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莲(12.只是我一个人的)

百岁莲(12.只是我一个人的)_第1张图片
百岁莲
前情提要: 廷柏利用职务之便总是让惠穗陪着他一起做一些事情,虽然大家看着平常,但逃不过华子和朴诗的法眼,当华子和朴诗要跟着他们去看看有什么猫腻时,却被班主任叫住了!…… 读者们注意了,这一章中,“百岁恋”的第三者开始正式上线!廷柏大但宣称——你只是我一个人的!


            12.只是我一个人的


        火星和水星相遇是罕见的,同时也预示着重大事件的发生。当廷柏和惠穗再一次一前一后、堂而皇之地走出教室时,两个小脑袋正在慢慢地靠近。

        “最近,你有没有发现他们两个走得很近?”华子皱着漂亮的眼睛问。

        “嗯。”朴诗拿着笔抵着下巴。

        “一定有猫腻!!!”两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瞪大眼珠说道。

        可是,两个人刚想以百米冲刺的“蛙泳”姿势冲出教室时,就被班主任的呵斥住了脚步。

        “你们两个!——回来上课——”

        朴诗和华子相视一下,回头见班主任正站在讲台上,立马像小偷一样灰溜溜地逃回了自己的位置上抬头挺胸坐好,接着只见班主任把书往讲台一扔——

        “你们这些人像什么样子!期中考试考成这样还不知道好好反省反省!”

        班上的声音顿时全无,都毕恭毕敬地看着老师快要掉下来的四只眼睛。

        “你们就演,演吧…待会儿就让你们现原形!”说着,就把试卷撩起来,“陈思思67,胡玲71,熊成85……”

        甭提,一个个念到的同学都是低着头上去的咬着嘴唇下来的,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当念到“廷柏135 、惠穗135”时,廷柏和惠穗忽然搬着作业本进来了,班主任一看见他俩就像看见了全身泛着金光的活菩萨般泪盈眶,一边用手指指着正要放下作业本的廷柏和惠穗再用青眼望着台下的两位弱女子道:“瞧瞧瞧瞧,你们看人家廷柏和惠穗——陈思思胡玲——人家的分数都是你们的两倍了!”

        这一席话影射了四人,吓到了两个人。

        廷柏和惠穗是迎着大家和老师热切的如三月春阳的目光安全落座的。

        直到下课,班主任还余气未消般,依旧乌着个脸:“介于你们这么多人没及格呢,我特意重新调整了座位,你们上晚自习前给我统统换好。”说着就要人贴出一张纸来扬长而去。

        班上的小伙伴们像被从后面浇了一盆凉水一样——心拔凉拔凉的~~所谓的因果报应啊是这么快~

        正当大部分人垂头丧气的时候,忽然冒出了几个欢快的声音,像大雨后的彩虹般喜悦。

        “啊——我竟然和第三名刘雯坐一起诶!”

        “耶——老师真好,我和男神坐一起了!”

        “哈哈——静美女我来了!”

        ……

        啊?画风怎么转得这么快?!本来是一件多么悲惨的事,最后竟是人人称道!呵呵,原来,班主任是把学渣和学霸放在一起,学霸往往少且寡言,而学渣往往多而聒噪,于是乎,气氛变得比演电影还快。

        华子把墙上的纸拍了张照然后回到座位上看,随即眼睛一弯便抱上了廷柏的胳膊——“哈哈,我们真是葫芦娃心连心啊怎么分也分不开…哈哈哈…”

        但他抱着的廷柏却不动声色,眼睛望着一个坐在一组第七排的男生清秀的脸庞发出阴森的光芒——如一只雄鹰见到了手持弓箭的贪婪猎人。

        班主任要换位、要怎么换他当然知道,但他不想老师竟把惠穗和阳光男风宇翔分在一起!——话说那个风宇翔数学语文都不差啊!哦!只是英语差了一点点……谁叫惠穗是英语课代表呢?还是老师钦点的……

        廷柏的心顿时疼起来~~

        晚自习前,惠穗正在写作业,见本来空空的旁边竟然平白无故多了一张桌子,接着眼角余光里一个身材修长清秀异常的男生正站在自己身侧……

        四周的女生似乎很是开心,一个个眉开眼笑话也开始多了起来,但惠穗却并无喜色,睁着一双平静的眼睛对新同桌说道:“可以和我的桌子并拢吗?”

