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李头的烦恼

冬日的阳光温暖而不刺眼,让人泡在里面就不想出来了。整个山村都被这日头泡得软软的,村子里安安静静的,偶尔有一两声犬吠远远传来,山脚下有几头牛正悠闲地甩着尾巴,嘴里一刻不停地咀嚼着干草,好一副祥和的画面。

老李头从地里干完活回来,惬意地点燃烟枪,坐在竹椅上,长长地吸了一口烟,美得眯上了眼睛,皱巴巴的脸也一层一层地舒展开来。

这时,一个满是笑意的声音传来。

“老李,晒太阳呢?”

老李头睁开眼,看到村东头的陈大妈抱着她小儿子十一个月的宝宝站在他面前,脸上充满着再一次当奶奶的幸福。

老李头心里啐了一口唾沫:“当我不知道你故意抱着孙子来我面前显摆呢?”,脸上却笑呵呵地回道:“是啊,天气好,抽两口。”

“哎,可不是,好不容易今儿出了大太阳,这不,我赶紧把我孙子抱出来晒晒太阳,听我家凯凯说,新生儿很容易缺钙,得多晒晒太阳。嗨!怎么我没早点听到这个说法呢,你看我家老大和老二的两个娃,我就没给多晒太阳,结果哦,听说现在吃的那个什么牌子的钙片,什么牌子来着,唉,人老了记不清楚了,听说是美国进口的哦,老贵了!”

老李头忍不住在心里又啐了一口:“这老娘们还蹬鼻子上脸了,不就是几个儿子都成家生子了吗?每天来我这伤口上撒盐!”

“呵呵,是吗?我也是第一次听说”。老李头说完,觉得嘴里的烟也没那么有滋味了。站起身子提起竹椅转身就进了屋子。

晚上吃饭时,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不怎么交谈,偶尔老李头的媳妇说上一两句家常话,无非是邻村谁家又有喜事了,邀请咱了,该随多少钱的份子等,这时老幺开口了。

“听说凯凯年前得了个大胖儿子?真快啊,当年那小子还跟在我屁股后头一口一个哥地叫呢。”

“啪”的一声,老李头冷不丁地把筷子拍在桌上。

“今天的菜怎么这么咸?不吃了!”说罢就黑着脸走了。

剩下娘仨面面相觑。老幺小心翼翼地开口。

“妈,爸这是咋了,谁惹他了?”

老李媳妇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还不是你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看看人家凯凯,比你小了好几岁,这孩子都快一岁了,你呢,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还好意思当你爸的面提凯凯?!你不知道凯凯他妈天天就差把孩子抱到你爸鼻子底下显摆了!”

老幺脸红了红,低下头摸了摸鼻子,不敢吱声,继续吃饭。

老大将脸埋在碗里,闷着头偷笑。老李媳妇拿筷子敲了他脑袋一下,没好气地斥道。

“你别笑,你也好不到哪去!每年过年我跟你爸盼星星盼月亮,就想看到你们两个一人牵一个漂亮闺女进门来,每次都让我们失望。一个个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别成天就想着玩!赶紧跟我结个婚生几个娃,让我跟你爸别一年到头的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

“妈,我这不是还在拼事业吗?你说我不把经济提上去,这女孩子嫁给我也是跟着我吃苦对吧?”

“我不管!古人说‘成家立业’,‘成家立业’,从来都是成家在前头,立业在后头,任你说破天也说不过这个理!”

老李媳妇说完,开始收拾碗筷。老幺刚要开口,嘴才张开,手里的碗就被一把夺了过去。他傻傻地张着嘴,心里泪雨滂沱:我的饭,我还没吃饱。

老李媳妇端着碗筷走向厨房,远远地飘来一句:“明年再不带个媳妇回来,干脆就别回来了!免得天天在村子里晃来晃去的,提醒人家知道我家还有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讨不到媳妇!”

老大和老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同是天涯沦落人!”

夜已深了,老李卧室的灯还亮着,时不时传来几声咳嗽声,老李媳妇忍不住责怪老伴。

“让你少抽几口就是不听!”

“不抽不行,心里闷得慌。这几年咱村和隔壁几个村动不动就传来喜事,还总是邀请我去吃酒席,我这个老脸啊,都臊得慌。不去还不行,毕竟都是我教过的孩子。”

“唉,这两个不省心的娃啊。”

灯灭了很久,卧室里窸窸窣窣转动身子的声音才慢慢平息下去,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