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闹

        这个冬天,小村真热闹,几个人凑到一起便有热烈的话题;“刘洋今天又给我两盒玉溪,让我帮着拉选票呢!”“今早给每家都送了一袋白面。”“不是说还请吃饭吗?在哪个饭店啊?”“洪峰,想吃啥随便点。”“刘洋还行,比张涂强,那小子就玩嘴,现用现交。”“人家后台硬啊,镇党委书记是他同学,在后面暗箱操作呢。听说先竞选村主任,然后让他当村书记。”“就是那个米书记吗?这个官好像不错,刚来时组织了雷锋连呢!”“去他妈的吧!那是刚来那会。你们不知道吧?我二姑的饭店他常去,吃吃喝喝不算,每次还要找女人陪呢,不是个好鸟。”“啧啧啧,这都什么官!”“天下乌鸦一般黑,又请客又送礼的拉选票,这么想当官目的能纯?”“党的好政策没富裕老百姓,倒是把这些大官小官都养得肥肥的,土坯房改造,修桥修路……只要是惠民的福利都被他们刮了一层又一层。一个小村长每年都能划拉四五万。”“我的天啊,这是个什么社会啊!”“都是贪官,咋不都抓起来呢!”“咱这还是好的呢,利辛那村,孙大彪还要当选村长呢!”“什么?恶霸也能当村长?”“他不是蹲过监狱吗?”“谁知道了,这世道……”

  闹闹哄哄了一冬天,选举终于在春季里那个大雪天开始了,人们或小心翼翼或无所谓的投下了自己的选票。统计结果很出人意料:两个候选人都没过半数,反倒是根本无心竞选的赵亮票最多。

  赵亮四十多岁,为人和蔼,自家办了个工厂,村里许多不能外出的人在他那打工。赵亮心善,谁家有事找到他,他都二话不说,尽力相帮。他的当选让村人很舒心。

  第二天,村里又热闹了。

  “你选谁了?”

  “你呢?”

  “选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当选了!”

  “谁当选了?作废了!”

  “咋还作废了。因为啥呀!”

  “镇党委书记说赵亮没有高中毕业证,不能当村长。”

  “这不扯淡吗?啥时候又规定了村长多高学历了!选之前咋不说呢?”

  “这不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

  “那咋整?这也太不像话了。”

  “听说要重选呢!”

    “哼,选吧!这回咱们也联络联络,看最后结果”

      ……

你可能感兴趣的