很长时间没见面,我有点想你了。

  你一定不太相信,认为那么倔的小丫头,怎么突然就放软了性子,向你服软了呢?

其实也算不得服软,也许是今天的天气太好了,也许是最近遭受了许多打击,也许是偶然间听舍友谈起了自己的父母,我的眼前突然就浮现出你的样子——个子很矮,背却始终挺得很直。

没想到我对你印象最深的居然是这个吧,妈!那你也一定不知道,受你的影响,我也总爱把背挺得直直的,好像只要这样做,天大的事压下来,我也不会放弃,会努力负重前行。

妈,我们好像一直不曾好好的聊过天呢!犹记得从前,每当到了我们两个人的独处时光,气氛就很怪异。一般不是你高冷地下达命令,我默默执行,就是都保持沉默,各自忙各自的事。当然,还有一种你我都不想发生的场面,那就是争吵。

从我出生,到我们再次见面,我们之间隔了十年的光阴。人常说:“母子连心”,但漫长的岁月似乎切断了我们之间的羁绊。初次见面,没有想象中家人相聚的温馨,只有两个陌生人之间的偷偷打量和相互猜忌。

我骄纵自负脾气暴躁,你则是说一不二做事干净利索。我们就像是水与火相遇,一路“滋滋啦啦”冒着烟窜着气。我们都不是对方想象中的样子,失望之余便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身上的尖刺。

冷战持续了很长很长的时间,那些年我一度自艾自怜,觉得自己像个没有妈的孩子,可怜程度堪比地里的小白菜。

我们之间的关系像是新疆天山上的冰雪,似乎永远没有解冻的一天,但生活总会悄无声息的转个大弯,她举起手中的大锤,“啪”的一声就将这冰雪敲碎了。

我记得很清楚,是在我初三的时候,那天的天气真是糟糕透了,整个天空都灰仆仆的,天气很冷,我和同学笑着走出教学楼时,就看到了等在楼旁的你。

你那天穿的很随意,推着一个特别破旧的黑色的大自行车,风把你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我正在笑的脸在看到你的一瞬间就凝固了,我叫同学先走,然后默默的挪向你。你倒是没在意,有些拘谨的朝我露出一个笑,招我过来,侧身露出后座上的东西——是一箱牛奶,确切的说,是半箱。因为你打开箱子后,我看到里面还放着半箱火腿肠,玉米味的,是我当时很爱吃的口味。

你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大意是初三了,压力大,吃点好东西补补身体。我没太注意,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你的头顶,你的头顶像落了一层霜,染白了许多头发,与黄色的头发相映着。黄色是你以前染的,用来掩盖白头发,没想到白头发这么倔强,这么快就又卷土重来。

我还是没好意思去拿那箱东西,你一直很强势,如今突然变得有些脆弱,我感觉手足无措。你却一把将东西塞到我手里,像是看出我的不安,只说这些很便宜,叫我赶紧拿着回宿舍,别耽误吃午饭。

你不让我送你,我只好拿着东西往宿舍走,走了不远我回过头,就看到你一个人推着自行车慢慢往前走,背有点弯,整个人看起来格外落寞……

妈,如果说老舍先生记忆最深的是他父亲的背影,那你推着自行车慢慢往回走的样子就成了我心中难以忘怀的一副动态图。它时刻提醒着我一个事实:日子不断往前,你也在不断变老。

时间真的过的很快呀,妈!我还记得刚见你时才到你的肩膀,如今竟比你还高出半个头。我长大了,你也慢慢变老了,脾气变得温和很多,甚至面对我的时候,带着点讨好。

我常在想,我妈怎么就老了呢。想当年,我妈也是家里说一不二的一把手,什么时候,岁月就无情的偷走她大把的好时光,遮住了她美丽的容貌呢,压弯了她的脊背?

妈,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那些关于爱你的,恨你的,对你的埋怨和对你的期望,我都想一股脑全倒给你。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没有来得及说的话,就只能留在过去。

妈,今天的天气真的非常好,蓝色的天空上,躺满了大朵大朵白白的云,阳光暖暖的。我想,如果能在这样的天气拉你去逛街,一定非常棒。所以,我悄悄定了回家的火车票,你要是见到我时,可不要吓一大跳呀!

妈,我想你了,希望回到家时,也是这样一个好时光。那时,我一定要对你说:“妈妈,我爱您!”

祝: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你的女儿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