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仙录(11) 无双现世,硬闯仙宫

 “无双!是无双啊!三百年来,伏灵唯一现世的无双之体啊”在谢明辉的记忆中,那个丑陋的祭司望着年幼的他激动地大叫,好像马上要来认谢明辉当祖宗了一般。洛安灵也满意地点着头,而谢明辉则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恭喜仙主!此子子将来必成大器,可为伏灵护道百年,举世无双,只是...”祭司激动的手舞足蹈,却在最后言语有些迟疑。

  “只是什么?”洛安灵闻言蹙眉....

  “这孩子不出意外,当有望下任伏灵双圣,但“无双之体”又天生伴有本命天罚..”祭司仍然兴奋着,

  “会危及性命?”洛安灵盯着那人,可祭司却依旧欣赏着谢明辉,像是观赏一件绝世的瓷器,而谢明辉终是不耐烦,径直走了出去,又有谁愿意被当做一个观赏物看来看去的。

  “不会”祭司笑着望着跑出去的谢明辉:“无双现世,注定一生无双罢了。”

  “如此甚好,凡尘俗情于他而言,也是一种羁绊,会缚住他太多,对他将来的道,也会有所限制”洛安灵沉思道。

  “孤独一生?去你的!谁要信你,两个老头子都不是好东西!”而这些话却是被躲在门后的谢明辉听到。当即转身,又走了出去...

  皇山伏灵,共有七座主峰,每座主峰之上,都会有一座凡仙宫。而在这七大主峰之中,那座最为高耸入云,独屹天巅的,便是临仙峰了。其他几座主峰的仙宫内,都是弟子千人,每日练剑诵法,或是吟歌起舞,闲谈嬉戏,好不热闹,唯有这临仙宫,百年来就两人“相依为命”,以为自然是伏灵仙主洛安灵,而另一位就是这仙主的关门大徒弟,谢明辉了。

  洛安灵整日怡然自乐,而他这徒弟谢明辉却是整日无聊至极。始终想着有朝一日能出头,就跑去伏灵其他主峰玩,奈何洛安灵从不准他擅自离开,每日坐在临仙峰的一处,望着远方仙雾缭绕,若隐若现的的其他山峰,时不时还能听到其他师兄弟嘹亮的歌喉,看到一阵阵剑光刀影,仙法奇术的壮丽景象,心中顿时向往无限。暗自下定决心,要趁洛安灵外出之日,冲出一番天地!

  不枉谢明辉日夜苦等,终是有一日,洛安灵因事外出,路途稍远而未捎上谢明辉。让其留于临仙宫内好好研习平日所学的仙法剑术,待他回来,可要好好考察一番...

  “终于等到老头子走了,好好给你研习功课?你开什么苍天大玩笑,小爷今日定要冲破这临仙束缚”谢明辉激动地一路飞奔,直冲山脚,直到遇到了临仙峰的结界才停了下来。

  这临仙峰本来没有什么结界,是洛安灵为了防止谢明辉耐不住性子,而为他而设,然而自从最初谢明辉数日没法冲破这结界后,他就放弃了,整整五年未曾轰击这结界,就连洛安灵都是惊讶不已...

  不过这样也就是说——这结界整整五年未有所增强。如果洛安灵当初想到这一点,在联想之后发生的事,肯定会细思极恐,这熊孩子不会是为了一举冲破这结界,隐忍五年吧......

  而事实是,这孩子就是为了一举冲破这结界,而隐忍整整五年,所以,再一次碰到这结界,只听得一声响彻云霄的怒吼.....

  “区区结界,也妄想困住小爷!?”

  ...........

  后面发生了什么就不太清楚了,总之谢明辉后面听他的师兄弟们说,他们那天差点以为临仙峰都快塌了。

  而谢明辉也是没料到居然会有如此大的动静,但却心想——一不做二不休,与其现在回临仙宮面壁思过等洛安灵回来责罚他,还不如趁此机会玩个痛快,也不枉苦苦隐忍五年了!当下更是加快速度,化作一阵清风顺山而下....

