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 章下

文/梅姐姐

郑重声明:本人开坑,写《香蜜沉沉烬如霜》润玉锦觅CP同人小说的初衷是因为大爱我们家润玉,以及为了圆自己一个happy ending的心愿。本人尊重原著作者电线的原创版权,文中出现的人物角色和IP创意版权均属原作者。本小说仅供交流娱乐,绝不以此牟利收取任何费用,或用于商业用途。

第 2 章 长夜寂寞春意寒 携手佳人把家还(下)

寄人篱下,尤其是伺候一只喜怒无常的乌鸦,我时常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祸事。

比方说前几日吧,我不就是因为没有背熟梵天咒,结果变出一张三腿的桌子,不,确切地说,它的确是四条腿,不过其中有条腿短了大半截罢了。结果,惹得凤凰恼羞成怒,连着罚了我数日。

记得,当时他当时是这样问我:“这桌子是你变的?”

“嗯,”我有点心虚:“虽然它有点小小的瑕疵,但还是可以用的,对吧。”

然后,他又指着那条短了的桌腿问道:“这个是你拿来垫桌子的?”那垫在桌子底下的画册正是狐狸仙借我研修的私家藏品《情爱宫秘图》系列的其中一册。说起这些图册,我翻来覆去研究了很久,着实没能领会其中的奥妙分毫,大约是我悟性的确太差了。之后,就随手拿了一册来垫这桌子。

“这书是月下老人借我的,可不是偷拿的。”我连忙辩白,怕凤凰误会我是那鸡鸣狗盗之徒,今后如何在这栖梧宫继续待下去啊。

“锦觅,你怎么能拿这种书垫桌子呢!”凤凰大吼一声,原本垫在桌下的书便“啪”一声到了我身上,接着桌子轰然而倒。再接着,我的苦难日子就来了……

凤凰说我丢了他栖梧宫的脸面,便开始惩罚我。可是那张桌子,我真的很努力变了半日功夫,尽力了啊……以为人人都和他一般,是天帝天后嫡子,先天条件优厚,稍稍修炼便可一日千里,灵力突飞猛进,人家不过是个区区四千年的果子精。

凤凰先是把我变成一双筷子,用来我吃饭夹菜。饿得我头昏眼花、馋得我口水直流,却是怎么也吃不到一口;

后来,他又把我变成一棵圆白菜,对于这个外形,我本身是没啥意见的。葡萄白菜本一家,都是瓜果蔬菜来着,但没想到这该死的乌鸦,居然把我丢给了广寒宫的玉兔。我现在才真心体会到老胡念叨的那句话:兔子,是这天地间最可怕的存在;

到了今日,他封了我的五识,把我变成一张圆凳坐在屁股下面,我才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那可是鸟屁股啊,仗着自己灵力高强,太欺负人了!我们做果子的也是有骨气的。虽然明知道不会有人那么神通广大来救我,但还是心存一丝希望呼喊:“有没有人,不,有没有神仙来救救我啊……狐狸仙、噗嗤君快来救救我啊!”

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 章下_第1张图片
锦觅

谁是噗嗤君?他呀,是千年前我认识的一条绿色的小蛇,如果我状态好的话,就可以将他召唤出来。而今我被封了五识,自然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更别提召唤了,只能等乌鸦气消了放我出来。这次我再也不要待在栖梧宫了,欺人太甚,不,欺果太甚。

“嗖”一道光射了进来,身边有微风轻轻拂过,再一看自己终于变回人形。想要破口大骂那只灭绝神性的乌鸦,结果发现站在我面前的并非喜着红衣的凤凰,而是那日在暗林偶遇的白衣神仙,叫什么玉来着……

香蜜同人润玉锦觅CP之《美玉衾寒谁与共》第 2 章下_第2张图片
润玉

诸位不能指望着一个背了数日四十九句梵天咒,却只能记住五句的果子脑袋,能记住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神仙的名号。此刻尊神扯着嘴角一抹笑意,正饶有兴趣看着我。

“怎么是你啊!小鱼仙倌。”我灵机一动,当下给他起了个好听的名号,总不能说自己忘了吧。

“小鱼仙倌……”润玉乍一听有些愣住了,不过旋即回过神来,笑言道:“此名号甚好。那日匆匆一别,不知锦觅仙子可别来无恙?”

“别提了,你瞧瞧我如今这境遇便知道了。哪里是无恙,而是大大的有恙啊!方才,可是小鱼仙倌救了我?”润玉笑着点点头。

“多谢多谢,没想到小鱼仙倌仙法如此高强,锦觅佩服。不过,你怎么知道我被乌鸦困在这?还有,怎么在乌鸦的眼皮底下把我救出来的?”生怕那只鸟突然冒出来,我紧张地四下张望。

“乌鸦?”润玉再次愣住了,不禁失声大笑:“锦觅仙子说的可是旭凤?他去了校场留守练兵,要有几日方能回这栖梧宫。”

“那就好,那就好,”我放下悬着的心,拍拍胸脯,却又突然暴跳起来,大声骂道:“什么?他居然想把我困在这数日之久,天天被人坐在屁股底下!灭绝神性,丧心病狂啊!乌鸦是魔鬼吗?我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啊……”

润玉被我这古灵精怪、一惊一咋的作派,搞得有些应接不暇,连忙安慰道:“锦觅仙子莫急,旭凤施的变身法只能持续半日,时辰一到便可自行解开。”

“总之我已经受够了,在这栖梧宫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你别拦着我,我要去收拾行李。”我去意已决,就如凡人口中所言“士可杀不可辱”。

润玉浅浅一笑道:“小仙自然不会拦着锦觅仙子,只是有些奇怪旭凤为何要如此这般对仙子?”我连忙把数日来的苦水倒向面前这位善解人意的小鱼仙倌。

“锦觅仙子的意思是说,旭凤因为你法术不济,变出了一张三条腿的桌子,觉得丢了他的颜面,便如此惩罚你。”

“可不就是这样,心胸狭隘的乌鸦,老仗着自己灵力高强欺负人。”

“旭凤虽说性子有些高傲自大,但平日对下也还算随和,不至于这样苛待仙侍啊。”润玉有些疑惑。

“小鱼仙倌,你这是不信我的话了?”我一听更是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不不不,锦觅仙子别误会,润玉自然是信你的,”润玉柔和地看着我:“可是,你离了这栖梧宫,要去哪里落脚呢?”

“哎——我也正犯愁这事。我想到狐狸仙的姻缘府住几日,就是不知道他肯不肯收留。”我可怜兮兮说道。想起花界的芳主们虽说严厉,可是从未苛待过自己,几千年来倒也无忧无虑,不像在这天界如无家可归的孤儿一般。说完,又重重叹了口气。

“不如……”润玉顿了顿:“如若锦觅仙子不嫌弃,可至我璇玑宫暂住些时日。”

“真的吗?真的可以吗?不嫌弃,不嫌弃,自然是不嫌弃。”我兴奋地上前,抓住润玉的一只手臂。小鱼仙倌真是这天界最最好心的神仙。

润玉点点头,但不知为何,他的脸竟然红了。


上一章 长夜寂寞春意寒 携手佳人把家还(上)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