        男生听到女生说话,再看看自己的桌子——他本来怕女生不习惯才在中间特意空出些距离来的,但见女生这么说了,也就顺从地移好来。

        二组最后一排,一个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道空距渐渐消失,心越来越透不过气来……

        下了晚自习,风宇翔就走了,三组倒数第三排又只剩下了惠穗一个人,朴诗远远地跟惠穗说道她要先走一步,不一会儿,教室里只剩下惠穗和——廷柏两人。

        从九点半至十点教室里的灯被老爷爷关掉总闸,惠穗浑然不知教室里除了自己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教室里突然黑的那一刻,惠穗本来准备伸手去找台灯的,但自己的手突然被一个人拉住进而被其牵出了教室。

        惠穗本来想叫,却发现眼前这个高大的身影有一丝熟悉~

        “你…你要干什么?”

        高大的身影一直拉着她,也不理会她说了什么,直到把她拉到教室走廊的展览墙上。惠穗靠着墙,眼睛迷惑地望着眼前的他——而他的一双如鹰隼的眼睛在黑夜里似乎也会发着光,慢慢地低下头,眼里的光束离她越来越近……

        惠穗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骑着车,远远地,也是这样逼人的眼神……咄咄逼人,不给你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一手撑着墙,一手抓着惠穗的手,头渐渐向惠穗俯去……当惠穗反应过来他要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亲吻上了惠穗的嘴唇……惠穗顿感一阵灼热,欲要推开他,但迫于力气微弱,只得任他摆布,而他越吻越深,直到惠穗感到一股血的甜腥。

        “记住,你只是我一个人的,任何人也不能抢走。”

        晚风摇曳,廷柏用力地握着她的手,反越使她心里感到无限混乱。

        这天晚上,惠穗唯一一次没打夜工,却熬出了最深的黑眼圈。

        ……

        日子依旧一天一天过,新的一天惠穗在起床的那一刻便呼吸到了满满的新鲜空气,她洗漱好就去朴诗寝室等朴诗,朴诗看到她时吓了一跳——“老早人今天这么有闲情逸致来请我我可要快点!”说着以疾风迅雷之势完成了所有晨间工作,邀着惠穗出了门。

        玉河与花坛相间的小道是学生们经常走的一条路,此时正值干季,玉河里的水量不多,花坛里却开着当季的各色花朵,空气馥郁。朴诗津津有味地咬着热腾腾的包子,突然眼前一亮:“惠穗,跟你真是我的福星!”说着便拉上惠穗朝前跑去。

        她们前面不远处便是廷柏和华子二人。

        “廷柏!好巧哦…”朴诗追上他们,便又开始了粘人的本事。廷柏“……”

        “惠美女,好巧哦。”华子微笑着向朴诗那边的惠穗打招呼。惠穗礼貌地向他点下头,却不小心撞上了廷柏的目光,惠穗想起昨夜心中一慌,赶忙把头转过来。

        一路上,朴诗笑得眼睛眯起了缝,可是惠穗却感觉空气中似有一股莫名的烟尘呛人口鼻,涩人心眼——一点儿也不是她喜欢的自然的味道。

        但接下来的日子还是要一如既往地过——早自习、上课、晚自习。只是老天突然把旁边的“女同学”换成了“男同学”,日子就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以前,惠穗旁边坐着女同学的时候,就算惠穗写字写到天昏地暗她也不会也不会打扰她一下,但此时,一个修长的身影却移将过来了:“惠穗,这道为什么要这样选?…”

        惠穗抬头,见玉面同桌正含笑地望着她,如一缕春风般怡人,惠穗平静如湖水的双眼顿时起了些许涟漪,正要拿过他手里的试卷似乎记起来了什么,用眼角余光瞟了一下身后,发现果然——一双如鹰隼的眼睛正散发着渗人的寒光……

        片刻后,惠穗收起目光搬过凳子坐得与他更近了些。

        大课间时,风宇翔总是要去小卖部买东西吃,但每回总会塞给她一个零食,有时还会一本正经地讲笑话给她听,每每逗得她笑得用手直掩面,在高中这样难挨繁重的岁月里眼中不由溢出了快乐的水晶。

第三者?!廷柏也害怕了?!这个风宇翔什么来历?!笔者也不知啊,欲知详情敬请关注《百岁莲(13.玫瑰和满天星)》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