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浅谈

书信浅谈_第1张图片
图片发自App


写信的习惯源自于大学的时候,一位高中同学去了泸沽湖支教,在澄澈静谧的湖畔为远方的友人寄去孕育于大山深处的问候,他寄出了五六封,我也是其中之一。收到明信片我很开心,而且大一的时候还未被经济数理磨去太多文青的情调,便珍而重之地回了一张。一来二去,便开始了通信,我在西安故地,友人在西南中心,彼此之间山川相隔,但却因这小小的信件有了共同的默契,直至今日,都是最好的朋友。

写信的魅力可能在于它的仪式感,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学校的邮局离我居住的区域非常远,从西南角到东北角横跨了整个校园,每次收到来信通知从去邮局的路上心情就开始飞跃起来,取到之后往往等不及,在路上就迫不及待地拆开看,别的季节也就罢了,冬天可真是冷啊,不过心热乎极了。读完来信便择机回信,挑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坐在图书馆,静静地写下近日以来的所思所想,愿与友人分享的新知或困惑,等日光渐渐西斜,一下午的美好时光就由这铅字永久的记录了下来。最后一句总是:期待你的回信。从这时开始,便开始期待回信了。

就像儿时,比起一开始就意味着结束的周末本身,反而更喜欢怀抱期待的周五,周五的早晨一睁眼,就拥有了可以全心全意期待周末的24小时,在课堂上开小差,细细盘算明天要穿哪件花裙子;在食堂洗盘子,在心里已经把所有知道的餐馆翻来覆去挑了好多遍;下午的延点课也比平日里更专注地写作业,好给理想的周末腾出时间……这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小确幸在与人通信时只增不减,只要有信发出,便开始了美好的循环。

后来也愿与新朋友写信,不过这种方式终归是适合小部分人,毕竟现在的大家要抽出一个下午静静提笔抒写墨纸三两张,难了。不过知己得两三,便胜遍人间风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