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6

岁月是一座荒芜沉寂的城,

在夜月里冷透鼓更。

我是薄情的小偷,

偷走过红尘陌路,

留下过伶仃孤苦。

曾与君轻描淡写的带过与子同袍,

小心眼的算过几个暮朝,

怪吾辈太过浅薄,

期盼什么天荒地老。

原来,

所有从一而终都是迫不得已,

所有痴情执念都是展露心机。

若把所有心情束之高阁,

来年开春是否会花开几多?

是时光走得太过残忍,

把冥冥之中人生命数修改得体无完肤,

可我知道我不能有恨,

因为硝烟过后没人心疼。

后来故事里的故事有些模糊,

说书人把谁的相思熟视无睹,

我是衣衫褴褛的伶仃客,

在红尘里酩酊大醉不肯认输。

当岁月如同博弈,

无论输或赢,

结局都不会偏袒,

要么庭院深深,要么尸骨无存。

只许愿,

世间所有的相逢都是黄粱一梦,

而所有的情爱都无疾而终。

我在这红尘里费尽心机地关上一扇门,

将眼泪锁进黄昏,

并把所有期待变成愤恨,

只愿这一生,自己心疼。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