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狮(姑妈)

小狮坐在楼梯台阶上,病房走廊的灯光透过安全门射出一道光影,斜斜的,有些刺眼。

心里空空的,眼里也空空的,习惯性的放空,这是小狮的常态。

门吱呀的一声开了,是表弟,看到小狮有点诧异。

“狮姐,怎么不进去坐?”

“哦,没事,我就在这里等……”

相对而立的两个人有点尴尬,凝滞的空气望着两人缄默。

“我去转转”小狮站起身和表弟擦身而过,站在了走廊里。

灯光更加刺眼,小狮溜达着,路过一间间病房,也包括姑妈那间。

她没有进去,为自己,也为姑妈。

此刻的姑妈如果清醒,不会让人看到已不成形的自己,此刻的小狮也想把姑妈最好的模样留在心里。

站了好久,一遍一遍踱步走廊,小狮爸终于从姑妈病房出来,她是陪老爸来看姑妈的,最后一次……

小狮小时侯就对所有戴眼镜的女性有莫名好感,因为几个姑妈都戴眼镜,而她们给小狮的印象很亲和。

长大以后,小狮最喜欢二姑妈,她不漂亮,气质却独一份的好。那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善解人意和无分亲疏的体贴。

很遗憾,小狮与二姑妈并不熟,第一次留下印记的亲密接触已是高中毕业。

其实断断续续也有些记忆片段,比如每次来这座城市探亲都是二姑妈接站,比如二姑妈寄给小狮的大白兔、麦丽素。

她是个把别人放在心上的人,她记得小狮喜欢百事可乐,不喜欢可口可乐;

她记得小狮妈喜欢雀巢蛋糕;

她记得小狮外婆喜欢桃酥和核桃粉。

而难得的是:这些人除了小狮都不是“自己人”。

春末的南方,路边的梧桐树枝叶繁茂,公交车在细雨里行进。车里的小狮望着窗外,呆呆的,这条路曾经有二姑妈和小狮的身影,让她些许伤感。

有人说,好人一生平安,那是个祝福而已,不要当真。

有人说,付出就有回报,那是个期许而已,也不要当真。

图片发自App

“活在当下,不伤害别人,更别委屈自己才是正事!”小狮对自己说,也默默的和天堂的二姑妈说。

你可能感兴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