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多端的佛》第二节《迷津鱼》

2,迷津鱼

  眼镜女心中一动——难道是迷津渡口的主人现身了?

  众人跟着眼镜女往观景亭走去,将近观景亭时,隐约看到一个一动不动的背影,再靠近时,终于看清了:淡青色风衣男在全神贯注地盯着江面上的鱼漂钓鱼呢!

  眼镜女笑靥如花:“先生早上好!学生鲁莽,打搅了先生的雅兴,万分抱歉。”

  风衣男纹丝不动。

  球衣女没见妈妈对谁这么毕恭毕敬过,而且是惊喜的五体投地的毕恭毕敬!

  更奇怪的是妈妈毕恭毕敬的对象竟然只是风衣男的背影!

  这个背影有这么大的魔力吗?

  球衣女很疑惑。

  而风衣男竟然理都不理妈妈!

  球衣女火了:“喂!死鬼!耳聋啦!大清早的装神弄鬼吓人!你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费!”

  “只只!不得无礼!快向先生道歉!你上学学的是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呀?!……先生见笑了,学生是个粗人,教女无方,多有得罪,请先生多多海涵哟。”

  眼镜女急忙拉着球衣女,指甲在球衣女的手背上迅速按了两下——这是母女俩的暗号:我们得罪不起这个人,不然吃不了兜着走!

  风衣男缓缓转过头。

  “哗!”

  众女目瞪口呆。

  风衣男二十八岁,碾压级顶级型男!

  黑发,发型是竖起来的,中间最高,长约五厘米。左边鬓角雕刻着一条龙,右边鬓角雕刻着一头凤。菱角分明的脸被晒成古胴色,剑眉,胡子拉碴,长约三毫米。微微凹陷的眼窝里面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宇宙就在他眼里一般。

  球衣女感觉妈妈握着自己的手在微微颤抖,球衣女疑惑地转头看向妈妈,只见妈妈正容光焕发、欣喜若狂、笑眯眯地看着风衣男。

  眼镜女出生于边境的一个小屯,这个屯以盛产美女闻名,而眼镜女是这个屯的屯花,美女中的美女!

  秒杀所有影视明星!

  这个屯有一个特殊的风俗,女孩子十四岁就可以结婚了,眼镜女十五岁嫁给一名富翁,十六岁生下球衣女,现年三十二岁。球衣女十岁时,富翁丈夫癌症去世,眼镜女在六年内把丈夫留下的产业翻了十几倍。

  眼镜女风华绝代、不可方物、保养得当。不知道的,还误以为这对母女是姐妹呢,甚至误以为是双胞胎的也不少。

  看着花痴般的妈妈,球衣女疑惑中突然想起了妈妈说的“进入迷津渡口就不会迷路了”这句话,难道风衣男是这句话的答案?

  球衣女转向黑丝女,只见黑丝女就象化成了水般柔媚无骨地看着风衣男媚笑。

  花痴!

  又见花痴!

  黑丝女二十五岁,秘书出身,以小三的身份挤掉原配成功上位。

  球衣女转向破裤女,只见玩世不恭的破裤女转眼间变成了小鸟依人的娇羞小美女。

  花痴!

  还是花痴!

  破裤女二十一岁,出生于富豪家族,拥有百分之三的股份。

  风衣男扫了四美女一眼,似笑非笑地盯着球衣女:“你得赔我一条鱼!”

  球衣女:“凭什么呀?”

  风衣男:“你的尖叫把我的鱼给吓跑了!”

  球衣女:“小气鬼!我怎么把你的鱼给吓跑啦?”

  风衣男:“呵呵,你没钓过鱼吗?”

  球衣女:“得,我赔!不就一条鱼吗!”

  风衣男:“你赔不起!”

  球衣女:“切!多少钱?说个价!”

  风衣男:“一万亿人民币!”

  球衣女:“一条鱼一万亿人民币?”

  风衣男:“对!”

  球衣女:“切!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眼镜女急了:“只只!不要乱说话!快向先生道歉!”

  风衣男:“你知道我钓的是什么鱼吗?”

  球衣女:“死鬼鱼?”

  风衣男:“迷津鱼!”