  临仙峰这么大动静,自然是惊动了伏灵其他主峰的诸位高层,等一行人结伴而行匆匆赶来的临仙峰的时候,一只火翎从天而降,宛如一柄绝世炎矛插入大地,散发着炙热的气息,随后众人只见的天上一片火海掠过,毕方缓缓飞临他们面前,化作人形

  “范尊,请问刚才临仙峰可有何异样?”为首一人恭恭敬敬的作揖询问到,毕竟他眼前这位,是伏灵唯一平日在外的护山神兽,据说远在伏灵初代仙主时期,就已经存在了,先不论实力,论辈分,面前这位都算是他们的曾曾祖宗。

  “无事,刚才本尊一不小心散落一片火羽掉在了临仙峰,把这的结界毁了”毕方范燚淡淡地说道,望着远处谢明辉离去的方向,又不禁笑了笑,

  众人见范燚如此说,皆连声说无事甚好,打扰范尊修炼,先行告退,没过多久,一众人又回了去。谢明辉当然不知道是范燚为他擦了屁股,以至于后来都一直疑惑为何临仙峰出了这么大动静却无人过问...

  谢明辉如同一匹脱缰之野马,一路欢快地奔跑在伏灵的大街上,路上碰到同门师兄弟就问这伏灵仙山哪里是最好玩的,师兄弟看到谢明辉跟他们一样的服装,又如此活波可爱,以为是个刚入宗的小仙苗,就笑着说:

  “伏灵哪里最好玩?当然是邀月峰的广月宮了啊,哈哈”

  于是,谢明辉便兴冲冲地冲向邀月峰,他后来才知道,广月宮是伏灵高等女弟子修炼的仙宮,里面寻常时候是不可能有男性出现的,但那一天,这点儿被人硬生生地打破了....

  谢明辉怎么从临仙峰出来的,就怎么从邀月峰进去的,伏灵仙山自称一界,各个主峰的护山结界本就不是用来抵御外敌,而是用作区别本门弟子的,又由于今天刚刚冲破困了自己五年之久的临仙结界,谢明辉望着这邀月峰的护山结界,心里居然顿时豪情万丈,仙力疯涌,倾其全力,一拳轰出,然后,

  又是一声巨响....

  广月宮里的众人震得以为遭到外敌入侵,心下想到此时仙主洛安灵正巧不在伏灵,如若攻山,何尝不是最佳时机?又一想到这是伏灵仙山最为重要的七大主峰之一,敌人居然攻到这里来了,却没有传来任何信息,莫非是遭遇了神族或者魔族的倾力进攻?顿时全体进入备战状态,长老级人物全体出动,一群女中豪杰气势汹汹的从广月宮飞出,中间还时不时传出几声:

  “人在!广月在!伏灵在!”

    之类的豪情壮语,待得为首几人飞临结界破损处,却没发现什么预想之中的神魔大军,而是一个孩子正在迈着轻快的步伐,三步走两步跳还一边哼着小歌地往山上走去......

  呆滞了片刻后,一众女豪杰一脸黑线地飞下来将谢明辉团团围住。

  望着一众师太,师姐的谢明辉顿时一慌,匆忙之中想起洛安灵教他的遇到长辈应该作揖行礼问好,随即弓腰作揖乖乖道:

  “众位师太师姐安好,晚辈临仙宮弟子明辉,下山游玩,听闻广月宮是伏灵山至趣之处,特地前来拜访,不知诸位长辈,将晚辈团团围住,这是何意?”

  当听闻到“伏灵山至趣之处”时,周围女弟子却是一个二个面红耳赤,只有为首几名老婻怒目圆睁地说

  “小小年纪,就心术不正,这长大了岂不是祸乱天下,损我伏灵威名?老身且今日不管你是谁谁谁,先代替你长辈教训教训你”

  闻言谢明辉却是脸色一变,生气十分,顿时仰头直视那位长老双眸

  “何出此言?!弟子只是下山游玩,既然众位师太师姐如此不欢迎,那明辉走了便是,不劳您老费心!”

  说着便转身往回走去,也不知道是谢明辉闯人山门却又理直气壮的态度让众仙姑们摸不清头脑,还是出于对小师弟的惊奇,那原本包围着他的女弟子们竟然纷纷让出一条道路,任他离去,

  因为从刚才一番对话和观察中,她们大多都发现这谢明辉并非无耻之徒,而是一个尚不知世事的孩子,应该是被哪个无聊的师兄弟误导才闯上邀月峰,而这些年来,能轰破邀月峰结界一个窟窿的人,这孩子还是第一个,不少女弟子当下细心一看,还发现谢明辉生的十分俊俏潇洒,长大定当是个玉树临风之辈....

  这时,就当谢明辉要走出包围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宛如天籁般的呵斥

  “且慢!你给我站住!”

  而这声呵斥,却让两个本不该交织的命运,在这一刻,紧紧地缠绕在一起,无法分开...

    上一章      目录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