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

   顾临的学校位于c市的最西面,而他的家却在东面,学校三面环山,另外一边是一条小河,河上则搭着一条小桥,山上通常都是杂草横生,此刻冬雪刚过,三座山都是光秃秃一片,远远望去学校就如同夹在三个汉堡中间的薯条,校门口的小河是风景唯一可取的地方,到出于学生安全的考虑学校向来是不允许这群精力旺盛的学生去河边溜达的。

  嘟嘟嘟的闹铃刚响没多久顾临就蹿起来了,洗漱完毕就下楼和准备上学的妹妹,和上班的爸爸以及妈妈一起吃早餐,吃过早餐,顾临也没多停留就和早已等在门口的嬉皮笑脸的叶明一起上学去了。

    顾临并没有在校门口下车,而是在在校外桥头边的书店门口下车了,叶明知道他的习惯,但是对于看小说一直深恶痛绝的他来说,去书店一直是种折磨,于是果断选择抛弃好友自己先走了。顾临浅浅一笑,独自下车进了书店,书店是学校附近唯一一个可以借书以及买书的地方,当然主要的书目都是资料书,什么考试宝典,一点通,顾临向来对这类书不屑一顾,对他而言看这种书纯粹浪费时间,相反他更喜欢那种无人问津的名著小说,因为这种书于书店而言都是可有可无的,于是店主也很愿意有人来借,或者说租,当然租金也并不高,只要你按时还的话。

  顾临熟练的把书还给售书阿姨,拿回押金,便走向旁边的书架,搜寻着自己的下本读物,书店并不大,绝大部分的空间被顾临眼前的三列书架给挡住了顾临径直走向最里面那一层,刚转身准备进去,却不小心撞到了刚从里面出来的另一人,手上的书也是掉了下来,顾临迅速的蹲了下去,捡起地上的书,刚起身却又刚好碰到了准备蹲下去的面前的人,顾临这才注意到眼前的人不正是自己那个还没怎么说过话的同桌—洛雪吗?洛雪今天穿着一件红色的羽绒服,头发依旧柔顺细长,脸色也比昨天好了很多,顾临没敢细看,连忙说了句“对不起”,然后便把路让开了,洛雪也略感尴尬,说了句“没关系”,常规的不能再常规的对话,就匆匆离开了,她应该也很喜欢看书吧顾临想,想法一闪而过,顾临便继续挑选他的书了,顾临选了本《挪威的森林》,然后就离开了书店。

  从书店到桥头只有几步的距离,顾临望向远方,刚出书店不久的洛雪正好在他的前方,桥上的风有些大,冬季的寒意并未完全撤去,出行的人也自然少的可怜,桥上除了匆匆赶往学校上课的学生,便没有什么其他人了,顾临不自觉的抬头看向了前面的洛雪,两人相隔十几米远的样子,红色的衣服在这样的季节十分醒目,依旧是蓝色的书包,桥上坑坑洼洼的路面让的行人不得不随时调整方向,远远望去,左右摇摆的人就如同颜色各异的风中柳絮,而洛雪,却依旧如此优雅,也许穿梭在柳絮间的蝴蝶精灵更适合形容她,顾临想。

    比起朝夕相伴,有时候偶遇更容易让两个人熟识,印象这种东西有时候并不与接触的时间成正比,朝夕相伴却转瞬即忘,偶然邂逅却刻骨铭心。

  顾临所在的班级是初二一班,整个年纪一共十个班级,顾临所在的班级是初一按照成绩分班后组成每次考试的成绩,自然也是整个年级最好的一个班级。班长叫宋晨,个子高高的,擅长篮球,人缘也好,同学们也大都愿意和他接触。学习委员则是一个叫李雪的女生,学习刻苦,成绩也很好,爱学习的乖乖女自然也是受老师喜欢的对象。

 顾临在这样一个班级里总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或许是小说看多了,不合年纪的冷静,让他很难真心融入,当然他也并不在意,相反这样一种相处状态也给他带来了很大的便利,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看自己喜爱的书。

 顾临走到教室的时候差不多就快到上课的时间了,上午的前两节还是班主任的课,交代了一些必要的事过后就开始上课了,顾临对于理科一直很有自信,基本不用花费多少时间就能学的很少,于他而言问题最大的科目一直是语文,许是书读的多了,对于老师对初中课本的解读着实没啥兴趣,但即使这样,这个阶段的课程,只要有一定程度的记忆力,同样也能保证成绩不会很差。总的来说,顾临在学习方面一直算是毫无压力可言的。

    顾临听的无聊了就开始转过头看向旁边的洛雪,却发现这个一直给人一种很乖的印象的女生并没有在看书,也没有在听讲,却依旧在看自己的小说—《追风筝的人》。顾临好奇的问了句:“你怎么不听课。”“啊!”洛雪错愕的答到,然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好像有些不妥,“额,这些我之前有学过。”“哦。”顾临撇了撇嘴,没有多问,重又把头抬向讲台。

   课间的小插曲并没有改变顾临的生活节奏,周一到周五的生活一直过的很快,上课、下课,初二学生的节奏一直如此,单调无味,顾临对此习以为常,没有抱怨也没有任何不适应,只是对周末有些小小的期待而已,从初一到现在一直如是。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