  众女面面相觑。

  毕竟谁也没听说过迷津鱼啊,更甭说见到迷津鱼了。

  球衣女:“迷津鱼是什么鬼?”

  风衣男:“知道这条河叫什么河吗?”

  球衣女:“迷津河?”

  风衣男:“聪明!迷津河里面有一条十几米长的迷津鱼,这条鱼有一个非常邪恶的嗜好……”

  球衣女:“什么嗜好?”

  风衣男:“喜欢吃比它小的其它鱼类。”

  球衣女:“嗯,确实很邪恶呀!”

  风衣男:“可不是嘛!再这样下去,迷津河里面的所有鱼类都被它吃光了,这还了得?因此呢我就在这里建了这座钓鱼亭——想在这里把这条迷津鱼钓上来。”

  球衣女:“哦,原来这个亭叫钓鱼亭?”

  风衣男:“对啊,你们没看到上面的字吗?”

  刚才四美女进来时都在聚焦观景亭里面的“鬼”——风衣男,谁也没注意观景亭上的字。四美女纷纷退出观景亭,看上面的字,果然上面大书“钓鱼亭”三个字,跟“迷津渡口”的字迹完全一样,明显出自同一人的手笔。

  眼镜女:“上面的字是先生写的吗?”

  风衣男:“难道是你写的?”

  心花怒放的眼镜女拽着球衣女重新回到钓鱼亭坐下。

  风衣男依然在背对着她们钓鱼。

  球衣女:“你在这里钓了多久了?”

  风衣男:“一亿年!”

  球衣女、破裤女、黑丝女面面相觑。

  只有眼镜女笑而不语。

  球衣女:“你钓了一亿年也没把迷津鱼给钓上来?”

  风衣男:“是啊。”

  球衣女:“你既然钓了一亿年也没钓上迷津鱼,那你是怎么认为刚才你一定能钓上迷津鱼的呢?”

  风衣男:“英雄难过美人关——迷津鱼想上来一睹四大美女的惊世容颜……”

  四大美女俱开颜。

  风衣男:“可惜,你的尖叫把迷津鱼给吓尿了!”

  球衣女:“我的尖叫有这么恐怖咩?”

  风衣男:“连迷津鱼都被你的尖叫吓跑了,能不恐怖?”

  球衣女:“切!自己不会钓鱼,却怪罪到别人头上——臭不要脸!”

  风衣男:“ 我怎么不会钓鱼啦?”

  球衣女:“你要是真的会钓鱼的话,会钓了一亿年而钓不了一条鱼?——笑死人啦!”

  风衣男:“我钓的可不是普通的鱼啊,而是迷津鱼!”

  球衣女:“迷津鱼又怎么啦?”

  风衣男:“迷津!”

  球衣女:“你才迷津!”

  风衣男:“哦?我怎么迷津啦?”

  球衣女:“钓了一亿年却钓不了一条鱼,你不迷津谁迷津?!”

  风衣男:“啊?难道迷津鱼不迷津?”

  球衣:“迷津鱼要是真的迷津早就被你钓上来啦!”

  风衣男:“对啊!看来迷津鱼不迷津,而是我迷津。”

  球衣女:“死脑筋!”

  风衣男:“哦?”

  球衣女:“你是用什么做鱼饵的捏?”

  “辣条!”

  风衣男把钓钩提出水面,鱼钩处确确实实是辣条。

  球衣女:“怪不得!”

  风衣男:“怎么啦?”

  球衣女:“你为什么要用辣条?”

  风衣男:“因为我喜欢吃辣条啊!”

  球衣女:“你是想钓迷津鱼呢还是想钓你自己呀?”

  风衣男:“当然是钓迷津鱼啦。”

  球衣女:“迷津鱼喜欢吃辣条吗?”

  风衣男:“啊?对啊!难道我放错鱼饵啦?那迷津鱼喜欢吃什么呀?”

  球衣女:“你不是说了吗——迷津鱼喜欢吃比它小的鱼类啊!”

  风衣男:“看来真正迷津的是我啊!……我竟然浪费了一亿年时间,只是因为我认为我喜欢吃的迷津鱼一定喜欢吃……唉……我老糊涂啦!”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