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下的女郎

        娇娇沿着马路边匆匆地走到那盏粉蓝色的路灯下,一片死寂里她咯咯的脚步声变成了这个世界最大也是唯一的声音!大冬天凌晨两点的夜里她裹着厚厚的貂皮大衣,这件大衣很特别,黑色和棕色的相间条纹好像会流动,时时刻刻都在变换着位置,要不是这盏粉蓝色的路灯她的貂皮大衣可以让她和这片黑夜融为一体,除了她纤细小腿下的那双血红色高跟鞋!像魔鬼的红眼睛一样醒目。娇娇褐色的大波浪头是她今天刚换的发型,头发很滋润干净,刚洗过,前面挑染的灰色发梢刚好可以顺到她的两串亮黑色大耳环上,大红色的嘴唇夹着根比正常烟细四分之三的水果烟,也更短,全白的颜色。每到冬天娇娇都会随身带上这小东西,它能给娇娇给来一丝温暖,烟慢慢飘到娇娇头上,形成了好几缕向上流动的白带子,就像武侠片里的气功作用会让受伤的人头上冒烟,但也能让受伤的人身体愈合。娇娇一边抽着烟一边抖动着右脚,脚掌和地面形成了一只一张一合的嘴,她的大眼睛一直都注视着一个地方,但那个地方很黑,跟周边的黑是一个模样,娇娇的眼前身后就是一个东西——黑暗。黑暗包围着娇娇,但娇娇有了这盏粉蓝色的路灯和这灯的朝向,她就知道她所向往的那个地方,不愿跟任何人分享的那个很隐私的地方。十五分钟后这根细小的水果烟只剩下三分之一的长度,娇娇一口把烟头吸得更亮更红,闭着眼睛很享受地把烟缓慢地吐出,等那口烟散尽,她一睁眼,把烟头使劲一扔,血红的高跟鞋碾过,娇娇消失在这片黑暗中,咯咯声慢慢远。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