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辈的「酱」心:记忆中的老味道

1.酱字的演变


最初的酱,与醢[hǎi]同义,《说文·酉部》:“酱,醢也,从肉酉。”段注:“从肉者,醢无不用肉也。”而经王国维等考证为春秋战国时秦人所编蒙学读本的《史籀篇》中的酱字则作“酱”形,也就是说这个从既往的酱字脱衍出来的新造的酱字是特意表明不以肉为原料的酱,它从酉从皿,而不从肉。


酱的质朴就如老一辈人的生活,他们常常就着一勺酱就是一碗饭,还能吃得有滋有味,心内知足。有“酱”生活,也警醒着新一代人不要忘记简朴生活的滋味和知足常乐的生活态度。


2.老一辈的酱心


做酱,这件小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记忆。那时候因为父母外出打工,我寄住在外婆家上小学。一放假,就跟在外婆屁股后面,田里地里去捣鼓各种好吃的食材。无论是辣椒、生姜还是豆子,外婆都是自己一锄头一锄头种出来的,所以做出来的豆酱特别好吃


外婆是个做豆瓣酱的高手,她有一双带灵气的双手,姜丝、红辣椒末和黄豆瓣调和在一起,用盐也总是刚刚好,等到香味出来,总能溢满整个堂屋,记忆中最美的味道就是用外婆做的豆瓣酱拌米饭,我们开心地吃,她在一旁开心地笑,这一刻就构成了世间的美好。


只是已经好久都没有吃到那股子美味了。外婆现在快90高寿了,已经没有力气给我们这些小辈们捣鼓好吃的酱菜了。那时候的我只知道吃,也没问过外婆这酱要怎么做,现在长大成人,过着快节奏的生活,也沉不下心来去制作酱菜


因为大家口味叼了,索性家里的其他长辈们也不做了,想吃的时候只能到市场买。但多半市场上买来的,都是流水线上加工出来的罐装瓶装货,吃不出过去家里老人做出来的那股子老味道


3.重拾记忆中的老味道


做酱的事情,在我的生活中已经被歇了快十年,传统老手艺随着我们这一代人的“外出讨生活”,被遗忘的一干二净。现在重新提起,唯能想到的是手作的用心和记忆里的味道


都说十指连心,这十个手指头在做酱菜的过程中,得到了与心灵最默契的配合,走心的工艺配得味蕾最美的赞扬,酱菜在不知不觉中重新走进了我们的饮食生活。


记忆有时候也会清除掉一些美好的东西,即使你并不想忘记,但是生活推着我们向前走,要想拾起遥远的记忆还得靠鼻子和味蕾他们最忠诚:什么味道,谁做的味道,都记得一清二楚,经年不忘。


4.酱菜与人生百味


都说酱菜是人生百味的体现,酸甜咸辣让你尝个遍,但终究还是把苦给藏起来了,人生苦味本就不该过于外露,不如低调的处理苦。酱菜总是潜藏着苦尽甘来的正能量模样


酱菜留下了过去艰苦的生活里的酸甜咸辣,记得那时候连盐都是稀缺物,圣经上说“生命之盐”,盐与生命总是息息相关,而酱菜与盐息息相关,吃酱菜也是对生命敬重的体现,让人知道生存的不易,生活的艰辛


如果你也赞同这种酸甜咸辣,但不表露苦味的豁达人生,不如让酱菜走进日常生活,总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现代人有很多尝新的吃法,例如伴着西瓜吃酱菜,伴着牛奶吃酱菜等等,但我还是喜欢家里人就着老酒吃酱菜,或者嘴巴馋了,放进嘴解馋。酱菜作为肉菜的佐料也是再适合不过,它们总是很配合的辅佐食材的味道


总之 ,心情少不了酸甜苦辣,食中少不了美味酱菜。


老一辈的「酱」心:记忆中的老味道_第1张图片
感谢五里亭菜市酱菜素材


本文首发于柳州五里亭菜市公众号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