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五)

山鬼(四) -

007

清晨的山林被一层淡淡的薄雾笼罩其中,鸟啼虫鸣,万物将醒,温和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洒落到泥土上,温温的热度将花与青草的香气略微的蒸发出来,整座山林都透露出一片静谧与安宁。

除了眼下这片地方。

童童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暖洋洋的,之前被撞到的身体一点都不疼,反而是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一定是因为我娘是神仙”,童童不由得感慨到,“以前怎么没享受到这种神仙体质带来的好处?”

童童眨巴眨巴眼,想起了追着自己的棕熊怪,她谨慎扫了一眼周围,却瞬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除了自己躺着的那块地方,周围土地上大块大块的泥土都被震碎翻了起来,周遭的树木也被拦腰截断,七零八落的倒了一地,土地上不少地方已经被暗红色的液体浸透,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丝极淡的血腥味,让路过的飞鸟都不敢大声的啼鸣。

童童原本放松的心情又突然掠过一丝紧张感,她环顾四周,转头之际,远远地看见那原本高大的棕熊怪如小山一般的倒在了地上,身上遍布伤痕,胸口似乎被开了一个洞,鲜血淌了一地,此时此刻,尸身早已凉透了。

暂且没有了性命之忧,童童一颗“砰砰”直跳的心总算是安定下来。

童童记得,在危难之际,是因为有个黑衣人从棕熊怪口中救了自己。

 “那个救我的黑衣人…是九哥哥吗?可那一袭黑衣,难道是赤烈……?”

童童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胸口,不管是谁,还是先找到他一起离开吧,看这周围的景象,必定是经过一场恶战,那人还受了伤,不知道这会在哪,童童深吸一口气,“但愿他平安无事才好”。

才刚离开原地没两步,童童就感觉自己似乎是穿过了什么看不见的屏障一般,周围的空气陡然一凉,激的童童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她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本自己躺着的那一块土地上,被一个淡淡的光圈围了起来。

童童记得,树妖爷爷曾经告诉过自己,力量强大的人是可以设下自己的结界的,但是因为结界的属性不同,需要的法力也会由此不一样,难道,自己身上的伤好了并不是因为娘亲带给自己的“半仙”体质,而是因为这个结界?

在感受到了结界的波动之后,赤烈总算是睁开了眼,他仰躺在童童身后不远处的树上,侧着脑袋看了一眼正望着结界发呆的童童。

赤烈的心情有些复杂。

原本童童的生死和自己并无关系,只是一只傻了吧唧的小妖,死了便死了,可是在她的身上有着那个讨厌的神仙的味道,看她的神情似乎和成先九关系不一般,若是能以她为饵制衡一下成先九也未尝不可,若是死了……按照神仙的本性,大概就会拂袖而去吧,活着尚还有牵制的余地。

在这一层面上,赤烈对童童是十成十的利用。

只是没想到这小丫头居然在面对熊妖的时候一心求死,害的那熊妖伤了自己手臂。

虽说棕熊怪凶猛残暴,但赤烈好歹也是一方之主,倒也没花多少功夫便解决了它,周遭的狼藉和遍布泥土的血迹全是那只妖物的,只有最开始零星几点落在童童脸上的血迹才是赤烈的。

收拾完棕熊怪后,赤烈打算看一眼童童死没死后便离开,不经意间却瞥见她耳后那枚弯月形的印记。

“这弯月……”赤烈怔了一怔,平静的眸子里不经意的显露出一抹淡淡的温柔。

赤烈默了片刻,在童童身旁设了个结界,随即跳上旁边的一棵树。他躺在树上望着层层叠叠的树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两千多年了啊……”

008

“救……救命……”

“谁来救救我……”

一只年幼的小豹子不慎滚落山崖,卡在岩壁间的缝隙中动弹不得,锋利的山石划伤了它的右后脚,汩汩的鲜血顺着伤口往外流,染红了一大片岩壁。

小豹子的哀嚎一声比一声衰弱,偌大的山林间回荡着它绝望的呼救声,却始终等不来任何回音。

小豹子觉得身上变得越来越凉,意识也逐渐变得模糊。

“呜呜呜,我就要死了吗……就这样死掉了吗……”小豹子呜咽着闭上了眼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的等待着生命最后一刻的到来。

“别怕。”

似乎有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没事了。”

