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天

闻一多曾介绍他的作诗经验,在初得某种感触,情感正烈时并不动笔,待到数日,甚至数月以后,颉取最本质的感情轮廓,然后用想象来装饰。

事情证明,伟大总是难以复制。昨天夜里着实很累,日记写的不知所云,但不想半途而废遂勉强支撑。后来为了心安理得去睡觉,借口闻先生的经验强行洗脑。待我早上醒来,满脑子都是,卧槽,今天任务好多。等奋战一天,扫完所有障碍,此刻,又疲惫到爆炸,完全不想再叙述昨天的经历。pass,今天是少有的任务全部完成的一天

但,人生哪有那么多事事如愿,更何况昨天的事情暴露了自己很多问题,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嗯。

我这个人毛病很多,性格强势应该是死党们吐槽最多的一点。我常不自觉地把喜好安插在她们身上,还蛮不讲理地要求理解。就像我喜欢种树,对此满怀热情,便也希冀她们同样做到,如果不,就大失所望。

所以,昨天沮丧地莫名其妙,沮丧地丝豪不值得同情。好在,我是一个如此可爱的人,(哈,认真的虽虽脸)对自己的大小毛病了如指掌,所以会厚颜无耻地跟她们自嘲缺点,甚至大言不惭地发挥虽虽精神:我其他方面做地那么好,总得有个缺点吧,不然你们修我这么好一朋友,也太遭天谴了吧。

于是,我自己把自己搞得很沮丧,又不得不自己把自己哄地好好的。不应该强人所难,同理心,尊重,理解,更何况我徒弟还那么给力。再于是,我发起了第二颗合种,邀请了列表里喜欢玩,并且能量很多的朋友,打算一起种颗章子松。

嗯,烦恼接踵而至。

朋友们很爽快地加入了合种,并大方表示会去多浇水,但是实际上……我心里有些不太平衡,因为我把所有的能量全部用来浇水,而那几位大咖,嗯,不多评论。

于是再次陷入沮丧。那时暮色正浓,夜的星空,黑得浅显而不坦白,有着深沉不可测的城府。原本生活中的装饰跟点缀此刻统统成为牵绊,任务本就多到爆炸,心情更是跌落谷底。夜已深,任务完不成,日记总是得继续地吧,想到这里,我开始静下心来,回忆最初读感恩日记那篇文章里的很多话,并寻找事情的转折点。

初心,没错,我似乎再一次把它丢掉了。原本就是公益,不明白我在斤斤计较什么。一起种树,无论别人是否浇水,浇多少水,跟自己的关系原本就不大,最终不管是他的能量还是合种的能量,都用在了缓解荒漠化上,殊途同归罢了。

再者,我把合种的树当作自己的树,能量全给它跟能量全留着,意义上也没有差别。更何况还是有人时常浇水,那就当作格外的恩赐好了。

原本这个世界就是,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最后让我懊恼的一点在于,我再次发现自己是一个特别小心眼儿的人,心胸不够开阔,终究难成大事。计较地太多,整个人的幸福指数就会变得很低,这样的我,很不可爱。

所以,我其实要感谢我的闺蜜发小徒弟们,不算太糟糕的一个我,能遇上如此好的你们,简直不要太幸运。

未来的58天,我会善待自己!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