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生活:2020.03.30

庚子年三月初四 最高气温零上8 星期五

伴读音乐:相爱恨早

                                        (一)

早上天微亮,我从温暖的梦里醒来,如果那时我照镜子,我看到的自己一定是笑意盈盈的样子,我己经好久没笑了。

梦里,妈侧身躺着。她被裹着,象婴儿襁褓那样。薄毛毯是米色的很温暖。

妈满眼含笑,眼里润泽得仿佛饱含泪水,但显然不是,她在笑着,温暖的笑着。

我扒着床沿,和妈说着话,好象在说“你看,是我说的对吧”,妈笑着轻轻点头。

我的心温润如清澈的温泉水,清澈透明,纯粹得不含一丝杂质。

妈的面容饱满得如同婴儿,妈的笑意纯粹得象一个婴儿,妈对我的认可如同一个婴儿对母亲的全然和信任。

扒在妈床沿的我,如同母亲在看着自己的孩子,满满的爱意和满足。

昨天看牌,惊觉那张牌如此和妈相象,甚至和我前天晚上我和她晚饭后开着电视,我坐在床上,她坐在皮椅子上,似睡非睡的样子一模一样。

轻闭双眼,颔首微笑,心底的慈祥和安宁显现在脸上。

嘴角微张,对一切了然于心,洞察一切却不明示,只需想知道答案的人自省自知。

这张牌和妈意态安祥的样子让我想到佛经里佛陀拈花微笑的典故。

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妙无需表达,其实根本也表达不了。

              (二)

三年前母亲因为跌了一跤便开始卧床。

三年来,家人一起轮班照顾她,往返于医院、家里。

夜半更深,接大小便,她的各种作和闹不仅仅是小脑萎缩,许多年来和爸的婚姻磕磕绊绊,吵吵闹闹,年轻时彼此受的苦楚都顷到给了对方和孩子,这些烦恼更加倍了她心的苦楚。

我依然记得她最烦的时候喊“妈”的情形。

渴望无条件被爱和关注的他们给不了彼此,便从孩子的精神世界里索取。

许多年来,我其实一直生活在罪恶和不够好的感觉里,因为不是男孩,对不起父母,更觉得自己白白浪费粮食和生命。

记得年少时,家里每每遇需要力气的活,妈总是说:有粮食得给小子吃,给吖头吃都白瞎了。

无柰的是,爸妈没有儿子的命,他们因为这个吵了无数次,打了无数次。

记得爸离世的头一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吵得昏天黑地,在大雪天里爸离家出走,

那个晚上我当着家里所有人的面声嘶力竭的喊道“你们离婚吧,我们都死了吧,一把火把这房子烧了吧,我受不了了”。。。。。。

在心理成长小组上,我的老师说,我喊出了这个家族的孩子们压抑了半辈子的话。

爸离世六年了,这期间妈对我们的依赖更多了,把种种要求变成了对我们的要求。

今年是照顾妈的第三年,妈也从最初的各种“作和闹“,变得渐渐安静下来。

她象一个孩子从“不懂事”渐渐变得懂事了。

今年,她开始变得少言寡语,如同牌卡上的老人,短短的头发,常常低着头微闭双眼 颔首微笑。

记下今天的感受,我想这神性温暖交流在我和妈之间无需多言,我己全然懂得。

尽管妈现在无法用囫囵不清的表述明白任何她的心,但我知道,神性知道,因为慈悲的爱与温暖。

2020.03.27晚22.22分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