那声音又对它说到。

是有人来救它了吗!小豹子原本就有些发抖的身体哆嗦的更厉害了,它不敢睁开眼,怕一睁眼什么也没有,耳旁的呼唤只是自己临死前的幻想。

直到它感觉被卡住的右腿没有那么疼了,周遭也没有那么寒冷了,它的一切感觉都在告诉它是真的得救了之后,小豹子终于睁开了眼。

这是赤烈第一次见到山神渊。

小豹子在渊神的住处渐渐养好了伤,又恢复了往日活蹦乱跳的状态。

“以后,你就陪着我,当我的坐骑可好?”渊斜斜地坐在桌旁,左手擎着袖子,右手拿着小勺子仔细的分拣着桌上的茶叶,待拣好茶叶后,渊抬头看着在地上打滚的小豹子开了口。

“好啊好啊。”小豹子用后爪挠了挠脑袋,然后起身朝着渊神跑过来,盘在她脚边,用脑袋轻轻地蹭了蹭渊。

“你赤瞳赤身,就唤你‘赤烈’,如何?”渊温柔地抚摸着小豹子的脑袋,微笑着对它说到。

“赤烈……赤烈!”小豹子开心的在地上滚了一圈,他有名字了!

赤烈就这样,开始长久的陪伴在山神渊的身边。

渊是赤烈最崇敬的人,如师如母,同时也是最亲近的朋友。

两人巡山看水的日子过了不知道多少年,赤烈也从一只年幼的小豹子逐渐长成为一只修为颇深的豹妖,通身赤红,身形矫健,已然是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了,幻化成人形的时候也是颇为沉稳与潇洒。

某一天,渊救了一个受伤的人类。

原本救了便救了罢,渊神心善的性格人尽皆知,可没想到那人竟住到了山里来,一定要找到救他的姑娘。

也不知从何时开始,渊和那人类相爱了。

赤烈一面为渊的幸福而感到高兴,但一面又有些隐隐担忧,因为人神之恋是被天地所不容的。

然而,该来的总是会来。

天帝派来了追兵,来惩罚这对违反天规的有情人。

赤烈依稀记得那场战斗持续了极长的时间,但天神之间的战斗不是那时的赤烈可以帮得上忙的。

在那之后突然有一天,渊交给他一块刻有弯月形花纹的玉石,并告诉他若石中光点不散,她便不死,但倘若以后遇见一个耳后有弯月印记的女孩,就把这块石头交给她。

“她对我来说很重要,你一定要帮我好好照顾她。”渊说这句话时眼里满是对赤烈的期待与信任。

这是山神渊对赤烈说的最后一句话。

那一天过后,这座山林重新恢复了宁静,没有追兵,没有战斗,没有凡人,也没有山神。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们都去了哪儿。

许是天帝施了什么咒法,大伙儿对这件事的记忆都逐渐模糊起来,连赤烈都受了轻微的影响,差点都要记不起当初发生的这些事了,唯有那块还在微微发热的玉石提醒着他,当初那些不近人情的天神们,是怎样对待山神渊和她的丈夫的。

结界的波动让赤烈从沉重的睡梦中醒来,他睁眼定定的看了童童几秒后,便径直落在她的身后。

童童因为这结界而内心泛起了些微涟漪,刚准备去找她的救命恩人,一转身便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自己面前,吓得她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你你你你要吓死人啊!”看清是赤烈后,童童边拍着胸口边抱怨到。

看着赤烈也不说话,童童待自己稍稍镇定些后有些不自然的开口:“那个……那个棕熊怪是你干掉的?”

“嗯。”赤烈简单的答道。

“那……昨天就只有你一个人在对付那只怪物?”童童又道。

“嗯。”依旧是简单的回答。

“哦。”童童有些尴尬,毕竟自己在背地里骂过这只豹子无数次,可人家却还是不顾受伤来救了她。

“那个……谢谢你啊……”童童低着头,绞着自己的袖口小声的开了口。

“嗯”赤烈还是简单的回答,但这次却接了下一句,“身体好些了吗?”

“啊?”童童被他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心里没由来的突然紧张了起来。

“好……好多了……”童童有点脸红,低着头不敢看他。

“既然身体没事了……那就继续巡山吧,好有好多地方要你去呢。”

赤烈看着低着头的童童,不知为何就想折腾她一下。

或许是因为渊的缘故,让他对这个耳后有着弯月记号的小姑娘逐渐放下了戒备与利用的心理吧。

如果她对渊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人,那么对我而言,也同样是。

“巡……巡山?”童童原本因为赤烈的关心还有些错乱的心跳突然就恢复正常了,她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赤烈,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写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合着不是真关心我,原来是惦记着让我干活呢!

童童被赤烈的不近人情惊到了,昨天她差一点就要死掉了啊!

可是就算再想对着他抗议,童童最终还是挤出微笑,乖乖地对赤烈说了一声:“好的。”

毕竟那只棕熊怪的尸身还在不远处躺着呢……

“九哥哥,你什么时候能来解救我啊!”

童童在内心不住地哀嚎中开始了新一天的巡山工作。

:#333y�1x��K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