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忘记了 地下铁 几米

谁愿意为我在黄昏的窗边念一首诗

这句话和无人与我立黄昏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在地下铁的出口,莫名的放声哭泣,难道只是为了一把遗落在车厢里的雨伞?

当然不是,生活总是这样,当压力或痛苦积攒到一定阶段后,一把伞也足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稻草。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