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社沙雕日常(1)

声明:

相声社是我和我几个关系贼铁的列表组建的神秘组织(什么),不是特指,所有的人名都是我们各自的圈名,都可以对号入座,不要随意联想到谁。(tip:所有的人都自带家属,没有单身。顺嘴一提我就是顾言泽。)

更新时间长短随意,风格沙雕,没有文笔纯属自娱自乐,答应一起写沙雕文我才动的笔

学pa,没有背景,不要代入谢谢。


P大学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

明明是全国上下所有人都挤破头要进的超一流综合性学院,但每个专业里都混着一大堆令人难以置信其沙雕程度的........巨型沙雕。

寝室里至少有一个室友是沙雕,教课的教授偶尔也会沙雕,校园论坛里首页飘红的永远是那条“我一想到以后社会上都是你们这样的沙雕就无比胆寒”的日常唠嗑帖。

其中被全校评为“沙雕王中王”的,倒不是个人,而是一个在学校里存在了好几年的神秘的组织——传言说,这是一个相声社,总部就在男生宿舍308。

此时,传说中的雕中之雕男寝308.......

姜铭蹲在自己床上叼着一根棒棒糖刷着微博,自从一个月前被顾言泽掐着脖子喂了一口安利之后,号称一辈子只爱纸片人打死不追星的姜铭也没逃过真香定律,跟着亲爱的寝室长天天巴不得趴在微博上吸朱一龙吸到昏古七。

另两张床上,镜灼华和顾子萧在快落的联机吸屁股,谁也不晓得这两个人都戴着半个头大的耳机为啥还能听见对方用正常音量讲话。

突然寝室门被一脚踢开了,顾言泽一副三天没睡觉的死鱼脸+鸡窝头走了进来,梦游一样转了一圈找到自己的铺位,摸索到梯子爬上床,扑通一声倒头秒睡。

另外三个人张着嘴对刚才的情形表示——叹为观止啊,困成这样还能凭本能找到寝室爬上床去睡而不是直接在半路上躺尸,顾言泽牛逼。

姜铭半天没出声,老半天才找回自己打了结的舌头指着明显睡死了的顾言泽问:“他这是.......发生了什么?”

姜铭是这个学期才搬到308来的,有点儿不熟悉地盘。原来住在他铺位上的秦太真家里有矿,带着对象搬出宿舍在后山上租了一套学生公寓,叛逃组织了。

镜灼华摘下耳机冲一脸懵逼的姜铭挥挥手表示没事这人死不了,顾子萧同样摘下耳机满脸怜悯的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权当祈祷,解释道:“隔几个月就有这么一茬,毕竟顾言泽是准备考本校研究生的,学的还是最惨无人道的文物修复,倒霉孩子总被他导师拎着去博物馆打工赚学分攒经验值。”

“是啊,听说是刘老头为了让他多练练打发他去博物馆临摹一幅什么古画,一张一个半平尺的,临了俩月,看这架势是刚刚交完差吧。”镜灼华啧啧啧摇了会儿头,意思意思尽了室友的一点义务之后接着埋头打游戏。

姜铭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然后他仅存的良心在顾子萧同志的一个动作中消散了——顾子萧暂停了游戏,掏出手机对着顾言泽拍了张照。随即,姜铭手机滴的一响,发现是顾子萧在校园论坛上发了个帖,艾特了他和镜灼华。

“相声社老板暂时阵亡,原定今晚的四人同框相声直播推迟一天。”

配图就是刚刚顾子萧拍的顾言泽睡觉,角度奇葩构图成谜。

镜灼华很快回复了:“慕风老伙计你这样是会被打死的你知道吗。”

不到两分钟底下刷满了相声社其他成员的各种跟帖——

秦太真:“顾言泽前几天还说要借我烤箱给你们烤蛋挞,顾子萧你可能吃不着了@顾言泽。”

晏九:“慕风姐姐你这拍照技术怎么回事,回头我跟徒徒说一声把你的蛋挞给我吃算了@顾言泽。”

亦归年:“我好像看见姜铭的jio入镜了。”

陈文思:“@姜铭,你看,你家亦归年连你的jio都认得出来,啧啧啧。”

陈简思:“呵,某些人连自己对象侧脸都认不出来,真棒。”

姜铭:“@陈文思,哼,早就说我们连对方的头发都认得出来。”

亦归年:“不,你想多了,只有你才会穿这么沙雕的五个趾头的袜子。”

顾子萧:“而且还是红配绿条纹的。”

镜灼华:“行了行了知道你是铭铭大红花了。”

姜铭:“.........cnm滚。”

很快这条“直播推迟通知帖”被水上了首页直接飘红,校友们纷纷表示看到你们还是如此沙雕我们就放心了,弯腰去捡自己笑掉的头。

顾言泽一觉睡了一整天,一直到第二天下午两点才醒过来,结果一睁眼就看见床边扒着一双手,伸着一个脑阔,眼神像是在看尸体一样含情脉脉。

“我操,顾子萧你要死啊!”顾言泽吓得一巴掌糊在了顾子萧脸上,巴掌挪开之后正对上顾子萧怨妇一样的眼神。

“你就这么舍得对我的帅脸下手?阿泽你太过分了。”顾子萧拖着唱戏一样转了十八个弯的声音幽幽控诉。

“顾子萧同志,你要点脸吧。”顾言泽看着他一脸胃疼,“你就这么趴在床边看我睡觉?要不是我知道你有对象我还以为你暗恋我。”

“??滚吧我这是出于医学生的原则好心看着你担心你猝死好么。”

顾言泽艰难地撑起上半身,他其实是被饿醒的,如果不是太饿了他还能再睡它七八个小时。

“大华华和大铭铭呢?”

“出去吃东西了。”

“你不去?”

“我老婆给我送了外卖。”顾子萧指了指桌上空了的饭盒,翘着二郎腿坐在板凳上一脸幸福的发短信。

“........欺负我对象出去实习了是吧。”顾言泽计算着把这个混蛋室友套麻袋打晕之后丢出去的成功几率有多少。

“对啊。”顾子萧一挑眉毛,满脸写着欠揍。

他妈的,果然还是把他打晕了丢出去吧。顾言泽面无表情地想。

适时响起的敲门声阻止了一场恶性暴力事件的发生,姜铭和镜灼华提着个KFC的塑料袋进了门:“哟,大爷你终于睡醒了?外卖费加餐费一共42,谢谢啊。”

...........

顾言泽已经不想说话了,他只想拿自己修文物的小铁榔头一锤一个锤爆他们仨的狗头。

不过,看在他们还记得给自己带一份爱豆做封面的杂志回来的份上,算了。顾言泽美滋滋捧着杂志塞进自己的收藏箱子,无视了姜铭“给我看看”的眼神。

“顾言泽你别忘了今天晚上我们还有直播啊。”镜灼华边打开电脑边提醒,顾言泽点点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

呵,男人,见色忘友。镜·不追星·不追剧·只爱纸片人老婆·灼华冷漠地戳开手机里的少x前线,耳机一塞,隔绝世界。

嗯,老婆们真好看。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